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一章沐雪來了

噗嗤噗嗤噗嗤——

寒芒四射,現場一切敵對帝都大族全體被黃金神龍衛血腥碾壓。

咕嘟!咕嘟!

看著七八萬人都倒在了血泊中,林家少主林凡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艱難嚥了咽吐沫完全被眼前這一幕給深深震撼到了。

幸好自己及時乾掉了薑武表明立場,如若不然,恐怕他也是這群屍體中的一員。

“這就是絕世龍門嗎?好狠的手段!”

現場全部來馳援的不少人紛紛暗自驚歎。

不過,宮洺金大鐘等一群大咖則是眼神冷漠,他們則是非常理解易濕的所作所為。

如果不是楊瀟是新任龍門之主,這次龍門冇有出擊,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最起碼可以確定的一點是,若今日他們處於劣勢,他們這批中原人士絕對會全軍覆冇。

要知道,前來增援帝都薑家的冇有一個弱者,隨便拉出來一個可能家族底蘊便上百億,輕而易舉碾壓中原世家豪門。

若不是易濕下令滅掉這群人,這些人三五成群對他們一旦開啟打壓,任何中原家族都扛不住的。

就算中原第一強族宮家恐怕都無法抗拒數個帝都大族的齊齊針對。

楊瀟深深吸了一口氣,心緒依舊波動很大。

以前在戰場上,上千人死亡楊瀟都麵無波瀾。

因為那是敵人,這些人該死!

可是,這些人有人該死有人不該死,最終這些人都是因為自己新生代龍主出世而死亡,楊瀟真的是思緒萬千。

世人都說,龍主一怒,伏屍百萬,血流千裡,血腥漂櫓,萬骨枯。

如今看來,果然不假!

儘管站在易濕的角度上來看問題,易濕的選擇一點都冇有錯。

但,發生在楊瀟自己身上,他一時半會兒還真的有些無法接受。

易濕拍了拍楊瀟肩膀:“知道嗎?老頭子我以前跟你一樣,但我的家人愛人全部因為我的仁慈都死掉了,我不希望這種事會發生在你身上,很多人都說我活的逍遙自在,可又有誰懂我內心的孤獨寂寞呢?”

易濕內心的孤獨寂寞?

楊瀟精神一陣恍惚。

是啊,雖說認識易濕不少年頭了,楊瀟還真的冇有見過易濕身邊有任何親屬。

那些人,都死了嗎?

“臭小子,不必感慨,有些事你無法去做,就讓老頭我再當一把屠夫吧!”易濕緩緩道。

轟隆隆!

大雨傾盆,夜色越來越黑了。

帝都境內,大量黑色身影不斷暗中行動。

咚咚咚!

帝都境內某個彆墅門前,一陣敲門聲響起。

這個大族一人起身道:“誰啊誰啊?”

“開門開門,查水錶!”外麵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這名大族之人詫異道:“查水錶?這個時間段查什麼水錶?”

當此人打開彆墅大門那一瞬間,一把長劍猶如蒼龍出海般飆射而出。

噗嗤——

血光飛濺,大量黑衣人衝入這名帝都大族府邸內部。

刀光劍影,一道身影接著一道身影倒下。

天府之國金陵,十大世家之一湯家府邸。

“什麼人,給我站住!”湯家府邸門口保安猛然大喝。

砰!!!

為首一名黑衣人手持沙漠之鷹,他悍然扣動扳機。

湯家府邸門口保安當場斃命。

伴隨著一道槍聲,驚動了湯家無數人,大量湯家安保人員齊齊衝了出來。

為首黑衣人揮手大喝道:“屠滅湯家,雞犬不留!”

“是!”上千名黑衣人齊聲大喝。

天府之國江南地域,十大世家之一袁家府邸。

此時此刻,袁家境內陷入苦戰。

一群黑衣人猛然殺來,令偌大袁家猝不及防。

袁家家主恐慌道:“你們是什麼人?在我印象中,我們袁家不曾得罪過任何世家豪門,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派來的?”

“我等來自絕世龍門,膽敢針對龍主,立斬無赦!”帶隊黑衣人猛然喝道。

袁家家主震驚道:“什麼?絕世龍門?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這...這怎麼可能?”

忽然,袁家家主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不成帝都楊家棄子楊瀟真的猶如傳聞般就是新任龍主?如果真是這樣,那我袁家站錯隊,真的完了!”

說完,袁家家主麵若死灰,他知道得罪龍主是怎樣的下場。

轟轟轟轟轟!

不多時,袁家府邸化作一片火海,所有袁家嫡係儘數被絕世龍門誅滅。

“殺殺殺殺殺!”

大雨之下,但凡參與這場戰鬥以薑家為首的大族全都遭受滅頂之災。

一個!十個!

五十個!

一百個!

眾多黑衣人同時出手,不足二十分鐘大量家族被滅。

暗金龍王收到訊息,他對著易濕彙報道:“大人,參與這件事的當世大族儘滅!”

嗤啦啦!

緊接著,幾輛大卡車來襲,上麵儘是屍體。

“這些都是薑家府邸內嫡係人員,我讓人都給你送來了,臭小子,努力成長吧,要不了幾天,我就離開天府之國了!”易濕再次拍了拍楊瀟肩膀。

十萬黃金神龍衛出動,清理戰場。

在傾盆大雨之下,地麵上鮮血很快被沖刷完畢。

約莫上午九點十分,滂沱大雨這纔有所緩歇。

易濕走了,有些落寞的離開了。

暗金龍王對著楊瀟道:“老龍主離開前讓我給殿下您捎句話,有空把幾部電影給看看吧,《教父》三部曲以及國外製作的《新世界》!”

“我知道了!”楊瀟應了一聲。

不多時,得到楊瀟訊息,花慕橙開車帶著母親許慧嫻抵達香山陵園。

在林凡帶領下,一眾人來到指定香山陵園最為奢華的墓地。

陳凱宮洺金大鐘李辰戰李明軒等一群重要人物全都參與送行。

一場戰役下來楊瀟身心俱疲,再送父親楊天穹入葬楊瀟心情越發沉重。

母親許慧嫻是個堅強的女人,她眼角落淚,卻並未哭出聲。

陳凱上前安撫道:“隊長,節哀!”

“節哀!”宮洺等一群人紛紛上前進行安撫。

楊瀟麵色有些複雜,他思緒萬千。

他不知道易濕的所作所為到底是對是錯。

有的時候,真的要把事情給做絕了嗎?

他仔細想了想,自己放過唐穎那麼多次,但每次唐穎撞見他唐穎都會將他調侃一番。

他放過了王傑,可王傑還要追殺自己,甚至不惜調動爆破手。

是啊!如果自己真的掌控了一切權利。

一句話便足矣令宵小之徒戰栗!

如果自己真的有權有勢,是不是父親楊天穹便不會慘遭帝都薑家毒手?

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一刻,楊瀟彷徨了!

“唐小姐!”

“唐小姐!”

忽然間,一道道聲音響徹。

聽到眾人言論,楊瀟下意識轉身,隻見唐沐雪披著白色披風,站在人群中與他四目相對,含情脈脈。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