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隨著這道身影走出,楊瀟一顆心不由得狠狠顫了一下。

“影萱!”楊瀟麵色在這一刻極其動容。

五年前在熱帶雨林那一戰,淩影萱斷後,隨後生死不明,這令楊瀟對淩影萱內心極度愧欠。

之前得知淩影萱還活著,楊瀟狂喜不已,但淩影萱遲遲未曾露麵,這令楊瀟倍感陌生且有些緊張。

他幻想過無數種與淩影萱再次碰麵的場景,卻冇料到這次迎戰路西法淩影萱竟然現身。

一時間,楊瀟思緒起伏,內心的湖麵將不再平靜。

淩影萱看向楊瀟漂亮眼眸散發出一抹漣漪,她強忍住激動情緒,她對著楊瀟道:“楊瀟哥哥,這個傢夥就交給我吧!”

老鳥,世界老牌頂級狙擊手,淩影萱早就知曉老鳥大名,隻是他們之間從未有過正麵較量。

“就是這個小娘皮,老鳥,她交給你了,彆給我整死了,等下我要親手割了她的耳朵!”路西法盯著淩影萱怨毒道。

因為淩影萱,他丟掉了一隻耳朵,彆提路西法對淩影萱是何等憎惡。

盯著淩影萱傲人嬌軀,黑色鬥篷之下老鳥舔了舔嘴唇,他眼眸呈現一抹狂熱:“冇想到世界上狙擊手群體還有這麼性感的小妞,放心,殺我是捨不得殺的,小妞,即日起,你是我的了!”

砰!!!

聽到老鳥口中的汙言穢語,淩影萱眼眸一寒,她率先主動出擊。

巴雷特對準老鳥悍然開火,老鳥身為世界級強者,他也不是吃素的。

在淩影萱開火那一瞬間,老鳥早就有預判,他身軀一個翻滾,迅猛避開了淩影萱必殺一擊。

“有趣,掙紮吧,越是掙紮我越是喜歡!”老鳥再次舔了舔嘴唇。

他頗好女色,淩影萱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身材最美的狙擊手。

隻是此刻的淩影萱帶著黑色口罩,遮擋了已經毀容的麵孔,單純從身材來看,淩影萱確實是魔鬼身材。

鎖定老鳥,淩影萱內心呈現一抹強烈厭惡,她再次手持巴雷特調整方位悍然出擊。

老鳥再次翻滾,避開淩影萱這迅猛一擊。

第二次避開,老鳥眼神一冷,他迅猛從自己腰間摸出一把左輪對準淩影萱迅猛射擊。

砰!

砰砰砰砰!

金屬彈頭在空氣中掀起陣陣波紋,淩影萱毫不慌亂,她同樣提前做好預判。

收起巴雷特,淩影萱摸出兩把銀色沙漠之鷹迅速扣動扳機。

砰!

砰砰砰砰砰砰!

霎時間,整個紫禁城內部一陣陣振聾發聵的聲音不絕於耳。

“小妞,有兩把刷子!”

此刻,老鳥已經取下大狙,他悍然射擊。

淩影萱麵色凝重,她身軀一躍朝著老舊屋頂一躍而上。

“想逃?你逃得掉嗎?小妞,你是我的!”老鳥來了興致他一個箭步追了上去。

淩影萱被老鳥阻擊,路西法盯著楊瀟森然道:“桀桀!你最大的幫手已經被老鳥支開了,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我殺你猶如碾死一隻螻蟻!”

“你就那麼自信?”被路西法森然盯著,楊瀟冷冷一笑。

如今,楊瀟戰鬥力距離巔峰時刻已經恢複九成九,距離巔峰狀態越來越近。

上一次麵對路西法楊瀟實力還未恢複到如此地步,這一次楊瀟實力可是有了大幅度提升。

最重要的是,楊瀟最擅長不是戰鬥,他最擅長的是近戰搏殺。

畢竟,楊瀟曾被譽為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他接受的任務不計其數。

很多時候,楊瀟壓根來不及戰鬥,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須起到一劍封喉的效果。

路西法譏笑道:“不然呢?在我麵前,你以為你能夠活著離開這紫禁城嗎?”

從始至終,路西法都冇想過讓凱撒與老鳥齊齊動手針對楊瀟。

凱撒跟老鳥到來主要起到一個牽製作用,牽製楊瀟身邊的這些增援高手。

“福爾馬林我已經為你備好,放心,今日我會活著離開!”楊瀟寒聲蔑視道。

與此同時,鄭秋已經跟凱撒展開正麵對峙。

凱撒盯著鄭秋,他雷霆震怒道:“老東西,你來的正好,當年你帶給我的恥辱,今日我一併一一還反給你!”

“你不是我的對手,速速退卻吧!”鄭秋語氣淡漠道。

什麼!他不是鄭秋的對手?

凱撒一聽,他火冒三丈:“Fuck!老東西,你已經老了,你已經年過花甲,縱使你是亞洲武聖又如何?你以為你還處於巔峰狀態嗎?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實力是否有所精進?”

“告訴你,這些年來我一直苦修,實力早就今非昔比,今日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老東西是否依舊如多年前那般健朗,如若不然,今天我會親手把你這把老骨頭給打散架!”

嗖——

言語落下,凱撒手持戰劍悍然朝著鄭秋迅猛殺去。

盯著渾身煞氣升騰的凱撒,鄭秋麵色平靜,他手持一把古劍正麵迎敵。

“你聽說過一句話嗎?”鄭秋盯著凱撒問道。

“什麼話?”凱撒下意識問道。

就在凱撒欺身上前那一瞬間,鄭秋悍然拔劍。

一道寒芒氣貫長虹,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凱撒正麵凶悍撞擊。

轟!!!

在大雪紛飛的空曠天地下,隻見兩把長劍正麵交鋒,三熾天使凱撒身軀竟猶如炮彈般被正麵悍飛。

眾目睽睽之下,凱撒身軀爆退,一頭撞在了一道古樸大門之上。

一瞬間,大量瓦礫破碎,煙塵瀰漫。

見到凱撒的慘狀,路西法驚駭欲絕:“怎麼可能?這老頭怎麼這麼強?”

凱撒是誰?那可是十招之內能夠把他強行乾掉的超級高手。

雖說鄭秋實力強橫,但鄭秋巔峰終究已不再,誰能料到鄭秋如今還能一招擊潰凱撒。

震驚,路西法極度震驚。

“鄭秋爺爺果然很恐怖啊!”楊瀟極度駭然。

上次與薑家決戰,在香山陵園鄭秋劍斬泰拳泰拳福爾敵,那時楊瀟冇有任何概念。

見到如今麵對三熾天使路西法,鄭秋還能這般橫掃無敵,楊瀟徹底意識到鄭秋很強,強的令人膽戰心驚。

盯著凱撒煙塵滾滾倒地處,鄭秋神色淡然道:“時過境遷又如何?縱使我是一把老骨頭又如何?小傢夥,請你住,無論過多久,你大爺還是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