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八十二章尋求真相

咣噹——

一口鮮血噴出,楊老太君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她痛苦的捂著胸口麵色發白道:“豎子欺我,豎子欺我!”

“我欺你?這種話從你口中說出真是天大的諷刺,我父親慘死,我母親遭受非人虐待,捫心自問,到底是你欺我一家,還是我在欺你?老太君,你這張老臉可不是一般的厚啊!”楊瀟冰冷道。

字字珠璣,楊老太君氣的直翻白眼。

盯著楊瀟,楊老太君麵色猙獰一笑:“嗬!老身承認,這場爭鬥你贏了,這場爭鬥確實是你贏了,但那又如何?你父親楊天穹還不是死了?你母親許慧嫻還是守寡?”

“老身我雖然狼狽,但我這輩子活的精彩,你呢?這些年來很不好受吧?每一年都很壓抑吧?與我相比,你豈不是更加狼狽?”

被楊老太君嘲諷,楊瀟眼神微寒。

“你在逼我殺你?收起你那點小心思吧!你記住,你比我慘的多,最起碼我現在一切都安好,我有妻子,我有孩子,你呢?你什麼都不剩,好好苟延殘喘吧!”

是的,楊老太君這是在尋死。

她什麼都冇有了,這個世界上僅剩下她孤零零一人,她真的無慾無求,甚至盯著楊瀟有一種想要尋死的衝動。

然而,楊瀟心性早就得到極大磨練,他是不會被楊老太君三言兩語給輕易激怒的。

捂著胸口,楊老太君落寞到了極致,她知道楊瀟這是讓她更加痛苦,她獰笑道:“估計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實際上,真正要殺你父親的壓根不是薑家,而是另有其人!”

“薑家看似是幕後真凶,實則你錯了,真正的幕後真凶並不是薑家,幕後真凶藉助薑家之手斬滅你父親,至於真正的幕後黑手,我是不會告訴你的,真正的幕後真凶會強大的令你窒息!”

什麼!薑家不是殺害他父親楊天穹的幕後真凶?

薑家僅僅是幫幕後真凶殺人的凶器?

楊瀟挑了挑眉,他看著楊老太君目光極其不善。

“少來這一套,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楊瀟沉聲道。

薑家可是曾經天府之國第一大世家,如果薑家都不是真正的幕後真凶,那真正的黑手楊瀟真是難以想象。

楊老太君譏諷道:“不信也罷,不信也罷!”

看著楊老太君不像是撒謊的模樣,楊瀟不由得暗自猜測,難不成楊老太君說的是真的?

殺害他父親的幕後真凶實則不是薑家?

看來,接下來很有必要去找一下易濕那老頭了。

畢竟,這個線索可是從易濕那邊得到的,或許找易濕才能更好的求證。

“罷了,一切都罷了!”

楊老太君緩緩起身,她身影孤單落寞朝著帝都大酒店外走去。

盯著楊老太君身影,楊瀟目光深邃,他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當中。

李辰戰與柳如煙在現場上千人的見證下婚禮儀式走完,楊瀟則為見證人。

當婚禮結束後,楊瀟不再遲疑朝著易濕所在酒店快速趕去。

這時,楊瀟腦海中有無數個疑問。

帝豪集團前任董事長雪莉楊是誰?

殺害他父親楊天穹的幕後真凶真的不是帝都薑家嗎?

隕龍閣到底是什麼存在?

易濕本尊真的身受重創,時日無多了嗎?

帝都某個奢華大酒店內。

易濕一口一串烤腰花,嘴角流著金黃色的油。

“不錯,這家烤腰子不錯,都說吃啥補啥,確實還多多少少有些補啊,去,再去給我弄二十串烤腰花!”易濕吆喝道。

暗金龍王率先彙報道:“大人,凱撒跟楊斌翰已被成功阻擊!”

“哦?成功阻擊?這麼快?那臭小子使用的什麼手段啊?”易濕好奇問道。

暗金龍王如實道:“就在凱撒他們即將離開天府之國海域之際,一則炮火引爆了白色輪船!”

“那凱撒他們死了冇?”易濕問道。

暗金龍王恭敬道:“暫時還不知,那片海域已經被封鎖了,我們的人不好涉足,不過可以確定一點,炮火實力很足,就算是武神級強者都能轟成齏粉!”

“很好!這臭小子果然冇有讓我失望!”易濕滿意的點了點頭。

薑是老的辣,楊瀟成功阻擊凱撒跟楊斌翰,這有些處於易濕預料。

暗金龍王繼續道:“大人,龍主殿下正在前來的路上!”

“嗯,來就來吧,那什麼,你彆愣著啊,趕緊給我再整二十串烤腰花!”易濕冇好氣說道。

“是,大人!”暗金龍王應道。

咚咚咚!

不多時,楊瀟抵達酒店,他生怕易濕在乾壞事,楊瀟還是下意識敲了敲門。

“進來了臭小子!”很快的,房間內傳來易濕悠然自得聲音。

嘎吱——

推開房門,隻見易濕一手擼著腰花,一手拿著營養快線。

見到這一幕,楊瀟忍不住嘴角狠狠抽搐了一把:“老頭,你有這麼虛嗎?”

“昨晚來了一個多人運動,你說虛不虛?”易濕嘿嘿笑道。

多人運動?

楊瀟一聽,他很是無語道:“我現在是不是應該來一句,全體渣男起立,拜見祖師爺比較應景?”

“你臭小子少來,第一,為師冇有老婆為師更冇有官宣有什麼女朋友;第二,老夫我也是花了錢的,你情我願,我算是什麼渣男?”易濕對著楊瀟翻了翻白眼。

聞言,楊瀟張了張嘴巴,他發現自己竟無力反駁。

還真是,易濕這老頭孤家寡人一家,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問題是人家還花錢了,這實在是不好進行吐槽。

易濕看著楊瀟心事重重的樣子,他淡淡道:“怎麼?有心事?突破武聖境界,成功乾掉路西法,還跟你的小情人碰了一麵,炮轟凱撒跟楊斌翰,你心裡還有什麼不爽的?”

小情人?楊瀟臉色一僵。

他動動腳趾頭都知道易濕這指的是淩影萱。

“老頭,我警告你,我跟影萱冇你想的那麼齷齪不堪!”楊瀟語氣鄭重道。

見到楊瀟加重了語氣,易濕擺了擺手:“得得得,老頭我纔沒心思管你的屁事,找老頭我有什麼事,直說吧!”

“我想問你,殺害我父親的幕後真凶難道不是薑家嗎?”楊瀟直言道。

“唔!這件事啊!薑家確實是被當作殺人工具了,聽說過隱匿世家嗎?”易濕反問道。

楊瀟聞言,他臉色一凝:“幕後真凶真不是薑家?隱匿世家?什麼是隱匿世家?”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