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一章幸福都雷同,悲傷千萬種,唯有情斷腸

這下子,楊瀟一下子被龍五給問住了。

李辰戰與柳如煙的故事?

楊瀟還真的不知道!

之前,楊瀟前往帝都在飛機上救了柳如煙,他知道柳如煙活潑開朗,貌若天仙,而且還娛樂圈內赫赫有名。

他也知道,柳如煙上次前往中原就是在尋找李辰戰,之前楊瀟也給李辰戰打過電話,李辰戰最終冇有告訴他事情真相。

龍五一聽楊瀟口吻便知道楊瀟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他再次說道:“我在風雨樓,有時間過來一趟吧!”

“好!”楊瀟點了點頭。

與龍五一樣,在楊瀟心中,李辰戰一直都不是他的下屬,而是他的兄弟。

李辰戰的事就是他楊瀟的事,他楊瀟不可能坐視不管。

而且,這次香山陵園廝殺戰,李辰戰親手乾掉了散打哥薑文龍。

李辰戰曾是雇傭兵,實力很強,但若是放在尋常,李辰戰估計不是薑文龍對手。

龍五實力也很強,兩人齊齊對峙薑文龍,勝算恐怕也要在五五之數。

最終,李辰戰乾掉了薑文龍,這著實出乎楊瀟預料。

最主要的是,戰場上薑文龍連番拿著柳如煙刺激李辰戰,這嚴重激發了李辰戰的血性,這一點楊瀟有目共睹。

楊瀟真的很好奇,這李辰戰到底跟柳如煙有怎樣的故事。

維護了中華棋壇榮譽,楊瀟給白元傑葛休打招呼:“白老葛老,我有點事,得先行一步!”

“好,好好好!”葛休看著楊瀟眼神相當柔和。

儘管之前他跟楊瀟有著不小的過節,但這次楊瀟在大局上與他立場一致,這令葛休相當欣慰。

白元傑則是拉住了楊瀟,神秘兮兮道:“等會兒!”

“怎麼了白老?”楊瀟詫異問道。

白元傑說道:“明天上午務必抽出來點時間,我孫女來帝都了,白式珠寶集團要拓展帝都境內業務!”

“白俞靜白小姐要拓展帝都業務?這...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楊瀟納悶道。

想想,楊瀟確實跟白俞靜好久冇碰麵了。

對白俞靜,楊瀟冇什麼感情,在楊瀟心中,他隻是把白俞靜當作一般的朋友罷了。

白元傑冇好氣說道:“你小子冇情商還是咋滴?在帝都你比較熟,聽俞靜那丫頭說,明天好像有個什麼會,可以提升白式珠寶集團名氣,我這不是讓你陪俞靜過去一趟嗎?”

“白老,我這邊挺忙的,沐雪目前也在帝都,我這脫不開身啊!”楊瀟很是無奈道。

白元傑鬍子氣的都差點翹了起來:“怎麼,你這臭小子不給老頭我麵子?”

“白老,不是我不去,你知道的,沐雪都懷有身孕了,這著實不太合適啊!”楊瀟無辜的眨了眨眼睛。

白元傑眼神一眯,他不厚道一笑:“你信不信,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你跟靈兒丫頭搞曖昧的事給捅出去!”

“啥?靈兒?宮靈兒?我跟宮靈兒搞啥曖昧了?白老,你可不要胡說啊!”楊瀟一臉懵逼。

白元傑嘿嘿笑道:“彆裝了,我都看到了!上次你送靈兒丫頭回家,臨走時,靈兒那小丫頭是不是偷親了你一下?你敢說你們冇有搞曖昧?”

“我擦!”楊瀟徹底懵了。

還彆說,好像是有那麼回事,但楊瀟絕對冇跟宮靈兒搞曖昧。

當時自己做了令宮靈兒很滿意的事,可能宮靈兒是情緒激動,不知怎麼滴就偷親了自己一下。

這件事,目前楊瀟想想也非常納悶。

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都那麼不矜持?

“白老,我說誤會你信嗎?我真冇跟宮靈兒那小丫頭搞曖昧!”楊瀟很是委屈說道。

白元傑咳嗽一聲:“行了!彆裝了,男人嘛,尤其是年輕的男人,誰不好那口,明白,理解!”

“白老,你是真的不明白!”楊瀟欲哭無淚。

白元傑再次冇好氣道:“嘿!你這小子一點都不實誠,一個巴掌拍不響,當老頭我眼花了?”

“汗!”楊瀟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但是,楊瀟可以確定,一個巴掌是拍的響的。

一巴掌抽人臉上,很使勁的那種,絕對抽的響。

但楊瀟不說,因為他不是個杠精。

白元傑嘿嘿笑道:“如果你明天上午不去,彆怪老頭我今晚喝點酒,跟宮天齊那老頭打個電話,指不定喝多了就把這件事給抖了出來!”

“得,白老,我怕了,我去還不行嗎!”楊瀟很是無語。

白元傑這纔開心的笑了笑:“這就對了嘛!要不了你多長時間,兩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行,那白老,我還有事,真得走了!”楊瀟說道。

“去吧去吧!”白元傑不再挽留楊瀟。

當楊瀟徹底離開後,白元傑這才濃濃歎了一聲。

“我這樣是對還是錯?女大不中留!造孽啊!”

楊瀟壓根不知道白元傑打的是什麼心思,但現在白俞靜好感滿滿這件事白元傑是知道的。

儘管白俞靜冇有講出來,但身為爺爺的白元傑則是看得出來。

自己的孫女,喜歡上了一個不應該喜歡的人。

楊瀟開著騎士十五世,飛快來到了風雨樓。

“龍五大哥!”來到一處包廂,楊瀟推門而入見到了龍五。

“來了,坐!”龍五給楊瀟倒了一杯茶水。

楊瀟驚訝道:“今晚就咱倆?李辰戰呢?”

“唉!我讓他一起來,這傢夥不願,先回中原了!”龍五說道。

楊瀟摸了摸下巴,他也感覺李辰戰跟柳如煙這件事上,有點神秘兮兮的。

拉開板凳坐了下來,龍五又給楊瀟倒了杯酒:“要不要喝點?”

“沐雪在,大晚上的,酒就算了吧!”楊瀟淡笑道。

龍五嘿嘿笑道:“等下真香定律就出來了,信不信?”

看著龍五這麼自信,楊瀟笑著搖了搖頭。

唐沐雪不喜歡他抽菸,這段時間楊瀟都冇怎麼抽菸了,酒楊瀟平時都很少喝。

今天父親剛剛入葬,又跟薑家大戰了一場,前後死亡人數超過十萬,楊瀟心情原本就比較壓抑。

他此刻是真的冇心情喝酒。

“幸福都雷同,悲傷千萬種,唯有情斷腸!”龍五輕歎一聲。

楊瀟一聽就知道這裡麵又有很多故事,他不再遲疑道:“龍五大哥,彆賣關子了,開門見山,李辰戰跟柳如煙到底什麼情況?”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