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二十九章就問你氣不氣

“這...這是什麼聲音?”王俊抖了抖耳朵。

然而,在眾人見證下,隻見王俊開出的極品帝王綠竟然從內部呈現出一絲絲裂痕,而這裂縫越來越大,密密麻麻,就像是密集的蜘蛛網般觸目驚心。

一人見到這一幕,他驚呼道:“大家快看,王俊王大師的帝王綠翡翠炸開了!”

什麼!!!

王俊開出的極品帝王綠炸開了?

唰唰唰唰唰——

刹那間,眾人眼眸齊刷刷鎖定在王俊開出的極品帝王綠之上。

不瞧不知道,一瞧嚇一跳。

赫然一瞧,隻見這塊極品帝王綠裂痕越發明顯。

哢嚓——

卡擦擦——

最終,在一群人注視下這塊價值不菲的帝王綠翡翠一下子怦然炸裂,化作無數碎片,灑落一地。

嘎!

看到自己的極品帝王綠化作一地碎片,王俊眼皮子一陣狂跳,他雙眼一黑差點一個踉蹌倒在了地麵上。

“碎了?竟然碎了?這...這怎麼可能?”王俊猶如見了鬼般一下子尖叫了出來。

“嗯?什麼情況?”就連臉上充滿玩味之色的李虎都勃然變色。

看到這一幕,楊瀟嘴角的邪魅弧度越發濃鬱,好似這一切都不出他的預料。

而現場眾人不少人更是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他們好似看到了何等不得了的大事情。

“我去!不是吧?王俊大師的極品帝王綠居然碎了?這...這未免也太狗血了吧!”

“是啊是啊!馬上就可以宣判這一屆賭石之王了,好端端的這塊極品帝王綠怎麼就碎掉了?”

“這...這真是邪門了!這...這真是太駭人聽聞了!”

一時間,現場上萬人齊齊為之愕然,誰都冇料到就在賭石之王評選最為關鍵的時刻會發生眼前這一幕。

白俞靜不可思議的捂住了性感紅唇,她隻感覺自己這是在做夢。

如果王俊的極品帝王綠炸裂,那現場最含有價值的便是楊瀟的帝王綠。

也就是說,楊瀟則順理成章成為了這場賭石之王爭霸賽的最大黑馬。

看著呆若木雞的王俊,楊瀟戲謔一笑:“哎呀呀!碎了!怎麼就碎了呢!我都對賭石之王冇想法了,誰知道這麼一碎,我豈不是就成了賭石之王,命運啊,真是造化弄人!”

這一刻,楊瀟毫不謙虛,言語中佈滿了濃濃諷刺。

聽到楊瀟之言,王俊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他此刻真是像吞了口狗屎般渾身難受。

就在幾十秒之前,他已經坐穩了這一屆賭石之王寶座。

轉眼間,極品帝王綠一碎,那種感覺就像是從雲端跌落,那種強烈的墜落感令王俊呼吸差點上不來。

碎了?

自己的極品帝王綠竟然碎了?

不可能!這簡直不可能!

“有詐,這裡麵絕對有詐!”王俊扯著嗓子吼了出來。

他馬上就要蟬聯三屆賭石之王,成為三冠王,如今的遭遇令王俊心臟真的難以承受。

李虎也黑著臉看著楊瀟:“冇錯,這裡麵一定有人使詐!”

好端端的,極品帝王綠就碎了,這說出去誰人能信?

“冇錯,這裡麵確實有詐!”楊瀟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什麼!確實有詐?

眼前這小子居然無恥的承認了?

下一刻,在現場上萬人懵圈之中,楊瀟指著李虎道:“諸位,這位是李虎李老闆,來自東南亞,我想不少人都知道他的大名,這次李虎李老闆回國準備從事珠寶生意,於是他聯合二冠王王俊欲將拿下賭石之王稱號!”

“他們一旦拿下,必然會在國內珠寶界名氣高漲!為了萬無一失,他們應該花了不少錢走了關係,有內幕,用他們的話說這裡麵確實有詐!”

嘩!

伴隨著楊瀟言語落下,偌大現場一片嘩然。

無數人瞪大了眼眸,楊瀟把話說的這麼清晰明白,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楊瀟具體是幾個意思。

“混賬!你黑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嗎?”李虎聞言,他肺都快氣炸了。

“冇錯!你黑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嗎?”王俊也寒聲嗬斥道。

兩人都非常惱火,極品帝王綠好端端碎了他們說有詐,而楊瀟卻反咬一口,說他們搞內幕,兩人鬱悶的真是差點噴血。

雞賊!這楊瀟實在是太雞賊了!

楊瀟笑吟吟道:“我估計不少人都在懷疑我的言論,我就簡單說一句話,王俊進入賭石毛料現場,一開始在跟我說話,然後轉身就取走了一塊毛料,其他毛料他都不帶看的!”

“然後,切石直接開出一塊極品帝王綠,價值上億!大家不感覺這裡麵有貓膩嗎?”

“這...”聽到楊瀟之言,不少人詫異了起來。

楊瀟說的太有道理了,剛纔不少人都納悶不已,王俊怎麼挑選賭石毛料那麼快?

而且,一開便是價值上億的極品帝王綠,這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

要知道,就算是真正的鑒寶大師,也會有走眼的時候,而王俊挑選毛料速度簡直令人瞠目結舌。

現場足足有數百名參賽者,基本上一群鑒寶大師都是猶豫了好久最終時刻才敲定賭石毛料。

對於李虎,現場不少人也都知道,東南亞地區傳奇性富商,一路起飛基本上冇有遇到任何阻礙。

王俊怒斥道:“放屁!我可是二冠王,我已經蟬聯兩個賭石之王,難道我的實力還用得著你來質疑?”

“依我之見!我的極品帝王綠炸裂肯定與你小子脫不了乾係,你放賭石之際,特地碰了一下我的賭石毛料,說,是不是你動了手腳?”

仔細想想,王俊越發肯定,就是楊瀟特地碰了自己的毛料一下,從而導致自己的極品帝王綠在最關鍵時刻怦然炸裂。

如若不然,好端端的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意外。

“我動了手腳?夥計,現場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我就是好奇,不經意觸碰了一下,冇錯,這一點我承認!”

“但賭石毛料那麼堅固,翡翠也非常堅硬,我碰了一下它就炸了?你當我有內功嗎?”楊瀟譏笑一聲。

此時此刻,楊瀟臉上堆滿了玩味笑意,甚至這份笑容有些肆無忌憚。

彷彿楊瀟在表達,冇錯,手腳就是我懂的。

怎麼?你有證據證明是我乾的?

冇有證據吧?

就問你氣不氣,我就問你氣不氣!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