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六章提鞋都不配?

“楊小子,你終於來了,太好了,你終於來了,有救了,天府之國圍棋界有救了!”

白元傑一直在門口等待,見到楊瀟到來,白元傑喜出望外一個箭步迎了上去。

剛下車,楊瀟便看到情緒激動的白元傑:“白老,事情冇那麼嚴重吧?對方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何止是厲害啊!對方冒出來一名非常強勁的高手,他已經跟咱國內無數圍棋高手博弈,整整博弈了一天,國內所有圍棋高手全都落敗!其中,包括我!”白元傑並無遮掩道。

“什麼?連白老你都敗了?”楊瀟大吃一驚。

楊瀟可是知道,白元傑實力很強,被譽為棋聖,再加上這些年都在鑽研棋道,怎麼會輕易落敗?

一瞬間,楊瀟臉色凝重了下來。

他明白,連白元傑都落敗了,顯然對方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勁。

白元傑寒聲道:“不足半個小時,不足半個小時我就敗了!”

“半個小時?”楊瀟眼皮子一跳。

懂圍棋的都知道,圍棋高手一旦交鋒,旗鼓相當者下幾天幾夜都不是什麼問題。

如今,白元傑出手都堅持不了半個小時,此人圍棋造詣豈不是碾壓白元傑?

“是啊!不足半個小時!”白元傑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澀。

憑藉他的圍棋造詣,就算正麵對峙他的老對手葛休,白元傑都有很大勝率把握。

誰能料到,這次博弈,他輸的很徹底。

之前白元傑就聽說韓方培養出了一名圍棋天才,當時白元傑還不以為意,這次博弈之際,白元傑才真正瞭解到這位韓方圍棋天才圍棋造詣是何等變態。

楊瀟臉皮抖了抖,他問道:“現在裡麵是什麼情況?”

“我把葛休那老頭叫來了,目前正在與那小子博弈,估計葛休也成不了太久!”白元傑低語道。

楊瀟意外道:“葛休前輩也來了?”

楊瀟非常清楚,白元傑跟葛休關係一直處於敵對狀態,雖說目前緩解了不少,估計二人也很難一起共事。

如今,因為這場圍棋戰,葛休不計前嫌被白元傑邀請,足矣證明這件事鬨大發了。

“對!”白元傑點了點頭。

楊瀟眼神一眯:“白老,情況我都知道了,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進去看看吧!”

圍棋協會總部內部之中。

青年掃視著一群天府之國圍棋高手譏笑道:“還有誰?難道你們天府之國真的無人能與我一戰嗎?”

“樸俊賢,你修長猖狂,我天府之國人傑地靈,高手無數,隻是很多高手冇有出山罷了!”

“就是,你得瑟什麼?我中華圍棋高手隻是不屑於跟你這小輩較量罷了,修要得意!”

“我輩玩圍棋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部呢,你牛氣什麼牛氣?”

看著趾高氣揚的韓方青年,一群圍棋大師全都義憤填膺嗬斥了起來。

這名韓方青年名為樸俊賢,乃是這兩年韓方境內騰空出世的圍棋天才,韓方發現樸俊賢的圍棋天賦,直呼驚為天人,這樸俊賢直接被譽為五千年難遇的超級圍棋天才。

對樸俊賢被譽為五千年難遇的圍棋天才,一開始一群圍棋大師聽聞後,他們幾乎是不屑一顧的。

畢竟,圍棋在天府之國已經有著很漫長的曆史,中華圍棋一直在世界舞台津津樂道。

而且,天府之國在多次圍棋國戰中,已經連續五年拿下冠軍寶座,享譽世界。

今日,樸俊賢前來,令一群圍棋大師紛紛落敗,這令眾人臉色都很難看。

葛休濃濃長歎,他看著樸俊賢身影內心儘是蒼白無力。

冇辦法,樸俊賢實在是太強了。

他跟白元傑一樣,堅持不到半個小時便落敗。

在天府之國境內,他跟白元傑的圍棋造詣絕對是頂尖的,如今他跟白元傑都敗了,這個時候還有誰能與之一戰?

一群以樸俊賢為首的韓方圍棋手紛紛譏諷了起來。

“阿西吧,你們一群中華圍棋手,也就會耍耍嘴皮子,近些年來你們中華圍棋界冒出來過什麼新生代嗎?”

“哈!就算冒出來新生代可以扛大旗又如何?在我們大韓天才麵前照樣什麼都不是!”

“冇錯,這群老傢夥在俊賢麵前都敗了,更不要說一群小輩,俊賢可是我們韓方被譽為五千年難遇的圍棋天才,他們一群人儀器上還不夠俊賢一個人吊打的。”

被一眾人推崇,樸俊賢內心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這次他來天府之國就是來砸場子的。

具體來說,他這次出國,已經砸了很多場子。

在世界上,圍棋最有名的莫過於天府之國、東瀛以及他們大韓。

這些年來,韓方後輩無以為繼,導致天府之國跟東瀛在圍棋界聲譽越發強烈。

如今,他們韓方圍棋界有了他樸俊賢,世界各大圍棋高手定將在他麵前全部黯然失色。

樸俊賢揚起高傲的頭顱:“中華圍棋界無人了嗎?就這?真是令人失望!”

他猖獗極了,渾然不把中華一群圍棋大師放在眼中。

“誰說中華圍棋界無人?真是好大的口氣!”

就在樸俊賢誌得意滿之際,一道嗬斥聲猛然炸響,隻見楊瀟與白元傑並肩而來。

看到白元傑,樸俊賢不屑道:“你已經是我的手下敗將了,難不成你還想自取其辱?”

今日上午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勢擊潰白元傑,樸俊賢已經不把白元傑這位中華棋聖放在眼中。

“樸俊賢,你修要得意,現在要對付你的不是我,而是他!”白元傑指向楊瀟。

“這...這小子是誰?怎麼麵生得緊,之前冇有冒過泡吧?”

國內一群圍棋大師紛紛麵麵相覷,他們都從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狐疑之色。

是的,他們都冇見過楊瀟,他們壓根不知道楊瀟實力如何。

“我就知道,這小傢夥一定會來的!”

看到楊瀟到來,葛休這才鬆了一口氣。

之前他跟楊瀟展開正麵博弈,一番鏖戰之下他最終不敵楊瀟,敗楊瀟一子。

方纔葛休還在想,連他們這群老傢夥都敗了,國內還有誰能與這樸俊賢一戰。

思來想去,葛休隻能想到楊瀟這位年輕才俊。

“哦?你要跟我圍棋博弈?”樸俊賢嗤笑一聲看向楊瀟。

楊瀟雙手抱在胸前戲謔道:“知不知道,你高高在上的姿態很令人討厭?”

“是嗎?”樸俊賢眼眸盯著楊瀟泛起強烈的不屑:“你們中華圍棋界一群老傢夥都敗了,你區區一個年輕人有什麼資格與我一戰?不是我瞧不起你,與我一戰,試問,你配嗎?”

樸俊賢渾然不把楊瀟放在眼中,好似彆說楊瀟跟他圍棋博弈,好似再說楊瀟給他提鞋都不配。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