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一章你涼了

“楊瀟哥哥!”見到王星竟真的悍然開火,蘇千瀧嚇得失聲尖叫。

盯著王星,楊瀟嘴角微微上揚,呈現一抹邪魅弧度,好似他乃大地君主,掌控一切生靈生死。

“笑,你他麼死到臨頭還能笑得出來?”見到楊瀟臉上的笑意,王星一張臉更加陰森可怖。

好似楊瀟即將喪命還笑得出來就是對他最大的褻瀆,好似楊瀟即將完蛋還敢笑就是對他最大的不尊重。

“死到臨頭?你以為你能殺得了我?”楊瀟臉上呈現出濃濃戲謔之色。

王策則是蔑視道:“垂死掙紮,無藥可救!”

在王策王星父子二人看來,這一擊之下楊瀟絕對必死無疑,在這一擊之下楊瀟絕對死得不能再死。

嘭!!!

然而,就在王策王星父子二人料定楊瀟必然喋血當場之際,一道振聾發聵的狙擊聲音猛然炸響。

就在沙漠之鷹子彈即將射在楊瀟身上之際,一道更快的虛影狠狠撞擊在沙漠之鷹金屬彈頭之上。

沙漠之鷹金屬彈頭在一股狂暴力量之下完全冇有任何抵抗之力,轟然被當場擊飛。

“什麼情況?”見到楊瀟安然無恙,王星猶如驚弓之鳥渾身哆嗦了一下。

楊瀟盯著嚇了一大跳的王星,他戲謔道:“我說了,你殺不了我的!”

“是嗎?我殺不了你?真當你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強嗎?”王星被此話深深刺激,他拎著沙漠之鷹再次悍然出手。

他快,隱匿於對麵樓層的淩影瀟手持巴雷特速度更快。

哢嚓一聲,扳機扣動,彭的一聲一道狙擊彈頭激盪而出。

啊!!!

還未等王星開火,巴雷特彈頭狠狠射在了王星肩頭之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驚悚的一幕誕生,隻見王星整條右臂騰空而起,愣是被巴雷特一下洞穿。

巴雷特攜帶的爆發力太強了,王星整條右臂不堪摧殘,悍然斷裂。

唰——

就在王星右臂炸裂之際,楊瀟眼神微寒,他大手一探,沙漠之鷹頓時落在楊瀟手中。

嗷!嗷嗚嗚!

右臂斷裂,王星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他的右臂斷裂處血肉模糊,淋漓鮮血更是令人倍感觸目心驚。

“嘶!”見到王星的慘狀,現場上百名打手全都不寒而栗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場麵,真是森然可怖!

王星腦門這一刻佈滿了冷汗,他麵色發白,痛的幾乎快要昏厥過去。

既然來了,楊瀟便冇什麼好怕的。

大風大雨經曆了這麼多,這點小場麵壓根對楊瀟來說不算什麼。

他相信淩影萱,跟淩影萱合作那麼多次,楊瀟知道淩影萱會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出手。

“星兒!”王策眼皮子一陣狂跳驚呼了出來。

看到自己兒子右臂斷裂鮮血汨汨而出,王策內心劇痛,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楊瀟則是手持沙漠之鷹:“來來來,王導,彆哀嚎了,舉起手來,快,舉起手來!”

“怎麼?你敢殺我?你敢殺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若是死了會在國內掀起多大的風暴嗎?”王策好似憤怒的雄獅般對著楊瀟怒吼了起來。

他可是國內第一導演,放在世界舞台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不知道多少影帝影後被他親自培養。

如果他死了,憑藉他的影響力,一定會讓楊瀟萬劫不複的。

楊瀟嗤笑道:“你是誰於你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觸犯了我的底線,彆墨跡,舉起雙手!”

“混賬!”王策雷霆大怒。

身為國內王牌導演,王策從未遇到過這般待遇,他內心此刻儘是無窮怒火。

楊瀟玩味笑道:“王導,彆以為你是國內王牌導演我就不敢動你,知道死亡是什麼滋味嗎?”

“你敢殺我?你個小畜生膽敢動我一根手指試試!”王策意若癲狂嘶吼道。

兒子王星右臂斷裂,這嚴重刺激到了王策,王策此刻怎會輕易服軟,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把楊瀟按在地麵上狠狠摩擦。

“嘭!”

然而,就在王策言語落下之際,楊瀟果斷扣動了扳機。

一顆金屬彈頭瞬間爆射而出,擦著王策頭皮劃過,王策頭頂中央地帶瞬間全禿了。

“嘭嘭!”

楊瀟再次扣動扳機,又是兩道金屬彈頭爆射而出。

電光火石間,王策腦門竟形成了一個“川”字。

三顆彈頭射出,愣是把王策烏黑茂密的頭髮給打出了一個川字。

看到王策腦門上的川字,現場上百名打手全都膽戰心驚。

他們雖然很想說一句好槍法,但他們又毛骨悚然,因為他們知道但凡有任何差池,王策恐怕此刻都已經淪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三顆彈頭擦頭皮而過,王策靈魂都在這一刻狠狠發顫。

“你敢對我動手?你他麼是瘋了嗎?”王策目眥欲裂怒視楊瀟。

楊瀟猶如獵人盯著獵物般嘲弄道:“王導,看來你現在還冇有意識到一件事,獵物與獵人的角色已經互換,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嗎?”

滴答!滴答!

盯著楊瀟邪氣凜然的模樣,王策後背溢位大量冷汗。

怕了,此刻的王策徹底怕了。

原本他還想以天府之國第一王牌導演的名頭壓製楊瀟,誰能料到人家楊瀟壓根不吃他這一套。

他從楊瀟的眼神中看出了濃濃蔑視,冇錯,就是蔑視。

彷彿楊瀟乃至高主宰,而他僅僅是一隻卑微的螻蟻,隻要楊瀟想殺他絕對輕而易舉。

瘋了!眼前這個小子絕對是個瘋子!

“小雜碎,我明確告訴你,我在國內影響力巨大,如果我真的遭遇什麼不測,我帶出來的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王策人老成精,直到現在他還以第一導演的身份來壓製楊瀟。

冇辦法,他的身份便是他最大保命符,除此之外,他冇有任何跟楊瀟談判的籌碼。

盯著臉色已經呈現蒼白的王策,楊瀟戲謔一笑:“是嗎?不會放過我?王導,你能有今天這個地步是眾人捧出來的,若是當你身敗名裂從神壇跌落,你感覺還會有人幫你嗎?”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當你一旦從神壇跌落,其實你什麼都不是,樹倒猢猻散的感覺你還冇經曆過吧?”

被楊瀟直勾勾盯著,王策滿臉警惕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的意思很簡單,你涼了!”楊瀟直言道。

什麼!他涼了?

盯著楊瀟,王策骨子裡存在最後的倔強,他不屑道:“我乃天府之國第一王牌導演,搞我的人不知雲雲,讓我涼涼?小雜碎,就憑你?你也不回去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算個什麼東西!”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