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零一章你被革職了

唰——

在眾目睽睽之下,說時遲那時快,隻見楊瀟右手兩指化作一道虛影瞬間夾住了勢不可擋的三棱軍刺。

“嗯?”見到楊瀟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夾住了三棱軍刺,許長生猛然蹙眉。

這一擊,他使出渾身解數,卻不料楊瀟攔下竟這般輕而易舉。

許長生繼續發力,卻發現楊瀟兩指蘊含極大力道,令他根本無法寸進。

驚鴻一指,楊瀟標誌性絕技之一,一旦調動,便猶如大鉗子般讓對方陷入被動狀態。

“就這?”盯著不斷髮力的許長生,楊瀟譏諷一笑。

“你修要得意!”許長生眼神陰鷙,他一記鞭腿迅猛朝著楊瀟頭顱展開突襲。

“楊隊!”看到許長生右腳化作一道虛影,王戰等人不由得精神緊繃急促喝道。

砰!!!

然而,就在許長生髮動攻擊那一刻,楊瀟右腳同樣悍然出擊。

許長生速度雖快,但在如鬼似魅的楊瀟麵前,許長生壓根冇有絲毫反抗之力,在一群人見證下,就在許長生右腳即將踹在楊瀟頭顱之際,楊瀟右腳率先攜帶千鈞之力踹在了許長生襠部!

次奧!

一腳落下,一股劇痛瞬間傳遍許長生全身筋脈,痛的許長生隻翻白眼,他真的在這股劇烈痛楚下快要為之窒息。

“什麼?”看到許長生被楊瀟擊中,李虎跟樸俊賢齊齊麵色大變,他們渾身一顫,隻感覺襠部一陣涼風吹拂而過。

被一腳踹在男人象征之上,這種滋味恐怕任何男性都無法承受。

咣噹——

被楊瀟一腳踹在吉祥物上,許長生一張臉頓時綠到了極致,他直接放棄三棱軍刺,捂住襠部一屁股癱在了地麵上。

痛,一股難言的痛真的令許長生快要陷入昏厥狀態。

原本他腎就不好,吉祥物處於疲軟狀態,再被楊瀟這麼重重來一下子,許長生隻感覺自己幾乎快要雞飛蛋打。

盯著癱軟在地麵上的許長生,楊瀟冷冷笑道:“就這點實力還在我麵前豪橫?你有豪橫的資本嗎?”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許長生麵色艱難盯著楊瀟。

難以置信,許長生真是難以置信。

他邁入武聖境界已經很久了,他屬於老牌武聖,同境界之下幾乎無人是他對手。

誰能料到,在楊瀟麵前,他竟毫無招架之力。

殊不知,楊瀟參悟的是龍門至高心法,而且目前楊瀟龍門至高心法已經達到大成境界,同境界之內,楊瀟渾身爆發力以及戰鬥力等各方麵綜合戰鬥力自然遠勝於他人。

說白了,在同一層次內,楊瀟絕對可以打遍同層次無敵手。

而且,楊瀟身經百戰,無數次徘徊在死亡邊緣,所以楊瀟進展搏殺能力自然嫻熟到了極致。

許長生綜合戰力固然不俗,但跟楊瀟相比,他差的太遠了。

這五年來,每次執行任務許長生都是最後出現,他太過於惜命,很多高難度任務以及風險高的計劃他都是站在幕後進行指揮,待到時機成熟他纔會冒出來撿一個現場的大便宜。

看著一臉不甘心的許長生,楊瀟目光森然道:“螢火怎可與皓月爭輝?就你這兩把刷子在我麵前頂多就是班門弄斧!”

什麼!班門弄斧?

聞言,許長生內心升起一股濃濃的屈辱感。

“混帳東西,我要宰了你!”許長生難以接受這份屈辱,他強忍住劇痛悍然朝著楊瀟發起進攻。

砰!

然而,就在許長生欲將從地麵爬起那一刻,楊瀟右腳勢若奔雷迅猛重重落在了許長生後背之上。

許長生已經遭受創傷,在絕對實力碾壓的楊瀟麵前,許長生被一腳踩在膝蓋骨上,他悶哼一聲,整個身軀死死貼在了地麵上,壓根動彈不得。

“混蛋!”被楊瀟踩在地麵上,許長生攥緊了拳頭,他苦苦掙紮卻無法掙脫。

出身黃金古族,許長生骨子裡儘是傲氣,從始至終他都不曾把楊瀟放在眼中。

誰能料到,楊瀟戰力竟這般驚人,居然遠遠淩駕於他之上。

一腳把許長生踩在腳下,楊瀟目光異常冰寒,他不由得想到自己被許洪手下許虎踩在腳下那一幕。

想到這裡,楊瀟滿腔怒火,他不由得加大了力道,趴在地麵上的許長生痛的真是齜牙咧嘴。

回想起母親被許洪帶走,楊瀟內心的信念更加堅定,他渴望變強,就像是深陷大海渴望呼吸那般強烈。

待有一日,他要親手將母親營救;待有一日,他要讓許洪明白什麼叫做天地之差。

許長生瘋狂嘶吼道:“鬆開我,混蛋,鬆開我!”

身為許式一族少族長,目前他更是東方神鷹現任隊長,許長生有著屬於他自己的驕傲與尊嚴。

“說,你到底出身那一大黃金古族?”楊瀟寒聲質問道。

被楊瀟質問,許長生獰笑一聲:“我來自哪一族?哼!像你這種不入流貨色,壓根冇有資格知道!”

“不說是吧?”楊瀟一張臉麵若寒霜。

“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你就殺了我!”許長生瘋狂喝道。

“真當我不敢殺你?”楊瀟目光凜冽,他右腳瞬間踩在了許長生頭顱之上。

“唔!唔唔!”

楊瀟發力,許長生一張臉與地麵展開狠狠摩擦,這痛的許長生髮出一道道悶哼,同時許長生內心憤怒到了極致。

他馳騁戎馬,走到哪裡都猶如天空的星閃爍,誰能料到有朝一日他竟會被人踩在腳下。

許長生一對雙眸通紅無比,他發出一道道憤怒大吼:“楊瀟你個孽障,我奉勸你,立刻鬆開我,如若不然,待我回去,我一定會乾死你,我一定會調動東方神鷹所有精銳乾死你!”

恐嚇,在這種情況下許長生被迫對楊瀟展開了恐嚇。

許式一族被易濕禁足一個月,他又打不過楊瀟,所以整個東方神鷹便是他最後的底牌。

“乾死我?你要率領東方神鷹成員乾死我?”楊瀟一臉戲謔。

許長生意若癲狂怒吼道:“冇錯,再不鬆開我,我保證調動全體東方神鷹對你進行剿殺,再不鬆開我,信不信我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他悲憤異常,聲音中到處充斥著濃濃威脅,似乎楊瀟再不鬆開他,他一定會讓楊瀟付出悲慘代價。

“真是可笑!黃金古族少族長竟淪落到隻能用東方神鷹當作依仗來嚇唬人,抱歉,即刻起,你被革職了!”楊瀟冰冷一笑。

什麼!!!

革職了?

楊瀟這個孽障說什麼?他被革職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