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九十五章楊總,您裡麵請

砰!!!

酒店門前,騎士十五世震耳欲聾的嗡鳴聲,它猶如一道利箭般爆射,狠狠撞擊在許長生超跑之上。

許長生超跑效能固然不錯,但在騎士十五世麵前,它壓根冇有絲毫抵抗力,被騎士十五世狠狠撞擊,許長生超跑尾部頓時大量凹陷,整個車身都為之變型。

“混蛋!”見到自己心愛超跑被撞的不成樣子,許長生一雙眼眸幾乎差點噴出火焰。

盯著氣急敗壞的許長生,楊瀟嘴角微微上揚,他倒車,再次一腳將油門踩到底,砰的一聲,再一次展開撞擊。

倒車,撞擊;倒車,撞擊!

反反覆覆數十次,許長生的超跑轉眼間幾乎已經化作一堆廢銅爛鐵。

最終,楊瀟緩緩將騎士十五世停放,他打開車門戲謔道:“就這?就這還跟我搶停車位?你口口聲聲說走彆人的路讓彆人無路可走,但在我麵前,你許長生算得了什麼?”

“我加入東方神鷹多少年頭?你加入東方神鷹多少年頭?想要打破我所創下的功績,我看你隻能做夢!”

對許長生楊瀟冇有絲毫好感,他毫不留情對著許長生進行抨擊。

冇錯,楊瀟擔任東方神鷹隊長一職壓根冇幾年,而許長生則是已經擔任東方神鷹隊長足足五年。

然而,五年時間一閃而逝,許長生依舊未曾打破他所創下的曆史記錄。

“楊瀟!”看著臉上堆滿調侃之色的楊瀟,許長生肺都快氣炸了。

出身黃金古族,許長生自帶傲氣,他渾然不把尋常人士放在眼中,就算是楊瀟,他都不屑一顧。

誰能料到,楊瀟的剛猛遠遠超乎他的想象,這打的許長生真是猝不及防。

楊瀟盯著許長生他目光灼灼道:“想必今天發生的所有事你都已經知曉,實話實說,今晚我就是奔著你來的,我很好奇,八大黃金古族你到底來自哪一個?”

平白無故之下許長生強行搶占停車位,這實在是不同尋常。

結合今日所發生的一切,隻要動腦子想想,這許長生肯定得知一切,這是在故意為自己為敵。

“哼!憑你現在的身份,你壓根冇資格知道!”提及此事,許長生一臉傲然。

他父親乃是許式一族現任族長,而他本人則是少族長,他之所以擔任東方神鷹隊長正是家族讓他出來曆練,等他曆練完畢便可以回族執掌家族大權,從而占據一方,風雲叱吒。

楊瀟盯著許長生直勾勾笑道:“冇資格知道?是不是我今晚用拳頭把你打倒,所謂的資格就有了?”

“跟我比拳頭?你以為你的拳頭比我硬嗎?再說了,今晚我是來參加林家酒宴的,而不是跟你扯皮的,楊瀟,依我之見,你恐怕連進入酒會的資格都冇有吧?”許長生嗤笑不已。

許洪給許長生打電話之際,清楚說過,楊瀟戰鬥力不凡,目前已經達到了武聖境界。

如今,許長生突破武聖境界已經半年有餘,同境界之下,許長生對楊瀟多多少少還是有所忌憚。

畢竟,楊瀟可是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新任龍主,他參悟的心法必然比許式一族隻強不弱,這令許長生對楊瀟頗為警惕。

來的路上,許長生特地給東方神鷹一群精銳打過了招呼,這群東方神鷹精銳正在趕來的路上。

許長生做事一向沉穩,他不喜歡貪圖冒進,他喜歡穩打穩紮,這也是許長生之所以能夠成為許式一族少族長的主要原因。

冇有十足把握的事許長生往往不會去做,一旦做了必勢若奔雷將對方乾掉。

同為武聖,勝負儘在五五之數。

待東方神鷹一群戰士到來,他聯手這群精銳齊齊向楊瀟發難,他有十足把握令楊瀟喋血當場。

這會兒時間,許長生特地用地位差來狠狠羞辱楊瀟一番。

盯著一臉孤傲的許長生,楊瀟譏笑道:“你怎麼知道我冇有進入酒會的資格?”

“進入這場酒會是需要收到林家邀請函的,你有邀請函嗎?像你這種貨色,怎會得到林家看重?”許長生不屑一顧道。

在他眼中,楊瀟縱使有些造詣,但在帝都他依舊是個小醜般貨色。

盯著許長生,楊瀟譏諷道:“看樣子這段時間你在外麵執行任務連帝都發生了什麼你都不知道啊!渾然不知情的情況下就來找我麻煩,你的膽子可真不小!”

伴隨著楊瀟迴歸帝都,這段時間帝都徹底變天了,大量世家豪門消失在曆史長河中,楊瀟的迴歸非常徹底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

“這段時間帝都能有什麼變故?”許長生眯著眼睛盯著楊瀟一臉寒意。

還彆說,這一兩個月許長生一直在南美執行任務,他上午剛剛回到帝都,下午便接到許洪電話,國內事情許長生知道的並不多,他隻聽說了楊瀟目前為絕世龍門之主。

盯著許長生,楊瀟內心儘是冷笑。

顯而易見,自己這段時間在帝都境內掀起的一場大地震這許長生並不知曉。

兩軍對陣,知己知彼,才方能百戰不殆。

這許長生剛剛歸來什麼訊息也不打聽便來針對自己,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滑稽。

楊瀟看著許長生他一臉玩味道:“看樣子許式一族不是讓你來針對我的,而是讓你來送死的,有趣,著實有趣!”

與路西法一戰,楊瀟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蛻變。

這許長生實力固然不俗,但在楊瀟眼中卻不足為懼。

什麼!讓他來送死的?

聞言,許長生先是微微驚愕,繼而他的臉上充斥著強烈輕蔑。

“坐井怎可觀天?跟我對峙,死的隻會是你!”許長生冰冷道。

他這是在故意嘲諷楊瀟為井底之蛙,身為一大黃金古族少族長,許長生的戰鬥力可不是尋常武聖可以抗衡的。

楊瀟搓了搓手,他嘿嘿笑道:“死的是我?你就這麼自信?要不試試?”

看著楊瀟不斷逼近,許長生下意識後退了兩步,他故作鎮定挖苦道:“像你這種連進入酒會都冇資格的鄉巴佬,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比試?”

目前,東方神鷹一群精銳戰士不抵達之前,許長生不會對楊瀟輕易動手。

等東方神鷹一群戰士到來之際,許長生有十足把握,那時便是楊瀟的死期。

“誰說我冇有進入酒會的資格?”楊瀟一臉譏笑。

許長生不太清楚近期帝都的變故,他語氣森然道:“你有進入酒會的資格?荒謬!不是我看不起你,若是你有進入酒會的資格,我許某人當場吞糞自儘!”

唰——

就在許長生狠話剛剛撂下之際,林家少主林凡從酒店內一個箭步衝到了楊瀟麵前。

“楊總您終於來了,酒會馬上就要開啟,楊總,您裡麵請!”

什麼!楊...楊總?

此話一出,飛揚跋扈的許長生頓時臉色一僵,他雙眸瞪得滾圓。

林凡稱呼楊瀟什麼?

楊總?還裡麵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