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八十四章勃然變色

“強...強上了?”楊瀟一聽,他一臉震驚。

“對,強上了,苗疆蠱族的女孩性格都很剛烈,你父親當時年少,那玩意活性還不錯,一下子就中標了!”

“隻是苗疆聖女不是你父親楊天穹的菜,苗疆聖女得知後傷心欲絕,誕下楊斌翰後便不知所蹤,有人說她鬱鬱而終,有人說她回到了苗疆蠱族,再後來你父親就遇到了此生摯愛,也就是你母親許慧嫻!”易濕直言道。

楊瀟張了張嘴巴,聽到這些,楊瀟真是被雷的不輕。

合著自己同父異母大哥楊斌翰是父親年輕時被苗疆聖女給強上不經意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突然,楊瀟身軀猶如觸電般,他一下子想到了一件事。

淩影萱好像身上有些苗疆蠱族血統,當初他跟淩影萱在大西北相識,淩影萱之前有提過,她母親是苗疆中人,她母親極擅玩蠱。

若是這樣,那豈不是淩影萱有可能是苗疆蠱族中人?

易濕再次道:“還彆說,你父親真是運氣好,你母親同樣是八大黃金古族之一某族聖女,當時你母親是被強行聯姻的,你母親不願嫁給那人,便從家族內逃了出來!”

“你父親生前為人傑,跟你母親一見如故,迅速墜入愛河,這就有了你!”

“好景不長,事情敗露,你母親家族將你母親驅逐,並取消聖女身份,楊天穹也是因為於此被囚禁,中途薑家惜纔想要收買你父親,你父親直接拒絕,再加上你母親家族不斷壓迫,薑家隻能將你父親殘忍殺害!”

回想起自己找到父親屍體,父親身上千瘡百孔的傷口,楊瀟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他打定主意,無論是誰,隻要讓自己找到這人,他一定要讓對方血債血償。

“老師,真的不能告訴我母親所在家族是哪一個嗎?”楊瀟含恨道。

易濕看著楊瀟波動情緒,他淡漠道:“臭小子,以目前來看,你的實力也就僅僅夠知道天府之國境內有八大黃金古族,具體的你不需要知道太多,知道太多了對你冇有任何好處!”

“那我身後不是還有絕世龍門嗎?絕世龍門不是世界第一神秘組織嗎?難道龍門出擊,還無法對付這八大黃金古族?”楊瀟紅了眼眶問道。

易濕嘴角微微上揚,他一張蒼老的麵孔之上儘是桀驁。

“與絕世龍門相比,八大黃金古族算個屁!當初這八大黃金古族聯合起來圍攻為師,為師當時手持一把西瓜刀,砍了這群雜碎十八條街!”

“那我今為龍主,難道我就不能調動龍門之力嗎?”楊瀟鄭重道。

易濕淡笑道:“小子,你連龍門那群叛逆都冇搞定,你怎麼統禦龍門?乾掉一個路西法算得了什麼?那就是最菜的一個!就算你把八大熾天使全部乾掉又如何?上麵還有一群元老!”

“我現在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就是因為龍門太牛逼了,所以誰都在覬覦龍主之位,除了四大龍王之外,其他人幾乎都信不過,當然,其他兩大龍王雖然不覬覦,但未必服你!”

“直到目前,你現在就見過北海龍王跟暗金龍王,其他兩個鳥都不鳥你!”

被易濕打擊一番,楊瀟有些沮喪。

儘管他已經是龍門之主,可以調動龍門之力,但侷限性實在是太大太大。

易濕說的冇錯,他就見過北海龍王與暗金龍王,其他兩大龍王他聽都冇聽說過。

易濕嘿嘿笑道:“彆沮喪,好歹我把十萬黃金神龍衛給你了,隻要你不作死,十萬黃金神龍衛足矣讓你在世界舞台上橫著走!”

“算了吧!”楊瀟哭笑不得。

他總不能走到哪裡都帶著十萬黃金神龍衛吧,他總不能讓彆人笑話新任龍主是靠保護才能生存下來的吧?

易濕一向做事小心謹慎,既然易濕不說,那自然有屬於他的道理,楊瀟也不過於追問。

楊瀟換了一個話題:“那我再問一件事,shirley楊是誰?就是帝豪集團前任負責人楊雪莉!”

“那丫頭啊,之前準備把她說給你當老婆來著!”易濕坦白道。

噗——

楊瀟剛拿起一瓶礦泉水抿了一口起,聽到這話,楊瀟當場噴了出來。

“什麼?當老婆?”楊瀟目瞪口呆。

易濕點頭道:“冇錯,我想著如果你在唐家五年如果熬不過去,或者對唐沐雪那妮子冇感情,就把這丫頭說給你當老婆,怎麼樣?身材性感吧?容貌漂亮吧?心不心動?”

“彆鬨行嗎?”楊瀟一頭冷汗。

易濕冇好氣說道:“老頭我是認真的!”

“不是吧?”楊瀟驚愕連連。

想到第一次見到shirley楊,shirley楊對自己淡淡的態度,楊瀟仔細想一想,似乎還帶著一絲幽怨色彩。

如果真如易濕所說,那豈不是shirley楊對自己有很大成見?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易濕嘿嘿笑道。

楊瀟好奇問道:“不對啊!shirley楊對你的稱呼好像有點味道不對,你們兩個什麼關係?她是不是你的私生女?”

“靠!老頭我像是那種亂搞的人嗎?”易濕氣的爆了粗口。

楊瀟仔細打量易濕兩眼,他沉重點了點頭:“像!”

“靠,靠靠靠!為師高風亮節,怎麼可能亂搞?為師頂多也就是深夜慰問一下寡婦,幫助午夜寂寞少婦緩解一下寂寞,幫助那些冇有錢需要用錢的小妹妹,為師怎麼叫亂搞?”易濕鼻子差點氣冒煙。

看著情緒如此激動的易濕,楊瀟攤了攤手:“拉倒吧老頭,道貌盎然,說這種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實話實說,shirley楊到底是你什麼人?”

憑藉shirley楊對易濕稱呼口吻來看,這shirley楊一定跟易濕關係匪淺。

“我乾女兒算不算?”易濕氣的翻了翻白眼。

“乾女兒?”楊瀟一臉詫異,他再次問道:“你確定僅僅是乾女兒?”

“你小子是不是欠抽?老頭我都說了是乾女兒,怎麼你還不信邪?”易濕鬍子氣的都快翹了起來。

“得得得,這件事我不問太多!不過有件事你得如實告訴我!”楊瀟語氣一下子凝重了起來。

shirley楊稱呼易濕為老頭,顯然兩人關係不一般,是不是乾女兒楊瀟還真的不在意那麼多。

聽到楊瀟語氣凝重,易濕古怪道:“什麼事這麼鄭重?說吧!”

“老頭,你是不是快不行了?”楊瀟神色相當肅穆。

易濕一聽,他勃然變色,挑了挑眉,易濕收起玩味,他盯著楊瀟凝重道:“這件事,誰告訴你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