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五十章殺了李明軒

“死...死神?”聽到這兩個字,諾大現場一群特種人員全都大吃一驚。

當他們回過神來之際,楊瀟已經逼近高子成,他們想要阻攔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開火,快開火保護我啊,不!不!”

看到楊瀟身軀化作一道虛影而來,高子成驚恐大叫,他做夢都想不到楊瀟竟敢當著一群特種人員麵行凶。

噗噗——

楊瀟手中砍刀猶如一道閃電掠過,高子成雙腿當場與肢體分離。

啊!!!

雙腿被楊瀟斬斷,高子成頓時發出一道猶如厲鬼般的嚎叫。

“放肆!”為首之人見到高子成的慘狀他憤怒大喝。

楊瀟拿出自己證件:“再說一遍,死神,奉命誅賊!”

見到楊瀟證件,為首之人大吃一驚,他一臉警惕上前接過楊瀟證件。

打開一瞧,上麵赫然寫著楊瀟身份。

“真...真是死神殿下啊!”確定楊瀟身份,為首之人驚駭不已。

這個證件是楊瀟擔任東方神鷹隊長之際上麵發放的,隻是楊瀟五年前突然退役,證件並未及時交還,並且這個證件一直被楊瀟攜帶在身上,因為這是一種無上榮光,會讓楊瀟時時刻刻記得自己曾為死神。

“死神殿下!”為首之人一臉恭敬,他立刻把證件交還。

楊瀟對著為首之人道:“此人是東海高家少主高子成,他勾結東海灰色地帶不法分子欲將在高鐵行凶,這些不法分子已經被我當場格殺,那個小頭目逃亡,高子成我交給你們!”

“是,死神殿下!”為首之人恭敬道。

他眼神中流露出濃濃敬畏,因為他知道死神二字意味著什麼。

“我的腿,我的腿啊!”高子成痛的快要暈了過去。

楊瀟冷眼看向高子成:“在高鐵上你不老實,下了高鐵你還不老實,既然這樣,那我便斬斷你的雙腿,讓你徹底老實下來!”

“這是個殺人狂魔,快,快開火殺了他!”高子成對著一群特種人員紅著眼眶大喝道。

隻可惜,一群特種人員看著高子成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智障。

連死神都敢冒犯,真是不想活了!

死神殿下是誰?

那可是國之利刃,舉世無雙!

護我國門,楊我國威,一代天驕,冠絕當世!

楊瀟看著高子成寒聲道:“知道我為何不殺你嗎?”

“為...為什麼?”高子成下意識問道。

楊瀟淡漠道:“因為你於我而言還有點價值,給李明澤打電話就說我楊瀟來了,告訴他,倘若他再敢動李明軒一根汗毛,我保證他活不過今晚!”

什麼!!!

讓李明澤活不過今晚?

“我說的話你記下了嗎?”楊瀟冰冷道。

高子成為了保命,他急促說道:“記下了,我全都記下了!”

好死不如賴活著,如果他此刻再敢激怒楊瀟,恐怕楊瀟是真的敢殺他的。

“把這些人給處理掉,我要走了!”楊瀟對著高鐵站為首特種人員說道。

為首之人恭敬道:“恭送死神殿下!”

“恭送死神殿下!”一群人全都麵色尊敬齊聲大喝。

“死神殿下?他就是死神殿下嗎?難怪他無視東海高家,不愧是死神殿下,除惡揚善,乾得漂亮!”

東海地界,不知道多少人都被高家針對過,因此高子成下場如此慘烈,他們是不會有絲毫同情的。

高子成也不遲疑,他強忍住巨痛給李明澤打電話。

“子成電話?”東海李家府邸內部,李明澤接到高子成來電,他一臉詫異。

這個時候高子成給他打電話做什麼?

遲疑數秒,李明澤選擇接通電話,他說道:“子成,你已經回東海了嗎?”

“明澤大哥,我被人乾了!我被人給乾了啊!如今,我雙腿被那傢夥給斬斷,救我,明澤大哥快找人救我啊!”李明澤先是哀嚎一聲。

楊瀟說他跟東海灰色地帶勾結,等下他肯定要被抓起來關進局子的。

什麼!高子成被人乾了?

李明澤一臉震驚,在東海地界,誰敢對高子成出手?他是不想活了嗎?

高子成再次說道:“對了,那個人好像叫楊瀟,他手裡拿著證件,這裡的安保人員尊稱他為死神,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五年前官方宣佈退役的死神楊瀟!”

“他說了,如果明澤大哥你再敢動李明軒一絲一毫,他就保證把他乾的求生不能求生不得!”

此時此刻,高子成添油加醋,他隻希望李明澤發難於楊瀟,滅了楊瀟以此為他報仇雪恨。

“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李明澤眼神瞬間陰冷了下來。

高子成再次哀嚎道:“明澤大哥,記得來撈我出來啊!”

“我知道了,子成你放心,我立刻找人救你出來!”李明澤沉聲道。

與高子成通話完畢,李明澤對著一人說道:“去,去查查高子成遇到了什麼事,如果高子成被東海當局關押,不惜任何代價把高子成從局子裡給保釋出來!”

高家終究是東海第二強族,高子成更是他的酒肉朋友。

他想要在東海坐穩李家家主位,穩住腳跟,少不了高子成的幫助。

“是,家主!”這人尊敬道。

如今,在東海李家境內,李明澤以家主自稱,彷彿東海李家家主乃是他的囊中之物,已成事實。

叮囑完畢,李明澤眼眸散發出一道濃濃寒意:“死神楊瀟,你終於還是來了嗎?還真是有情有義啊!不過,這裡是東海,這裡是我的地盤,再說了,你已經退役,手中再無實權!”

“為了萬無一失,我就提前有所部署!隻要今晚我榮登家主位晚宴你敢來,我保證讓你命喪黃泉!”

此刻,李明澤臉上佈滿了陰狠之色,他渾然不把楊瀟放在眼中。

既然他發動兵變,李明澤自然準備好了一切,這次他背後有大人物扶持,就算楊瀟前來砸場子,李明澤也有十足的自信令楊瀟铩羽而歸,甚至他還可以留下楊瀟狗命。

至於李明軒?一個將死的角色而已。

想到楊瀟對自己的恐嚇,李明澤蔑視道:“恐嚇我?可笑!”

下一刻,李明澤撥出去一個電話,他殺機四濺道:“李明軒不用繼續折磨了!”

“李少,不用折磨了嗎?”電話中傳來一道尊敬聲音。

李明澤眼眸殺機越發旺盛:“冇錯!不用折磨了,直接殺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