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六十九章慘烈廝殺

“混賬,你到底乾了什麼?”

倒在地麵上,一股強烈的戾氣從楊瀟體內噴湧而出。

見到楊瀟竟這般執著,路西法戲謔一笑:“龍主殿下你就那麼想要知道嗎?可以!我可以告訴你,讓你死之前死個明白!”

“柳如煙馬上就要成為你同父異母大哥楊斌翰的新婚妻子;而你的生死兄弟李辰戰,若不出意外,此刻正在帝都高鐵站遭受伏擊,對了,我讓帝都楊家邀請了一兩百名世界級頂尖雇傭兵,他今日必然血濺高鐵站!”

什麼!!!

今日楊斌翰要去迎娶柳如煙?

楊瀟知道路西法與自己決戰之際,楊斌翰一定會有所舉動的,不料今日竟是楊斌翰迎娶柳如煙的大日子。

原本楊瀟打算,在自己跟路西法決戰當天讓李辰戰抵達帝都,待自己解決掉路西法便帶著李辰戰奔赴帝都柳家,從而促成李辰戰與柳如煙的婚事,令楊瀟萬萬冇想到的是一切計劃都被強行打亂了。

他以為路西法並不難對付,誰能想到路西法強的令人髮指。

李辰戰實力不差,但麵對一兩名世界級頂尖雇傭兵,那情況也不容樂觀。

“混蛋!”楊瀟怒吼一聲,他雙膝抬起,整個人慾將從地麵站起。

盯著楊瀟欲將從地麵爬起,就在楊瀟掙紮那一瞬間,路西法移動右腳狠狠踩在了楊瀟後背之上。

一腳重重落下,楊瀟悶哼一聲,他整個後背已經血肉模糊,整個人氣息更是萎靡到了極致。

“你掙紮一次我便把你按在地麵上摩擦一次,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能掙紮到幾時!”路西法陰森笑道。

虐殺,這是一場虐殺。

若是就這麼把楊瀟給乾掉了,那實在是太無趣了。

想到自己因為楊瀟失去了雙耳,想到易濕對待自己的冰冷態度,路西法真是對楊瀟恨入骨髓。

隻有不斷的折磨楊瀟,他才能感受到內心的酣暢淋漓之感。

楊瀟咬了咬牙,他不由得回想起曾經種種一幕幕。

當年剛剛拜師易濕,他學習殺人技藝,一開始不斷落敗,但他屢敗屢戰。

憑藉著過人毅力,楊瀟纔有了今天這個地步。

想要那麼輕易令他臣服絕望,冇那麼容易。

“呃啊!”楊瀟緊咬牙根,他發出一聲怒吼,整個後背猛然挺起。

砰!!!

然而在殘酷的現實麵前,路西法再次重重一腳狠狠落下。

楊瀟剛挺起的後背再次緊貼於地麵,這一次楊瀟氣息更加微弱,他的嘴角已經溢位了一抹血絲。

路西法獰笑道:“痛快!真是痛快!獵物越是掙紮,這份虐殺之感越是能夠令人心曠神怡!殿下,來,掙紮,你繼續掙紮!告訴你,在我麵前,今天就算耶穌來了也無法拯救你!”

“哦對了,還有你的兩個朋友,凱撒會親手乾掉鄭秋那老東西的,那個小妞註定會被老鳥拿下,她狙擊掉我一隻耳朵,等下我會親手割掉她的雙耳以此來讓她明白冒犯我的代價!”

“混蛋!”楊瀟眼眸通紅。

他此刻想要狠狠把路西法按在地麵上狠狠暴揍一頓,隻可惜他有心無力。

雙方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太大,被路西法一腳踩在地麵上,楊瀟真是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其他兩處戰場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鏗鏘!!!

紫禁城製高點之上,凱撒身影勢若奔雷手持戰劍朝著鄭秋身上迅猛殺去。

雙劍交鋒,擦出陣陣璀璨劍光。

凱撒怒視鄭秋,他體內戰意在沸騰:“老東西,當年你帶給我的屈辱,今日我會一一對你進行償還!”

每每想到當年鄭秋將他一招擊潰,每每想到因為鄭秋自己躺在病床上那麼多天,凱撒便怒火中燒。

這些年來,凱撒一直想要尋找機會報當年之恥,一直冇有找到合適機會。

這次路西法邀請他來帝都,一是想要乾掉龍主楊瀟,二是想要揪出鄭秋報仇雪恨。

“你太自負了!”鄭秋蒼老的麵孔中儘是淡然。

見到鄭秋淡然麵色,凱撒猶如雄獅般被激怒,他怒吼一聲:“是嗎?我太自負了?老東西,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你已經老了,你巔峰狀態已不再!”

“如今,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鬥?老東西,見鬼去吧!”

言語落下,凱撒體內的力量猶如火山噴發般洶湧而出,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道朝著鄭秋正麵進攻。

“嗯?好精悍的力道!”鄭秋麵色一變。

在凱撒強勢進攻之力,鄭秋身軀在古老牆頂之上被正麵逼退。

嘭!

嘭嘭嘭嘭嘭!

鄭秋腳步後退,所過之處,大量古老瓦片怦然炸裂。

在逼退鄭秋的過程中,凱撒臉上的猙獰之色越發濃鬱:“今日,我便要劍斬你個老東西,洗刷曾經你帶給我的屈辱!殺!”

第三處戰場,淩影萱情況不容樂觀。

砰砰!

淩影萱與老鳥占據兩大方位,她們一人手持巴雷特一人手持一把大狙。

兩人齊齊動手,兩顆金屬彈頭竟在空中交碰,最終彈頭變型跌落在地麵上。

“彈儘糧絕了吧?”盯著淩影萱,老鳥眼眸佈滿了戲謔之色。

淩影萱帶著黑色口罩,她的臉上儘是凝重之色。

是的,交鋒至此,淩影萱身上的丹藥已經全部用光了。

老鳥不愧是世界級狙神,實力強悍的超乎她的想象。

淩影萱冰冷道:“那又如何?你的情況難道就比我樂觀?”

老鳥丟掉手中的大狙,甩開左輪,他解開身上的黑色披風,扔掉內部的防彈衣。

他手持一把短劍,他目光灼熱盯著淩影萱:“小妞,大家情況都一樣,彼此彼此!不過,我可要告訴你,除了狙擊之外,我可還是一名世界級頂尖殺手,你身材不錯,我不會殺你!”

“接下來我會將你擒拿,然後將你按在身下好生玩弄,放心,我會憐香惜玉的,一個世界級女狙擊手真是難得,像你這種的極品更是可遇不可求,若我冇有猜錯,你應該還是完璧之身吧?”

老鳥平時冇什麼愛好,除了接單殺人之外,他最大愛好就是玩女人,尤其是極品女人。

在他眼中,淩影萱便是女人中的極品,他此刻對淩影萱充滿了征服欲。

“你就那麼自信能夠拿下我?”淩影萱眼眸之中佈滿了警惕。

老鳥臉上佈滿了戲謔,盯著淩影萱凹凸有致的身軀,他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

下一刻,老鳥急不可耐朝著淩影萱悍然撲去:“這是自然!既然無法反抗,那就準備躺下好好享受吧!小妞,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