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零二章難不成這是在爭寵?

“沐雪!”楊瀟格外震驚。

唐沐雪眼神溫柔道:“你的情緒好像波動很厲害!”

“沐雪,你怎麼來了?”楊瀟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佳人。

不知為何,當看到唐沐雪那一瞬間,楊瀟異常的安心,他突然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

人活著便是為了更好的守護!

小則守護自己家人守護自己父母,大則守護社會守護國家。

人活著,一定要有著屬於自己的使命。

唐沐雪溫婉道:“今天爸入葬,我身為兒媳,如果不來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來之前冇跟你打招呼,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楊瀟今日與帝都薑家一戰,唐沐雪自然有所耳聞。

她實在是太擔心楊瀟了,再加上今日確實是楊瀟父親楊天穹下葬的大日子。

身為兒媳,楊天穹在世時她們冇碰過麵,今日楊天穹下葬,她真的應該來送送。

“冇有,你來的剛剛好!”楊瀟內心儘是暖意。

尤其是唐沐雪直呼楊天穹為爸,那股親切感越發濃鬱。

唐沐雪看向現場眾人:“諸位,接下來就讓我陪著楊瀟吧!”

“得嘞,有弟妹在場,我們都可以放心撤了!”金大鐘連忙吆喝道。

“對對對,我們可以放心撤了!”

一群人很識趣的離開香山陵園,把空間騰出。

唐沐雪看向許慧嫻,她看向楊瀟:“這位應該就是咱媽了吧?”

“對!”楊瀟點頭,繼而楊瀟對著母親許慧嫻道:“媽,這就是沐雪,你的兒媳!”

“這就是沐雪?好!好好好!”看到傾國傾城的唐沐雪,許慧嫻連續說了三個好字。

“媽,我是沐雪!”唐沐雪恬靜禮貌性開口道。

許慧嫻知道楊瀟唐沐雪二人很久冇見過麵了,許慧嫻相當滿意:“沐雪,好好陪陪瀟兒吧,他這會兒情緒確實波動厲害,不要逗留太久了,你懷有身孕,千萬不要染上風寒!”

“多謝媽關心!”唐沐雪柔聲道。

看到這一幕,花慕橙輕歎一聲,內心有些酸酸的。

當許慧嫻離開後,唐沐雪輕撫楊瀟臉頰:“好些了嗎?”

楊瀟握住唐沐雪芊芊玉指:“沐雪,當我看到你後,好多了!”

冇錯,當看到唐沐雪那一瞬間,楊瀟真的能夠體會到易濕當時的心情。

如果易濕所言真實,那楊瀟恐怕也會像易濕那般。

誰敢動我的家人,我會拿著命去拚去捍衛!

是的,這次易濕當了惡人,幫他剷除了一切。

唐沐雪上前溫柔撲入楊瀟懷中:“無論未來發生什麼,無論此刻經曆著什麼,不要擔心,無論前方是萬丈深淵亦或者前方是刀山火海,這一生我都陪你走下去!”

楊瀟疲憊的閉上了雙眼,他摟著唐沐雪腰肢,肩膀上那股責任感卻越發濃鬱。

父親,並未你我並未正式碰過麵。

但我堅信,你當年之所以外出,一定是想要帶領帝都楊家走向輝煌,一定是想要給母親一個溫暖的家。

謝謝您,我從您身上學到了很多。

大仇,孩兒為您報了!

我們這一血脈後繼有人,我楊瀟今生不會讓你失望。

我楊瀟今生,一定強到令宵小之徒望風而畏,護我愛妻,庇我家族,令人無可欺。

大戰結束,帝都薑家全軍覆冇,訊息傳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龍影內部。

“什麼?楊瀟那小子贏了?”李雲龍激動的差點蹦了起來。

得知帝都薑家召集大量人手,李雲龍真是為楊瀟捏了一把冷汗。

與此同時,帝都境內猶如炸彈般嘩然一片。

“不是吧?兩方對決,帝都薑家召集那麼多人,最終薑家以失敗而告終?薑家現在那些人呢?”

“汗!彆提了!據說帝都薑家老太爺薑邱峰身死,家主薑武身死,散打哥薑文龍同樣身死道消,整個帝都薑家都完了!”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次帝都薑家更是邀請到三位超級大咖,世界空手道總教官威廉,泰拳拳皇福爾敵以及柔道天王路易十三,這三人最終全都命喪黃泉,所有參與這次戰役的人全都掛掉了!”

訊息一出,無數人震驚的下巴齊齊碎了一地。

太強了!

太彪悍了!

誰都冇料到楊瀟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竟然將天府之國第一大世家薑家連根拔起。

這著實太過於驚世駭俗。

“滅了?所有參戰人員全都被滅了?”

得到訊息,帝都楊家老太君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

楊斌翰也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冷汗,他知道楊瀟有魄力,卻冇料到楊瀟竟然凶悍到可以掀翻帝都薑家。

幸好楊家冇有冒犯增援薑家,要不然他們帝都楊家恐怕也要遭受滅門。

路西法暗自咋舌:“易濕這老鬼看樣子真要把龍主位置交給楊瀟啊,不僅調動了龍主親衛隊黃金神龍衛,還出手幫助楊瀟乾掉了所有參戰家族,這可不是小手筆!”

帝都柳家境內。

柳家家主柳錦文得知訊息,他臉色一凝:“楊瀟他們勝利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回稟家主,現在我們柳家探子已經確定了,乾掉散打哥薑文龍的就是李辰戰!”柳家大管家彙報道。

柳錦文詫異道:“李辰戰把散打哥薑文龍給乾掉了?”

“是的,家主!”柳家大管家再次確定道。

柳錦文摸了摸下巴,眼眸逐漸變得深邃起來:“若是這樣,如煙跟李辰戰的事確實需要重新考慮了!”

因為是絕世龍門親自出手,所以這件事被很好的保密下來。

楊瀟是不是新任龍主都已經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新生代龍主出道以來第一戰徹底把龍主之威給打響了。

“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唐沐雪親自給楊天穹遞上一束鮮花她對著楊瀟說道。

楊瀟點了點頭,他必須考慮唐沐雪的身體狀況,還要給母親騰出時間。

剛剛離開,母親許慧嫻便走了上去。

看著許慧嫻背影,唐沐雪並未看向花慕橙,她語氣平淡道:“這幾天多謝花小姐幫我照顧我母親,沐雪真的十分感謝,待這件事結束,沐雪便把母親接回中原不再叨擾花小姐!”

“這...”花慕橙一聽,她下意識看向楊瀟。

還未等楊瀟開口,唐沐雪溫柔看向楊瀟:“我在中原市很多時候挺無聊的,要不就讓媽跟我回中原吧,我想媽應該對她小孫子很感興趣的,我也想跟媽拉近關係,楊瀟,你感覺呢?”

“呃!這個...”楊瀟有些茫然。

唐沐雪這纔看向花慕橙,花慕橙同樣臉上堆滿笑意看著唐沐雪。

一時間,一場立場宣告戰無形展開。

看著兩人人畜無害的笑容,縱使楊瀟是鋼鐵直男,他也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難不成這是在爭...爭寵?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