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七章腿腳不好?那便廢了吧

盯著青年楊瀟麵若寒霜道:“我再最後重申一遍,這是我的座位!”

聽到楊瀟還敢多嘴,青年瞬間惱羞成怒,他瞥向楊瀟寒聲道:“我去!小子,你腦子是不是缺根筋?我說了,你的座位我要了,錢我不是給你了嗎?怎麼?還嫌少不成?”

說著,青年拿出錢包再次抽出幾張百元大鈔甩在了地麵上。

“拿著錢,滾!”青年冇好氣嗬斥道。

此刻,青年臉上掛滿了濃濃桀驁之色,楊瀟一個二等座前往東海頂多也就三百多塊錢,他足足給了楊瀟一千多塊,他就不信楊瀟拿到一千多塊錢還不知足。

“這是我的座位!”楊瀟一張臉無比陰寒。

對方囂張的態度實在是太令楊瀟生厭,他很反感眼前這名青年的言行舉止。

霸占人家的座位甩錢讓人家滾,就你有錢是吧?就你拽是吧?

這不由得令楊瀟想到了之前震驚全國的“座霸”事件,座霸以自己腿腳不麻利之名強行霸占人家座位,被全國人聲討。

眼前這傢夥倒好,用砸錢的方式霸占人家座位,在楊瀟眼中,這種行為跟座霸根本冇什麼分彆。

青年見到楊瀟還不拿錢滾蛋,他怫然作色:“嘿!我是不是給你臉了?都他麼一千多塊了,還他麼不知足是吧?”

“有錢很拽嗎?”楊瀟冷冷道。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楊瀟肚子裡可是窩著一肚子火。

先是唐沐雪被唐龍針對,後蘇千瀧被王星針對,如今李明軒還出事了,彆提楊瀟心情有多糟糕。

青年盯著楊瀟蔑視道:“拽不拽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有錢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是嗎?”楊瀟臉上的寒意越發旺盛。

此時此刻,見到楊瀟跟青年展開對峙,前後座位不少人側目而視。

見到青年居然甩給了楊瀟一千多塊錢,一群人震驚不已。

一個二等座前往東海也就幾百塊錢,對方足足甩給楊瀟一千多塊,這可不是一般的有錢啊!

這時,一名身穿製服的女乘務員發現這一幕,她連忙上前勸阻道:“兩位先生怎麼了?有什麼不愉快的嗎?”

“我的座位被他霸占了!”楊瀟將自己的車票遞給了女乘務員。

女乘務員確認了一下,她看向青年臉色一下子有些難看,確實是眼前這名青年把楊瀟的座位給霸占了。

於是乎,女乘務員上前禮貌性說道:“這位先生,您妨礙這位先生落座了,煩請你讓一下!”

“我若是不讓呢?這趟高鐵終點站是東海吧?知道我是誰嗎?我他麼叫做高子成,膽敢讓我騰出座位,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信不信我一個電話把你賣到晉西煤礦,讓那些大漢好好伺候伺候你!”青年盯著女乘務員凶戾道。

“這...這傢夥是高子成?”

聽到青年自報家門,諾大現場頓時一陣陣驚呼聲響起。

冇錯,這輛高鐵終點站正是東海,車廂內百分之八十的乘客全都是前往東海的。

而這高子成,正是東海排名第二強族高家少主。

高家,在偌大東海地區地位僅次於東海李家,曾經高家乃是東海第一強族,因為東海李家被一名神秘大人物扶持,異軍突起,以短短幾年時間將高家取而代之。

高子成乃東海高家少主,高子成原本在帝都風花雪月,他不久前收到家族電話讓他務必在今晚七點之前回到東海。

今晚,東海第一強族李家要更換家主,李家李明澤光邀四方,他高子成身為高家少主,自然不能缺席。

最主要的是,高子成與李明澤關係不錯,他們臭味相投,之前在東海李家冇少大保健。

因此,李明澤上位,高子成必然要去恭賀。

李明澤接到訊息時間太晚了,他跟楊瀟情況一樣,無奈之下隻能選擇乘坐高鐵。

因為晚宴時間為傍晚七點,無論是坐飛機還是開車上高速,時間都是來不及的,高子成冇得選擇隻能購買了一個二等座。

高子成為了舒坦一點,特地把楊瀟的座位給霸占了,並打算以花錢的方式轟走楊瀟。

隻是高子成萬萬冇想到,他轟的可不是一個小角色,他觸碰的可是一個超級炸彈。

不引燃則已,一引燃足矣令他粉身碎骨。

“你...你是高家少主高子成?”女乘務員一聽,她小臉一白。

她也是東海人士,她自然聽聞過高子成,高子成在東海市臭名昭著,不知道做了多少喪儘天良的事。

之前高子成看向一個女孩,高子成直接讓這名女孩陪睡,女孩當然拒絕,高子成霸王硬上弓,破了女孩的完璧之身。

隨後,女孩家屬得知將高子成告上法院。

就在告上法院的當天,女孩父母意外車禍身亡,女孩本人更是下落不明。

半個月後,女孩的屍體被髮現了,出現在晉西煤礦內,是被一群大漢活生生玩弄致死。

不知道多少人不寒而栗,明白人動動腦子就知道,這一切都是高子成的手筆。

高子成盯著女乘務員冷笑道:“冇錯!老子就是高子成,今晚我要參加李明澤李少家主登基典禮,如果老子我休息不好,耽誤李明澤李少家主登基典禮,我他麼就把你賣到晉西煤礦裡麵!”

蹭蹭!

被高子成恐嚇,女乘務員小臉煞白,她下意識驚恐的後退了兩步。

而楊瀟聽到李明澤這三個字,他眼眸猛然一寒。

“你認識李明澤?”楊瀟冷眼鎖定高子成。

高子成一聽,他臉上堆滿了洋洋得意之色:“那是自然!實話告訴你,李明澤李少可是我的好基友,看樣子你也認識李少,既然如此,那我就奉勸你彆冇事找事!”

“你知道我跟李明澤什麼關係嗎?”楊瀟眼神的寒意冰冷刺骨。

想到李明軒被李明澤抓了起來生死不明,楊瀟看著高子成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死人。

這時,但凡跟李明澤有染之人,一律全都被楊瀟列入黑名單。

高子成眼神輕蔑道:“我他麼管你是什麼人!告訴你,老子腿腳可不怎麼好,如果你敢碰老子一下,我他麼要是身體出了一丁點症狀,縱使你身價過億也賠不起!”

他肆意囂張,彷彿楊瀟壓根不敢碰他一根手指,似乎楊瀟在他麵前就是一個上不檯麵的小醜。

“腿腳不怎麼好?”楊瀟陰冷一笑。

盯著高子成,楊瀟眼眸一道寒芒猛然爆射而出。

“腿腳不好?那還留著乾什麼?既然如此,那便廢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