-

第九百零七章孬種?讓我來

shirley楊!

看清楚這張絕美麵孔,楊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眸。

冇錯,傳說中的暗夜天後竟就是前任掌控帝豪集團神秘莫測的shirley楊!

之前與shirley楊碰過麵,楊瀟以為他這輩子或許都不太可能跟shirley楊再次碰麵,卻不料他居然這麼快再次碰到了shirley楊。

夜色微寒,一人上前拿著一件黑色披風披在了shirley楊後背之上。

黑色披風上身,將shirley楊身上那股無形英氣散發的淋漓儘致。

好似這就是夜幕中的天後,好似這就是漫漫長夜中的女王。

再加上一張絕美的麵孔,真可謂是風華絕代豔壓群芳。

“拜見天後!”為首一名黑衣人率先開口道。

“拜見天後!”

“我等拜見天後!”

......

霎時間,在為首黑衣人帶動下,現場上百名黑衣人齊齊開口,他們一個個鏗鏘有力,氣勢如虹,上百人同時開口便形成一股狂暴氣場,莫大威壓席捲四麵。

顯而易見,這上百人都不是簡單存在,是清一色的超級高手。

此刻,shirley楊也注意到了楊瀟,她看著楊瀟嘴角微微上揚,給人呈現一種邪魅色彩。

踏踏!

下一刻,shirley楊無視掉楊瀟,她抬起腳步朝著酒吧內部走去。

上百名黑衣人開路,酒吧內上千人紛紛身軀倒退,他們一個個眼眸中看著shirley楊內心都充滿了敬畏。

“還真是有點意思!”被shirley楊無視,楊瀟摸了摸下巴一臉玩味。

好端端的帝豪集團幕後老總不做,居然成為帝都夜幕天後,這巨大的身份變化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如果楊瀟冇有提前得知shirley楊身份,他肯定也不會相信曾經帝豪集團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楊總竟就是夜幕天後。

最主要的一點是,易濕承認過,shirley楊是他乾女兒,光憑這一點,shirley楊身份有多尊貴便不用多說。

楊瀟還清晰記得,易濕說過,他準備把shirley楊許配給自己,好像shirley楊也知道這件事。

如今,他跟唐沐雪深愛,這下子事情變得有些尷尬了。

不過,楊瀟算是看的出來,絕世龍門天府之國情報係統最高領導者應該便是這shirley楊了。

在上千人注視下,shirley楊進入酒吧一處高台之上,她一雙絕美的眼眸掃視下方上千張麵孔,精美的臉上充滿了期待。

伴隨著shirley楊坐下,一名壯漢端著一個盤子上前,盤子上麵赫然擺放著三倍猩紅酒水。

在夜幕之下,這三杯酒水無比猩紅,就像是三杯血液,令人遠遠看著便不寒而栗。

看著高台上的shirley楊,下方不少人紛紛竊竊私語。

“不愧是夜幕天後,這身段這姿容,真是傾國傾城,恐怕放眼整個世界舞台,能與之媲美的絕代佳人也寥寥無幾吧?”

“是啊是啊!這氣質這臉蛋,看著真是令人心醉,如果能夠把夜幕天後給壓在身下征服一晚,就算讓我少活二十年我也願意啊!”

“冇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哪怕今晚睡過之後明顯死了也無憾了!”

不可置疑,shirley楊真的很美,而且身上明顯有著混血味道,除了東方女子古典美之外,四處還散發著濃濃西域風情。

東方女子的古典美與西方女子的歐美風情結合,放在shirley楊身上一點也不違和。

“趕緊閉嘴吧,暗夜天後最厭惡有男人將她調侃,若是被天後聽到,此人絕對必死無疑的!”一名男子壓低了聲音說道。

“對,閉嘴,趕緊閉嘴!”

聽到這話,剛纔表達出內心想法的一群人迅速乖乖閉上嘴巴,他們再也不敢大放厥詞。

暗夜天後殺人不眨眼是出了名的,但凡有人敢對她不敬,下場往往會死無葬身之所。

現場很多人都是慕名而來,直到現在不知道還有多少男子看著shirley楊傾城美貌目光呆滯,就差點流了口水。

高台之上,shirley楊俯瞰下方,她臉上並冇有太大變化,似乎這樣的場景她已經司空見慣了。

“不知今晚是否有人挑戰小女精心調劑的三杯血腥瑪麗?”看著下方眾人,shirley楊緩緩開口道。

她的聲音極其悅耳,悅耳之中又蘊含著濃濃威壓,令人根本不敢心生褻瀆。

“挑戰三杯血腥瑪麗?”聽到這話,現場不少人艱難嚥了咽吐沫。

這幾年來,夜幕天後騰空出世,她的手段雷厲風行,身邊更是高手無數,在帝都境內很快便立下了赫赫威名。

最令人震驚的一點是,夜幕天後每逢週日晚上八點都會抵達帝都最大酒店準備三杯血腥瑪麗。

她承諾,但凡能夠喝下她精心調劑三杯血腥瑪麗而不死,對方可以任意提出一個要求,她都不會拒絕。

哪怕是讓她交出性感嬌軀,這也無妨。

於是乎,不知道多少貪圖夜幕天後美色之人紛紛前來挑戰。

無一例外,這些挑戰者飲下三倍血腥瑪麗者紛紛暴斃而亡。

這幾年來,死在這三杯血腥瑪麗麵前的最起碼有上千人,因此夜幕天後血腥瑪麗幾乎已經在帝都成為了死亡的代名詞。

三杯血腥瑪麗,一杯平淡無味,一杯濃烈封喉,一杯含有世間罕見劇毒。

“這便是三杯血腥瑪麗嗎?這哪裡是三杯血腥瑪麗,這明明就是三杯索命魔鬼!”一人忍不住驚歎道。

“是啊是啊!這未免也太可怕了,這麼多人前來挑戰,全都暴斃而亡,夜幕天後雖美,但也要有命才能一吻芳澤!”

“帶刺的玫瑰,夜幕天後這分明就是帶刺玫瑰,也不知道世間能有怎樣的奇男子才能將其征服!”

不少人看著高台之上shirley楊麵前的三杯猩紅血腥瑪麗,他們骨子裡充斥著濃濃寒意,靈魂更是為之發怵。

彷彿這壓根不是血腥瑪麗雞尾酒,而是三杯索命毒藥。

坐在高台之上,shirley楊掃視現場,她淡然道:“難道今晚現場諸位無人挑戰,難道今晚現場諸位儘是孬種嗎?”

她的言語犀利,帶著很強烈的羞辱意味。

但是,眾人麵麵相覷,他們嘴角全都充滿了苦澀。

“看來現場諸位還真儘是孬種!”shirley楊雲淡風輕道。

shirley楊知道很多人都是為了自己美色而來,因此她說話自然也不會有絲毫客氣。

“這...”

被shirley楊嘲諷,不少人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幾年來挑戰者不計其數,最終這些挑戰者全都命喪九幽,夜幕天後固然生的美麗,想要品嚐,最起碼也要活著纔有可能。

“孬種?看來你還真是小覷天底下熱血男兒,麻煩諸位讓個道,讓我來!”

忽然,一道不和諧充滿調侃意味的聲音在人群中響徹。

此話一出,現場眾人無不大驚失色。

顯然他們都冇料到,今晚會有勇士站出來去品嚐夜幕天後的三杯血腥瑪麗。

唰唰唰唰唰——

下一秒鐘,諾大現場上千雙目光齊刷刷鎖定在開口的楊瀟身上。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