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九章我是無名小輩?

轟咚!

在一群人見證下,楊瀟黑棋穩穩落在棋盤之上,猶如一把利劍猛然插在了地方心頭。

蹦了!天崩地裂!

崩盤,樸俊賢的白棋瞬間全體為之崩盤。

好似戰場鏖戰的雙方,一顆核彈猛然落下,直接吞滅對方所有部署。

屠龍!黑子落下楊瀟直接屠龍!

樸俊賢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屠大龍,我居然被屠大龍了?”

屠大龍是圍棋上的專業術語,意思為吃掉了對方大量棋子,大龍被屠,這種情況被屠龍一方基本無藥可救。

“這...這怎麼可能?”樸俊賢瘋狂咆哮了出來。

就在剛剛,樸俊賢佈局完畢,再落下一子便可將楊瀟大龍給屠掉。

令樸俊賢萬萬冇想到的是,楊瀟竟然提前一步將他大龍給屠掉了。

這不亞於令樸俊賢遭受當頭棒喝,他一瞬間整個人都懵逼了。

難以置信!樸俊賢真的是難以置信。

黑棋落下,楊瀟淡然道:“都說了,希望你等下能笑得出來,看樣子現在你是笑不出來了!”

啪!!!

此話一出,樸俊賢老臉漲紅,彷彿他無形中被楊瀟狠狠抽了一巴掌。

韓方一群圍棋手看著棋盤樸俊賢被屠龍,他們齊齊眼皮子一陣狂跳,瞬間為之炸開了鍋。

“屠龍,俊賢居然被這小子屠大龍了?不...不是吧?”

“天啊嚕!俊賢居然輸了,俊賢居然真的輸了,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完了!完了!俊賢居然敗北了,這...這...”

韓方一群人臉上儘是濃濃驚愕,方纔的傲氣如今當場蕩然無存。

“贏了?我們居然贏了?”

現場一群圍棋大師回過神來,他們看到楊瀟居然成功屠龍,他們紛紛大為震驚。

原本他們都不看好楊瀟,誰知道楊瀟卻給他們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驚喜。

贏了,楊瀟贏得實在是太徹底了,過程雖是那麼的令人驚心動魄。

“贏了,我們確實贏了!”葛休一臉驚歎。

白元傑激動不已,他上前拍了拍楊瀟肩膀:“好小子,老頭子我果然冇看錯你!”

“白老謬讚了!”楊瀟這才緩緩起身。

當博弈結束,楊瀟關閉燭龍之眼,看著麵若死灰的樸俊賢他的嘴角呈現一抹冷笑。

敗了,這樸俊賢終究還是敗了。

但,楊瀟承認,這樸俊賢確實是圍棋天才,被韓方譽為五千年難遇的圍棋天才,這一點著實不虛。

如果真的不藉助燭龍之眼為自己分析棋盤紋路,單方麵與之博弈,或許楊瀟與樸俊賢的勝算皆在五五之數。

不過,圍棋高手交鋒,往往都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

在古代,那些圍棋大師,博弈一場,下棋下個三天三夜都不是問題。

楊瀟還有許多事要去做,他可冇太多時間浪費在樸俊賢身上。

唐沐雪如今來了帝都,楊瀟還希望早點回去陪伴唐沐雪。

滴答!滴答!

此刻,看著自己被楊瀟屠龍的棋盤,樸俊賢額頭上佈滿了冷汗。

他麵色極其蒼白,他目眥欲裂,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敗在了一個無名小輩手中。

樸俊賢是圍棋天才,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自己一開始剛冇走幾步棋他就上當了。

從一開始,他就被楊瀟牽著鼻子走。

所有搏殺,他吃掉楊瀟的所有黑子,都是楊瀟故意讓他吃掉的,都是楊瀟故意營造出的一種假象。

楊瀟放任他在棋盤上佈局,這時的楊瀟卻在暗渡陳倉,楊瀟的暗中佈局他完全冇有看出來。

在當他洋洋得意以為贏了這場圍棋博弈之際,楊瀟猛然發起進攻,一招致命,完全出乎眾人預料。

“你竟然好深的心機!”樸俊賢猶如泄了氣的皮球般毛骨悚然道。

堂堂一代圍棋天才,居然被人牽著鼻子走,這說出去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楊瀟戲謔一笑:“心機?這兩個字用在我身上不太合適吧?棋盤猶如戰場,冇有心機,隻有運籌帷幄,你是高手我承認,如果我不製造一些幌子,你怎又會輕易上當?”

冇錯,楊瀟一開始在燭龍之眼幫助下便開始製造陷阱,給樸俊賢營造出一種他占了便宜的假象。

最終,樸俊賢輸了,輸的一敗塗地。

嘭!!!

樸俊賢攥緊了拳頭,他極為不甘心的一拳砸在了棋盤上,大量棄子灑落一地。

他的眼眸紅成一片,樸俊賢真是太不甘心了。

他這次來就是踢館的,欲將砸了中華棋盤的金字招牌,誰能料到半路殺出來一個楊瀟,令他功虧一簣。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你怎麼可能贏得了我?”樸俊賢氣急敗壞。

楊瀟戲謔道:“知道我為什麼贏得如此輕鬆嗎?”

“為什麼?”樸俊賢紅著眼眶問道。

楊瀟不厚道一笑:“雖說你有實力,但我有掛!”

什麼!有掛?

樸俊賢一聽,滿頭霧水。

現場中人一聽,同樣非常不解,有掛,難道楊瀟開掛了嗎?

是的,楊瀟開掛了。

燭龍之眼的開啟令楊瀟化腐朽為神奇,在燭龍之眼幫助下,楊瀟步步為營,早就位於不敗之地。

不過,眾人不知道楊瀟具備燭龍之眼,所以他們壓根不理解楊瀟這話什麼意思。

白元傑似乎想明白什麼了,他嘿嘿笑道:“樸俊賢,你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吧?楊小子的意思就是,他的實力淩駕於你之上,碾壓你千百倍,就跟玩遊戲開掛你了,你遠遠不是對手,隻能望其項背!”

“對,冇錯,就是這個意思!”葛休也附和道。

聽到白元傑的解釋,楊瀟哭笑不得。

他不是這個意思,是他真的有掛。

噗——

而聽到這些,樸俊賢氣的差點噴血。

蔑視,赤果果的蔑視!

淩駕於自己千百倍?

不帶這麼瞧不起人的好吧?

樸俊賢氣的渾身發顫:“可恨呐!原本我以為我能橫掃世界棋盤,卻冇想到自己最終居然敗在了一個無名小輩手中,可恨,真是太可恨了!”

“無名小輩?我是無名小輩?”楊瀟一聽,譏笑不已。

樸俊賢眯著眼看著楊瀟:“難道你不是無名小輩嗎?如果你不是無名小輩,為何之前我奔赴中華,卻冇聽聞過你的名頭?”

就在這時,葛休上前一步開口大喝,他姿態凜然,佈滿了濃濃傲氣。

“放屁!樸俊賢,你知道他是誰嗎?實話告訴你,楊瀟真實身份乃是...”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