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九章血債必血償

聞言,現場一群安保人員無不臉皮子一陣瘋狂抖動。

唐龍說什麼,把...把楊瀟楊總給拿下?

把...把楊瀟楊總給折磨致死?

彆人不知道楊瀟身份,身為安保人員的他們可是一清二楚。

看著唐沐雪的慘狀,再看看唐沐雪臉上的鮮紅巴掌印,楊瀟臉色先是呈現一抹震怒,隨即化作淡淡的平靜。

任誰都看得出來,這一切全都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鬆開她!”楊瀟聲音淡漠道。

“是,是是是!”一群安保人員哪裡還敢遲疑,立刻鬆開了唐沐雪。

唐龍猶如見了鬼般,他憤怒大喝道:“混帳東西!誰讓你們鬆開這個賤人的,誰讓你們鬆開這個賤人的?拿下,把他們統統給我拿下!”

聽到唐龍的嘶吼聲,一群安保人員看著唐龍眼神佈滿了錯愕,隨即他們眼眸儘是濃濃關懷智障的眼神。

連楊瀟楊總都敢冒犯,這唐龍是不想活了吧?

同時,他們一個個不寒而栗。

因為唐龍這個大傻叉,他們把唐沐雪給得罪了,等下若是楊總暴怒,他們一個個可都吃不了兜子走。

尼瑪,想到這裡,一群人頓時把唐龍祖宗十八代全都問候了一遍。

楊瀟有多愛唐沐雪,老天都知道。

就算楊瀟不親自表達,眼睛也會說出來的。

他們一群人都看得出來,楊瀟的眼眸儘是濃濃愛憐與心疼。

“你們耳朵裡麵塞驢毛了嗎?冇聽到我說的話嗎?拿下!把他們統統給我拿下!”唐龍再次嘶吼道。

他剛任職帝豪集團首席談判官冇多久,再加上一向神秘的楊總暗中換人,從楊雪莉換成了楊瀟,不知道的都還以為這是一個人。

啪!!!

就在唐龍嘶吼憤怒嘶吼之際,楊瀟路過甩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唐龍老臉之上。

噗——

被楊瀟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臉上,唐龍壓根無法承受這股巨大的力道,他脖子一歪身軀轟然倒地,口水摻雜著鮮血一下子全都噴了出來。

懵了!被楊瀟一巴掌抽在臉上,唐龍整個人都懵了!

楊瀟從地麵上撿起皮筋,來到唐沐雪麵前含情脈脈道:“對不起沐雪,我來晚了!”

“不晚,一點都不晚!”看著楊瀟,唐沐雪流露出一抹釋然笑容。

好似隻要楊瀟到來,縱使前方是深淵萬丈她都不怕。

楊瀟上前將唐沐雪一頭秀髮給紮上,他直接抱起唐沐雪性感嬌軀:“沐雪,我帶你去醫院!”

“好!”唐沐雪被楊瀟輕輕抱起,她的內心儘是暖意。

抱著唐沐雪楊瀟毫不遲疑朝著帝豪集團之外走去,唐沐雪受到了不小驚嚇,再加上遭受創傷,她需要做一個全身檢查。

儘管楊瀟擅長醫術,但用專業儀器檢查一遍楊瀟會更加心安。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抱著唐沐雪斷然離去。

於楊瀟而言,唐沐雪的安全始終是第一位。

唐龍縱然可恨,但收拾唐龍之前,楊瀟需要確認唐沐雪身體冇有絲毫損傷。

盯著楊瀟背影,唐龍捂著臉憤怒嘶吼道:“一群混帳東西,還愣著乾什麼?冇見到他行凶嗎?我都被他麼打的出血了,上,都他麼給我上啊,你們都是豬嗎?”

悲憤!唐龍真是悲憤不已!

原本以為拿下楊瀟輕而易舉,誰能料到一群安保人員跟被定了定身術一般,毫無作為,愣是看著他被楊瀟抽了一巴掌。

摸了摸嘴角,唐龍一瞧,果真出了不少血。

想到因為楊瀟自己連番吃癟,唐龍恨不得立刻宰了楊瀟報仇雪恨。

“給我看好這混賬!”楊瀟頭也不回淡漠道。

雖然楊瀟聲音很淡漠,但無形中則是潛藏著濃濃殺機。

唐龍,祈禱吧!

若是沐雪有任何一點閃失,我楊瀟今日定把你碎屍萬段。

抱著唐沐雪楊瀟上了騎士十五世,他毫不遲疑一腳踩在油門上朝著附近最近的醫院出發。

車上,楊瀟溫和道:“沐雪,痛嗎?”

“肚子有點痛!”唐沐雪紅著眼眶說道。

即使是親戚,唐沐雪此刻也對唐龍恨之入骨。

膽敢對她的孩子動手,無論是誰,唐沐雪從此都不再給其好臉色。

楊瀟一顆心猶如針紮般隱隱作痛:“沐雪,堅持一下,馬上就到醫院了!”

“嗯呢!”唐沐雪潔白額頭升起一抹冷汗。

楊瀟看似麵色平靜,實際上他真是一顆心都為之滴血。

膽敢對唐沐雪動手,膽敢對他的孩子動手,這唐龍真的是不想活了嗎?

帝豪集團內部!

一名安保人員看著唐龍道:“隊長,現在可如何是好?那個女孩好像是咱楊總老婆!”

“媽的,還用你說?是頭豬都能看得出來,唐龍這孫子太可惡了,如果不是唐龍這孫子,我們也不會池魚遭殃!”安保隊長對唐龍真是恨得牙癢癢。

“隊長,你說我們會不會跟唐龍一起遭殃啊?”這名安保人員弱弱問道。

安保隊長臉上堆滿了無奈:“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唐龍讓我們乾的,實際上跟我們冇太大關係,再說了,我們冇有對唐小姐太過於動粗,就看楊總人如何吧,如果楊瀟遷怒我們,隻能怪我們命苦!”

“目前先把唐龍這孫子給我看好,等下楊總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一群安保人員紛紛點了點頭,他們一個個看著唐龍目光不善。

如果不是等下楊瀟要找唐龍麻煩,他們現在就一擁而上把唐龍打的連他爹媽都認不出來。

一個小時後,帝都第一人民醫院!

楊瀟詢問道:“醫生,我家沐雪情況怎麼了?”

“你好楊先生,唐小姐身體並無大礙,不過唐小姐這次遭受不小驚嚇,目前還是住院觀察為主!”主治醫師如實說道。

聽到唐沐雪身體並無大礙,楊瀟這才如釋重負。

若是唐沐雪身體出現任何一個閃失,身為丈夫的楊瀟內心怎麼無法過意得去。

來到病房,唐沐雪麵容蒼白躺在病床上輸液,唐沐雪看到楊瀟她一臉期待問道:“楊瀟,我們的孩子冇事吧?”

“沐雪,不用擔心,醫生說冇事!”楊瀟上前握住唐沐雪纖纖玉指安撫道。

“那就好!”唐沐雪也鬆了一口氣。

楊瀟安撫了唐沐雪一番,他起身道:“沐雪,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楊瀟,你要做什麼?”唐沐雪有些不捨道。

楊瀟眼神猛然一寒:“不做什麼,就是要某些人血債血償!”

是的,確定唐沐雪冇事,楊瀟要唐龍明白自己的行為是何等愚蠢。

等下!

恨,必洗!

血,必償!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