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六章真當他楊瀟好欺?

青年正是東海李家李明澤,也正是李明軒的弟弟。

不過,李明澤並非與李明軒一個母親,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東海李家家主李明陽年輕時,可是東海地區赫赫有名的翩翩美少年,身邊的鶯鶯燕燕女人多了去了。

這種事情在世家豪門之中屢見不鮮,哪一個大人物身邊冇有幾個女人?

“殿下會來救我的,李明澤,你根本不懂殿下,我相信殿下會來救我的!”李明軒嘴角溢位一抹血絲,他目光堅定道。

儘管冇有跟楊瀟交過心,但李明軒深知楊瀟為人,李明軒非常堅定,楊瀟一定會將他從苦海中救出。

不得不說,李明軒淪為階下囚主要原因也是因為楊瀟。

上次楊瀟跟帝都薑家決戰,東海李家幾乎派遣了全部精銳增援帝都,老爺子李明陽與李明軒齊齊出陣。

從而導致東海李家內部防守一片空虛,趁此機會,李明澤發動驚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掌控東海李家全部大權。

說實話,李明澤非常聰明且富有心機,他的智慧並不亞於李明軒之下。

隻是李明澤做事一向不計後果,太過於心狠手辣,冇有絲毫道德心。

所以,這也是老爺子李明陽不看好李明澤的主要原因。

想要成為東海李家之主,必須德才兼備,李明澤身上強烈戾氣一直被李明陽所不喜。

李明澤將東海李家大權囊括在自己手中後,李家家主李明陽與李明軒並不知情。

所以,當李明陽和李明軒回到東海後,整個東海李家徹底變天了。

李明軒當場被李明澤囚禁,而李老爺子李明陽則是被李明澤無情關押了起來。

如今,李明澤在東海境內廣發請帖,邀請東海境內各大層麵的名流人士,今晚他要逼李明陽將東海李家家主位置繼承給他。

逼宮,冇錯,今晚李明澤這是要逼宮。

按道理而言,李明澤是可以直接殺了李老爺子李明陽跟李明軒的。

隻是,東海李家家大業大,內部對他心存不滿得人依舊許多。

為了名正言順,為了不遭受被人暗中譏諷,李明澤打算今晚逼李明陽退位讓賢。

“你不會得逞的,你是絕對不會輕易得逞的!”李明軒強忍住體內劇痛。

“不會得逞?我不會得逞?如果這樣我都無法坐穩家主位,難道家主位來由你來繼承?嗬!”

李明澤一聽,他惱羞成怒上前兩拳狠狠掄在了李明軒小腹之上。

噗——

李明澤招招都下狠手,李明軒控製不住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楊瀟拿著身份證上了前往東海的高鐵。

“李明軒,撐住,千萬不要出事啊!”楊瀟內心為李明軒祈禱了起來。

是的,李明軒是他的貼心小棉襖,更是他靈魂上的朋友,楊瀟可不希望等自己抵達東海後隻能看到李明軒冰冷屍體。

“李明澤?你最好不要作死!”楊瀟眼眸極度陰森。

這一刻,楊瀟身上佈滿了森然殺意,想到李明軒此刻生死不明,楊瀟便暗暗驚心。

東海秘密關押室內!

見到李明軒暈了過去,李明澤揮手道:“去接盆涼水來!”

“是,李少!”一名小弟恭敬道。

不多時,一盆冷水遞到了李明澤手中,李明澤盯著遍體鱗傷的李明軒,他獰笑一聲,猛然將這盆冷水狠狠澆在了李明軒頭頂之上。

這可是冬天,一盆冷水落在身上,李明軒精神遭受刺激,他從暈迷之中醒來。

“醒了?”李明澤麵色猙獰如鬼。

李明澤皺了皺眉,他此刻大腦神誌已經不太清醒。

李明澤上前抓住了李明軒頭髮,他獰笑道:“李明軒,家主位是我的,就算楊瀟前來也無濟於事,等我坐穩家主位,便是你的死期!我現在要折磨你,我要把你折磨致死!”

“來人,準備上好的食鹽,全部灑在了李明軒的傷口之上!”

“是,李少!”一群小弟全都森然一笑。

他們拿著食用鹽打開朝著李明軒身軀之上撒去。

啊!!!

李明軒已經被折磨兩天了,他身上的傷口幾乎冇有結疤過。

當食用鹽落在身上,那股強烈的刺激感真是令李明軒備受折磨。

李明軒骨子裡是硬漢,他一向流血不流淚,縱使被李明澤虐待,李明軒也不曾發出哀嚎。

但當食用鹽灑在傷口那一刻,李明軒再也控製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這種感覺絕對比烙紅的老鐵觸碰在身上還要痛苦。

“很好,就是這種感覺!”李明澤冷笑一聲。

李明軒此時此刻痛不欲生,他想要擺脫這一切,但此時李明澤為刀俎,他為魚肉,一切不由他。

李明澤拍了拍李明軒臉蛋:“你最好祈禱楊瀟能來救你,要不然你是冇有任何生還希望的!不過,楊瀟他自己確實自身難保,在楊瀟眼中你就是一個螻蟻般角色,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實際上你在楊瀟眼中什麼都不是!”

“混蛋!”李明軒臉色蒼白到極致。

在楊瀟眼中,自己真的什麼都不是嗎?

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這時,楊瀟排隊上了高鐵,但令楊瀟意外的是,他的座位上躺著一個二十五六的青年。

青年身穿範思哲名裝,手帶勞力士名錶,渾身上下散發著慵懶氣息,一看就是十足的紈絝子弟。

這人不知道怎麼就買到了二等座,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雙腿則是朝著自己座位蹺去,模樣愜意極了。

楊瀟拿出自己車票放在青年麵前:“這位先生,你霸占了我的座位,煩請你讓一讓!”

“你說什麼?你的座位?”青年瞥了一眼楊瀟。

楊瀟指了指車票:“這是我的座位,麻煩你讓一讓!”

“哦!”青年一聽,他不冷不淡道。

說著,青年摸了摸口袋,他掏出幾張百元大鈔丟在楊瀟腳下他滿臉不屑:“你的座位我要了,拿著這些錢滾吧!”

滾吧?

盯著青年肆意囂張模樣,楊瀟麵色陰沉,幾乎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李明軒生死不明這令楊瀟極其震怒,如今坐個高鐵又遇到這種紈絝子弟。

若今日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真當他楊瀟好欺?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