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死活的小子,縱使你為龍主又如何?在一群叛逆者麵前,你算得了什麼?據我所知,易濕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他能保你幾時?今天我等出手,易濕那老鬼現身了嗎?"

"如今,易濕這老鬼自身都難保,哪有心情理會你個小鬼!"黑色轎車之上。許洪的臉上充斥著強烈不屑。

楊瀟是龍門之主於他們這些黃金古族而言,早已不是什麼天大秘密。

不得不承認一點,易濕巔峰狀態實力通天,八大黃金古族齊齊聯手都被易濕壓得喘不過氣來。

傳聞,易濕與隕龍閣閣主一戰,易濕遭受埋伏,身受重創,恐怕這易濕冇幾日活頭了。

再加上易濕這麼迅速將龍主位繼承給楊瀟。足矣證明易濕的身體確實日益下降。

他們許式一脈乃是黃金古族,偌大古族所有族人同氣連枝,他們再也不會對龍門產生忌憚。

絕世龍門,內部強者無數。高手層出不窮,楊瀟成為新任龍主,不知多少人想要乾掉楊瀟。

若不是天府之國乃是世界級大國,威懾力極強,否則早就有無數殺手抵達帝都將楊瀟除之而後快。

就在許洪不屑中,司機突然急促道:"二爺,前方好像有情況,高速被強行攔截了!"

"什麼?有人竟敢堵我們的路?誰那麼大狗膽?"許洪一聽,他一臉戾氣。

出身黃金古族,許洪身上充斥著濃濃源自古族的傲氣,他渾然不把尋常人放在眼中。

縱使天府之國十大世家,許洪都冇拿正眼瞧過。

畢竟,黃金古族最差都有著數百年曆史,底蘊深厚,絕非尋常世家豪門可以媲美。

抬頭望去,原本一臉戾氣的許洪當場麵色狂變,他瞳孔一縮,眼眸內儘是濃濃驚懼。

定睛一瞧,高速路口數百名黑衣人林立,他們穿著統一服裝。胸口部位雕刻著一道霸氣外泄的黑龍。

絕世龍門,這是絕世龍門統一服飾。

與龍影服裝不同,龍影服裝雖也是黑衣,胸口雕刻著圖案,但龍影僅是一個黑色龍頭,而絕世龍門服飾則是雕刻著一整隻黑龍,外觀看上去極其刺目,令人不容忽視。

高速路口中央地帶停著一輛黃金跑車,在日光照耀下,黃金跑車閃閃發亮。

"說曹操還真的曹操就到了,易濕,易濕那老鬼來了,撤,快撤!"許洪急促大喝道。

黃金跑車造價幾十個億,全球隻有一輛,乃是易濕座駕,這件事許洪可是一清二楚。

他們剛剛羞辱了楊瀟一番,誰能料到轉眼間護犢子的易濕就冒了出來。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許洪實力不凡,但在易濕麵前。許洪可冇有絲毫敢於易濕抗衡的勇氣。

踏踏!

踏踏踏踏!

就在許洪帶著人準備撤離之際,大後方一輛輛跑車一道道身影湧現。

許虎一瞧,他麵色狂變道:"二爺,大事不好,我們被包圍了!"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許洪一張臉瞬間蒼白。

前有猛虎,後有餓狼,若是易濕動了殺意,他真是難以逃出生天。

緊接著,一道蒼老的聲音淡漠響起,嚇得許洪渾身一顫。

"許家小兒,連我徒弟都敢碰,你膽子可真不小啊!打了我徒弟你還想走?你感覺你走得掉嗎?"

"大人!"暗金龍王上前打開黃金跑車車門。

在許洪驚悚之下,易濕蒼老身影緩緩從黃金跑車內走出。

見到真是易濕,許虎驚慌失措道:"二爺,易濕。真是易濕,我們現在可怎麼辦?"

許洪麵無血色,怎麼辦?他還想問許虎怎麼辦!

站在他麵前的可是絕世龍門創始者,站在他麵前的可是全球第一高手。

滴答!滴答!

刹那間。許洪腦門上佈滿了冷汗。

他艱難嚥了咽吐沫,看著易濕,許洪再也不敢有所遲疑,他急促道:"還愣著乾什麼?下車,都給我下車!"

許洪可是領教過易濕的恐怖,他知道再不下車,若是激怒易濕,易濕不用出手。一個噴嚏就能把他們噴死。

"下車,速速下車!"許虎也毛骨悚然道。

在眾目睽睽之下,許洪帶著一群人紛紛來到易濕麵前,許洪在易濕麵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他連忙拜見道:"晚輩許洪見過易濕易前輩!"

"少給我扯這些冇用的,我問你,剛纔我那不爭氣的徒弟是不是被你們揍了?"易濕輕描淡寫道。

看似毫不動怒的易濕,無形中卻散發著強烈的壓迫感。

許洪大汗淋漓道:"前輩。誤會,都是誤會!您知道的,我這次來是要帶我妹妹回族,楊瀟攔路,晚輩這都是被逼無奈啊!"

"誤會?這個詞從你口中說出還真是輕鬆!"易濕露出滿嘴黃牙譏笑一聲。

"誤會,真是誤會啊前輩!"許洪一臉倉皇道。

易濕太強了,強的一個眼神便足矣令人窒息。

許洪出身黃金古族,他骨子裡有著屬於黃金古族的驕傲,但這份驕傲在易濕麵前頓時蕩然無存。

啪!!!

忽然,易濕甩手一巴掌悍然抽在了許洪臉上。

許洪瞪大了眼眸,易濕抽他,他很想要避開,但他卻不敢閃躲,隻能眼睜睜看著巴掌落在他的一張臉之上。

頓時,一道響徹的耳光聲從許洪臉上爆發。

"二爺!"一群許式族人紛紛大喝。

許虎義憤填膺怒視易濕:"放肆!老鬼,真當我等好欺?"

"虎子。不可對易濕前輩無禮!"許洪立刻阻攔道。

他非常清楚,一旦易濕動怒,彆說一巴掌,恐怕連他們小命全都要搭進去。

易濕看著許洪。他再次猛然出手。

啪的一聲,又是一巴掌抽在了不可一世的許洪臉上。

"二爺!"看著易濕巴掌狠狠落在許洪臉上,許虎雙眸都紅了起來。

"冇事,我冇事!"許洪捂著老臉一臉悲憤道。

他可是出身黃金古族。渾身上下散發著強烈驕傲,誰能料到易濕渾然不把他放入眼中,連續兩巴掌狠狠落下。

這一刻,捱了兩巴掌。許洪臉上通紅無比,兩半臉頰儘呈現出五指巴掌印。

看著敢怒不敢言的許洪,易濕一臉譏笑道:"哎呀呀,剛纔有兩隻蚊子飛過,我抽蚊子來著,冇想到抽到了你臉上,誤會,這也是誤會,許老二,我說誤會,你信不信?"

什麼!也是誤會?

被易濕強勢質問,許洪一張臉相當蒼白,他猶如從神壇跌落,內心驕傲在這一刻更是滿地儘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