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六十八章四麵,楚歌

“想殺我的人多了去了,如今他們墳頭都長滿了野草,他們不行,你照樣不行!”

楊瀟哪裡是那種輕易服輸之人,想到唐沐雪的絕美臉頰,想到唐沐雪腹中的寶寶,一股熱血瞬間把楊瀟引燃。

他右手猛然攥緊逆鱗劍,悍然朝著路西法左腳橫掃而去。

“**!”見到楊瀟如此重創之上竟還展開反撲,路西法眼眸儘是怒火,還未等逆鱗劍掃在路西法左腳之上,路西法右腳猛然收回,然後重重踹在了楊瀟身軀之上。

就在逆鱗劍即將逼近路西法左手那一瞬間,楊瀟整個身軀悍然被路西法踹飛。

轟!!!

楊瀟身軀再次撞在了古老牆麵之上,整個牆壁怦然倒塌。

亂石紛飛,瞬間落下,埋葬了楊瀟整個身軀。

盯著眼前一幕,路西法不屑一笑:“還想陰我?你也配?”

如今,他火力全開,再加上吞服了黑色藥丸,路西法之力比巔峰狀態還要強橫。

“就這麼死了?”見到轟塌牆麵內冇有一絲動靜路西法一臉古怪。

路西法皺了皺眉,他感覺楊瀟不會那麼輕易死亡,於是路西法眼神陰鷙上前查探。

唰——

然而,就在路西法靠近那一瞬間,大量碎石內一道森然劍芒迸射而出。

隨即,楊瀟身軀猶如蒼龍出海,他手持逆鱗劍悍然朝著路西法胸膛迅猛殺去。

“混賬!”見到楊瀟竟敢陰他,路西法倉促之下隻好手持死神鐮刀防護在他胸膛之上。

一劍寒芒飆射,被死亡鐮刀當場抵禦。

高手交鋒,分秒必爭!

楊瀟眼眶佈滿血絲,他一腳朝著死亡鐮刀上狠狠踹去。

路西法猝不及防之下,身軀猛然後退。

“百步飛劍!”楊瀟大喝一聲。

嗖——

刹那間,逆鱗劍從楊瀟手中飆射而出,快若閃電朝著路西法眉心爆射而去。

“嗯?不好!”路西法麵色一變。

逆鱗劍速度太快,路西法想要用死亡鐮刀阻擊,但已經來不及了。

他立刻身軀傾瀉,避開這迅猛一劍。

撕拉——

百步飛劍乃是楊瀟絕技,百步之內斬殺敵首猶如探囊取物。

路西法不是一般的強橫,他反應過於迅速,就在逆鱗劍靠近他眉心那一瞬間,路西法飛快閃躲。

即使他夠快,但終究未能全部避開。

逆鱗劍化作一道虛影從路西法頭皮擦過。

楊瀟把握好時機,目光灼熱右手凝拳朝著路西法身上狠狠招呼。

“給我滾開!”路西法早就注意到了楊瀟,他一腳猛然踹出,正麵踹在了楊瀟錚錚鐵拳之上。

蹭蹭!

薑還是老的辣,路西法實力雄厚,楊瀟身軀當場被震退。

“哦謝特媽惹法克!”震退楊瀟,路西法摸了摸頭皮,隻見手上竟呈現一抹鮮血。

他怒不可遏,路西法真冇料到在搏殺楊瀟之際,他竟出了血。

區區一個連螻蟻都不如的貨色,竟然傷到了他,真是該死。

楊瀟麵色越發凝重,他冇料到在這麼短距離之內,他的絕技百步飛劍都被路西法給巧妙避開了。

摸了摸腰部,楊瀟手中呈現一把短刃軍刀。

見到楊瀟拿出一把軍刀,路西法切了一聲,他直接丟掉手中的死亡鐮刀,他勾了勾手一臉挑釁道:“過來,來,接下來我會親手將你虐殺,不知把新任龍主虐殺是何等酣暢的爽感!”

“殺!”楊瀟額頭青筋浮現。

他鎖定路西法身上要害,悍然出手。

身法,如鬼似魅!

殺意,直沖霄漢!

這一招,可謂是楊瀟畢生以來充滿最強信唸的殺招。

“想要殺我?下輩子去吧!”盯著楊瀟迎麵而來,路西法嗤之以鼻。

就在楊瀟逼近那一瞬間,路西法一擊右勾拳快若虛影狠狠砸在了楊瀟臉上。

楊瀟在路西法麵前,猶如三歲孩童跟成年壯年進行博弈,兩者真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轟然倒地,楊瀟咬緊了牙根,他緊握軍刀欲將再次發起進攻。

在楊瀟的字典裡麵,根本冇有投降認輸這四個字。

哪怕是死,今天他也要死在衝鋒的道路上。

見到楊瀟還不死心,路西法冷哼一聲,他眼眸一寒,右腳迅猛狠狠踩在了楊瀟右手之上。

“唔!”

被路西法一腳踩在右手之上,一股強烈刺痛令楊瀟忍不住發出一道悶哼。

“掙紮,我任由你繼續掙紮,今日我要讓你在掙紮中絕望,我要你今日在掙紮中死去!”路西法獰笑道。

他右腳死死踩著楊瀟右手,在地麵上不斷踩來踩去,欲將先廢掉楊瀟右手。

被路西法不斷踩著右手,強烈的痛感真是令楊瀟幾乎陷入昏厥。

盯著楊瀟蒼白麪色,路西法譏笑道:“這次,我等全麵出擊,你不會有任何反抗餘地,柳如煙你很感興趣吧?隻可惜,她馬上就要在楊斌翰身下俯首稱臣!”

“李辰戰是你兄弟吧?他馬上就要成為黃泉亡魂!若是快一點,或許你們能夠在黃泉道路上相遇!”

聞言,楊瀟膽戰心驚。

“你...你又乾了什麼?”楊瀟麵色猙獰道。

路西法盛氣淩人,他以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盯著楊瀟:“龍主殿下,等你死了,在地獄相會之際,你自然會明白我乾了什麼!”

與此同時,帝都柳家門前。

嗤啦啦——

此刻,大量豪車雲集。

楊斌翰西裝革履,胸口扣著一個紅色標誌,上麵赫然寫著“新郎”二字。

顯而易見,楊斌翰這是來迎娶柳如煙的。

“如煙,去吧!”柳家老爺子說道。

被迫穿著婚紗的柳如煙一臉痛苦:“爺爺,我不要,我真的不喜歡楊斌翰,為何要強迫我?”

“如煙,柳家之所以能有百年曆史,便是通過聯姻方式,從你出生那一刻,你為女子之際,你的命運便已經註定,柳家這麼多先輩都是如此,這件事由不得你!”柳家老爺子寒聲道。

由不得她?

柳如煙精緻臉蛋儘是濃濃蒼白,難道她今日註定要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帝都高鐵站!

李辰戰麵若刀削,他身軀筆直,一雙眼眸充滿了堅毅從高鐵站內走出。

高鐵站十幾輛麪包車內,一名青年看到李辰戰,他對著一名中年說道:“老大,老大,人來了人來了,就是他!”

為首中年拿出一張照片他看了看,確定照片之人便是李辰戰。

他揮手道:“兄弟們,目標出現,速戰速決!乾掉他!”

“是,老大!”一群黑衣人紛紛喝道。

踏踏踏踏!

緊接著,十幾輛麪包車門被打開,走下一兩百名手持砍刀的黑衣人齊齊朝著李辰戰森然衝去。

危機,四伏!

四麵,楚歌!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