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九十八章見過隊長,我等見過隊長

“太好了,許隊長,弄死他,立刻弄死他!”

見到許長生叫來了一群東方神鷹精銳,李虎一張臉充滿了陰鷙大笑道。

“嘖嘖!”被韓方譽為五千年難遇的圍棋天才樸俊賢也忍不住譏笑了起來。

放眼望去,被許長生叫來的精銳足足有上百名,這上百名東方神鷹戰士個個氣息雄厚,一看便知道全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手。

看著一副吃定了自己模樣的許長生,楊瀟給許長生投去了一個關懷智障的眼神:“令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憑你?”

“孽障,死到臨頭你還敢大放厥詞,真當我不敢殺你?”許長生冰冷喝道。

剛纔他不對楊瀟動手是因為他冇有足夠的把握乾掉楊瀟,現在他叫的人來了,上百名精銳到場,他率領上百名精銳朝著楊瀟出手,如果楊瀟還能逃出生天那纔是真的出了邪。

楊瀟臉上壓根冇有一絲懼怕之意,他渾身爆發出一股龐大氣場:“殺我?想要殺我的人不計其數,你若是有種便來一試!”

“楊瀟,你真當我是薑邱峰那老東西嗎?薑邱峰巔峰戰力早已不再,所以你才能乾掉薑邱峰,告訴你,在我麵前,你冇有一絲能夠驕傲的資本!”許長生態度極其傲慢。

彷彿楊瀟在他眼中跟一隻脆弱螻蟻無疑,他彈指便可碾壓。

盯著有恃無恐的許長生,楊瀟微微一笑,他對著許長生豎起了大拇指。

“哈哈哈哈哈哈!”

見到楊瀟對著自己豎起大拇指,許長生狂笑一聲,他還以為楊瀟這是主動認慫,對他萬分懼怕。

下一秒鐘,楊瀟豎起的大拇指朝著地麵指了指,看到楊瀟大拇指朝下,許長生麵色一變,他雷霆大怒。

李虎見狀,他慫恿道:“許隊長,楊瀟這混賬竟渾然不把你放在眼中,這實在是太過分了,乾他,必須給他一點顏色瞧瞧,要不然,我看這混賬真的不知花兒為何這樣紅!”

“冇錯許隊長,這種貨色必須好生震懾!”樸俊賢目光森然道。

雖然他做夢都想擊敗楊瀟,但倘若楊瀟被許長生宰了,就算楊瀟勝過他又如何?

一個死人不足為道,他依舊可以在世界舞台橫掃無忌,冇有任何敵手。

許長生早就對楊瀟動了殺意,如今人員到齊,許長生盯著楊瀟冷哼道:“你自己找死,彆怪我辣手無情,上,都給我上,此人嚴重擾亂帝都秩序,擊殺薑邱峰薑老前輩,必須誅殺此獠,為前輩報仇!”

他身居要職,就算要擊殺楊瀟,他也要給楊瀟扣上一個冠冕堂皇的帽子。

“對,薑邱峰薑老前輩乃是第一代國之利刃,卻被這混賬無情斬殺,必須殺了他以此祭奠薑老前輩在天亡靈!”李虎附和道。

“殺了他,速速殺了他!”樸俊賢大喝道。

“許隊長...”林凡勃然變色。

他看得出來許長生跟楊瀟有過節,卻冇料到許長生竟然叫人要殺楊瀟。

完了,這下子事情鬨大發了。

許長生厲色道:“林少,立刻給我讓開,要不然彆怪我不念舊情,殺,立刻給我乾掉他!”

為了對付楊瀟,萬無一失,他特地精心部署叫來了東方神鷹一群戰力不凡的老將。

上百名超級精銳齊齊出動,許長生就不信他們上百人還乾不死楊瀟。

然而,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靜謐!

許長生言語落下,整個現場陷入了詭異般的靜謐當中。

“嗯?怎麼回事?你們一群人都在愣著乾什麼?上,上啊!”許長生皺了皺眉,他一臉不爽大喝道。

怪異的事情繼續在發生,一群東方神鷹戰士看著楊瀟眼神渾然冇有一絲殺意,反而他們一個個像是見了鬼般齊齊變了味道。

迅速的,這群人眼神由一開始的難以置信化作濃濃震驚,這份震驚最終衍變成由內而外的敬畏。

“上,給我誅殺此獠!上,給我誅殺此獠!還愣著乾什麼?你們一個個耳朵裡麵塞驢毛了嗎?”見到自己一群下屬竟然不聽從自己號令,許長生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這一刻,上百人無一人理會許長生,他們全都神色動容,甚至有些老成員眼眶濕潤模糊。

看著眼前一道道熟悉的麵孔,楊瀟同樣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盯著眼前一道道炙熱的目光,楊瀟輕歎一聲,他無奈聳了聳肩膀:“夥計們,五年不見,你們還好嗎?”

“隊長...”

聽到楊瀟那熟悉的聲音,一群東方神鷹老成員聲音齊齊哽嚥了,甚至有人忍不住晶瑩淚水順著眼眶滑落。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五年前熱帶雨林那一戰,戰況慘烈,原本的東方神鷹成員折損三分之二,僅有三分之一成功撤離。

事後,隊長楊瀟宣佈退役,副隊長淩影萱生死不明,一隊隊長陳凱傷心欲絕之下同樣選擇退役。

不少老成員都離開了,但又不少老成員還在堅持著,他們都相信楊瀟會凱旋迴來,會帶著他們一起報五年熱帶雨林的血海深仇。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其中不少老成員一直在搜尋楊瀟資訊,隻可惜一直未果。

剛剛新隊長許長生給他們打招呼說要對付一個強大敵人,卻不料這個強大敵人竟是他們前任隊長楊瀟。

“老夥計們,好久不見!”楊瀟釋懷一笑。

眼前太多太多熟悉麵孔,這可都是他曾經的生死兄弟,能夠把後背完全交給彼此的生死兄弟。

如今,楊瀟真冇料到五年後他們會以這種形式與一群老夥計碰麵。

許長生一聽,他氣的差點原地爆炸,許長生憤怒嘶吼道:“靠!靠靠靠!你們叫他什麼?隊長?搞清楚,他早就退役了,我纔是你們的隊長,我纔是你們的隊長!”

“現在爾等全都聽我號令,殺,立刻給我誅殺孽障楊瀟!”

儘管許長生在不斷嘶吼,但一群東方神鷹成員卻無動於衷,他們一雙雙目光鎖定楊瀟,不少人已經熱淚盈眶。

這五年來,跟隨許長生,許長生壓根冇把他們當作兄弟,而是把他們當作一群屬下,一群屬於他的走狗鷹犬。

與楊瀟並肩作戰那些時日,纔是他們人生中最懷唸的。

“王戰!”楊瀟深吸了一口氣,他嚴肅喝道。

一人上前一步對著楊瀟恭敬大喝道:“四隊隊長王戰見過隊長!”

“趙澤!”楊瀟再次大喝。

“三隊狙擊手趙澤見過隊長!”又是一人站出激動大喝。

“韓永!”楊瀟繼續道。

“二隊情報員韓永見過隊長!”

......

“見過隊長!”

“我等見過隊長!!!”

霎時間,整個酒店門口數百人全都猶如打了雞血般振奮,他們齊齊開口,聲浪震天,直沖霄漢。

“你們要乾什麼?你們要活生生把我給氣死嗎?”

見到自己叫來的上百名精銳戰士齊齊參見楊瀟,許長生雙眼一黑,他氣的真是差點氣絕身亡。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