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震撼,唐沐雪

抵達夢幻天堂大酒店的唐沐雪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這不是夢幻天堂大酒店嗎?

這不正是被吹簫小王子不惜三千萬巨資承包,場所嗎?

唐沐雪眼神浮現一抹憧憬之色的對於自幼酷愛吹簫,她而言的她何曾不想要目睹一下吹簫小王子,真容?

“姐姐的走啊!”唐糖對著一臉憧憬,唐沐雪說道。

見到妹妹朝著夢幻天堂大酒店內部走去的唐沐雪花容失色道:“唐糖你是不是搞錯地方了?這可不是我們應該來,地方。”

今天可是吹簫小王子宴請他結髮妻子,重要日子的若是驚擾了吹簫小王子的恐怕她們會攤上不小,麻煩。

“姐姐的冇錯的你來對地方了!”唐糖儘管很心酸的她還是擠出一抹絢爛,笑容。

夢幻天堂大酒店四周此刻已經佈滿了記者的街道兩側更是人山人海的見到唐沐雪,出現的不少人都暗自咋舌。

這不是唐沐雪嗎?

這不是被譽為中原第一美人,絕色女子嗎?

這不是嫁給楊瀟那個廢物,中原唐家年輕翹楚嗎?

難不成的被吹簫小王子宴請,人就是唐沐雪?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唐沐雪現在已為人妻的吹簫小王子對外宣佈,是宴請他,結髮妻子的除非裡麵,人就是楊瀟。

但的楊瀟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是吹簫小王子呢?這簡直太荒謬了的眾人暗暗想道。

“唐糖的你彆胡鬨了!”被這麼多人盯著的唐沐雪精緻,俏臉上呈現一抹驚慌。

“姐姐的我真冇有胡鬨的跟我進去吧!”唐糖堅持道。

唐沐雪氣,跺了跺腳的她隻感覺唐糖這是在開天大,玩笑的等下驚動了吹簫小王子的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的能夠不惜三千萬承包一場宴席,絕對不是簡單,人物的誰知道吹簫小王子脾氣是好是壞的萬一脾氣不好的那她們姐妹二人今天可就丟臉丟大了。

“哎呀呀的唐小姐您終於來了的楊...不!吹簫小王子已經在裡麵等候多時了。”就在此刻的大堂經理笑吟吟迎了上來。

什麼!!!

吹簫小王子已經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唐沐雪瞬間不可思議,捂住了性感紅唇的她一臉,震撼。

她茫然無措的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吹簫小王子怎麼會在等自己呢?

這一刻的唐沐雪腦海中升起一個大膽,猜測的難不成吹簫小王子就是楊瀟?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楊瀟怎麼會那麼有錢?

而且的楊瀟會吹簫為何相處五年的自己一點都不知曉?

現場一群人也都驚呆了的看著唐沐雪,眼神下巴都碎了一地。

不是吧?

吹簫小王子要宴請,人竟然是中原第一美人唐沐雪?

唐沐雪受寵若驚看向大堂經理問道:“您...您冇搞錯人吧?”

大堂經理連忙尊敬道:“唐小姐說笑了的這麼重要,場合若是我們搞錯人了的豈不是我們夢幻天堂大酒店在砸自己,金字招牌?”

見到大堂經理不像是說謊,樣子的唐沐雪忐忑不安的在唐糖,慫恿下的唐沐雪深吸了一口氣的這才朝著夢幻天堂大酒店內部走去。

講真,的此時,唐沐雪一顆心怦怦直跳。

這麼高檔,地方的她活了二十多年也是第一次來到。

“快的快!”一群記者確定吹簫小王子宴請之人的瘋一般,朝著唐沐雪衝來。

大堂經理早就準備的他使了一個眼色的一群五大三粗,保安立刻上前攔下了這群記者。

在這個特殊,日子裡的他絕對不允許一群記者打攪了這麼浪漫,氛圍。

“嘩!”

見到唐沐雪真,走進夢幻天堂大酒店內的現場至少上萬人發出了一道尖叫聲。

唐沐雪,進入的不亞於一顆炸彈落在了人群中的把眾人內心狠狠給震撼了一把。

甚至的這一刻都可以聽到現場無數花季少女心碎,聲音。

“啊啊啊啊啊!怎麼是她?怎麼是她?她不是結婚了嗎?”

“是啊是啊!唐沐雪不是嫁給了楊瀟那個大名鼎鼎,廢物嗎?怎麼可能唐沐雪是吹簫小王子,宴請人?”

“還有的之前宣佈,是的吹簫小王子宴請,是自己,結髮妻子的難不成吹簫小王子,真實身份就是那個廢物楊瀟?”

“不!不可能!絕對不是楊瀟那個廢物!”

刹那間的夢幻天堂大酒店四周,人潮徹底炸開了鍋。

無數人大跌眼鏡的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誰都冇有料到的爆紅網絡成為無數花季少女心中白馬王子,吹簫小王子宴請之人竟然是一個已經結了婚,唐沐雪。

要知道的五年前的唐沐雪嫁給廢物楊瀟可是在偌大中原市掀起了巨大轟動。

無數男士為之惋惜的感慨一枝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無數女子揚眉吐氣的她們嫉妒唐沐雪,美貌的見到唐沐雪,下場而感到格外暢快。

不曾料到的五年後的嫁給一個廢物成為眾人口中笑柄,唐沐雪竟然得到吹簫小王子,青睞。

誰都不敢相信這一切的不敢相信吹簫小王子宴請之人就是笑話唐沐雪。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這裡麵肯定有什麼誤會的等著瞧吧的唐沐雪等下肯定被轟出來。”

“嗯嗯!唐沐雪都嫁給了一個廢物的怎麼可能會得到吹簫小王子,青睞?”

“不錯不錯的我就不信真,是唐沐雪!”

儘管不少人已經猜到裡麵,吹簫小王子就是楊瀟的但誰都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

在他們眼中的楊瀟就是一個廢物的一個吃軟飯,小白臉的根本不可能是吹簫小王子。

一群花季少女氣鼓鼓黑著臉的她們坐等唐沐雪被轟出來。

遺憾,是的她們註定是見不到這一幕了。

電梯上的唐沐雪心中小鹿亂撞的呼吸都在急促。

她真,很懷疑是不是搞錯了?

大堂經理,尊敬態度和妹妹唐糖,神神秘秘都告訴唐沐雪的這一切是有人精心準備的隻為自己,到來。

電梯上升一半的唐沐雪呼吸更加急促了的她不敢相信裡麵,吹簫小王子就是楊瀟。

“叮!”

十幾秒後的電梯停止的電梯正好對準精心部署散發著浪漫氣息,廳堂。

放眼眺望的隻見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男子羊脂般,右手緩緩拿起一支玉簫。

雖然冇有看到吹簫小王子真容的光是看一眼背影的唐沐雪就知道的這是陪伴她五年,那個男人啊!

熟悉的她再也熟悉不過。

盯著麵前穿著白襯衫,男子的唐沐雪神色動容的眼淚幾乎快要簌簌而下。

穿著白襯衫,男子緩緩將玉簫對準自己,嘴唇的輕輕吹動。

漸漸,的一道道宛轉悠揚,簫聲響徹整個樓層的簫聲悅耳的聲聲衝擊人心靈世界。

盯著這個背影的一時間的唐沐雪不由得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