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八十章是...是少爺人頭

“敢得罪我們,真是不知死活!”小太妹萍萍洋洋得意道。

好像他們乾掉楊瀟是做了一件多麼了不起的大事情。

然而,經常玩車的王傑則是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味道,他蹙眉道:“怎麼回事?我怎麼好像聽到了車子發動機的嗡鳴聲?”

“王少,你該不會是想多了吧?”一名紈絝子弟笑道。

“是啊王少,那小子完了,肯定是你想多了!”

就在眾人真的認為楊瀟完蛋之際,一輛通體黝黑的騎士十五世幾乎化作一道閃電從火海中衝了出來。

一名紈絝子弟見到這一幕,他忍不住失聲驚呼道:“快...快看,那小子冇死!”

“什麼?冇死?”

眾人一聽眼眸紛紛鎖定火海,隻見一輛騎士十五世真的從火海中殺了出來。

“怎麼回事?”王傑更是相當驚駭,他甚至看清楚了楊瀟臉上的濃濃殺意。

在眾人見證下,隻見騎士十五世迅猛朝著王傑小太妹萍萍撞來。

王傑跟小太妹萍萍驚悚極了,但如此近距離之下,他們二人完全冇有逃逸的可能。

砰砰!

下一刻,兩道身影被猶如霸王龍的騎士十五世狠狠撞在了身上,王傑與小太妹萍萍絕望的身影頓時被撞飛離地。

噗噗——

二人被撞飛那一瞬間,在空中齊齊噴了大口鮮血。

在空中他們眼眸渙散,臉上的濃濃驚駭之色揮之不散。

當落在地麵後,王傑跟小太妹萍萍稍微抽搐幾下,全都嘴角流出大量鮮血,他們瞪大了眼眸,殞命當場。

他們臨死前都冇料到楊瀟不僅冇被炸藥炸死,居然還殺了出來送他們歸西。

“不是吧?”看到瞬間死亡的王傑與小太妹萍萍,一群紈絝子弟全都嚇得頭皮發麻。

誰能料到楊瀟安然無恙?

誰能料到最後死的是王傑跟小太妹萍萍?

盯著已經死掉的二人,楊瀟一臉不屑:“真當騎士十五世是玩具車嗎?還爆破?哼!隻可惜,你對騎士十五世的實力一無所知!”

殊不知,騎士十五世車身采用防彈鋼板和玻璃前衛輪拱及保險杠,車窗和風擋由64毫米厚的防彈透明材料製成。

能夠抵擋北約製式射速820米/秒,口徑為7.62x51毫米的硬鋼核子彈,可抵禦15公斤tnt炸藥等級的攻擊,車輛底盤亦可承受手榴彈爆炸突擊。

騎士十五世是真的猶如裝甲車,用這種普通的爆炸裝置去爆破騎士十五世,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咣噹——

下一刻,楊瀟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他的眼神異常犀利,好似猛禽在鎖定獵物般極度駭人。

“大...大哥你要做什麼?”一名紈絝子弟顫聲問道。

王傑跟小太妹萍萍都被楊瀟給活生生撞死,他們徹底怕了楊瀟。

說白了,他們骨子裡就是一群紈絝子弟,哪裡敢觸犯楊瀟威嚴。

楊瀟寒聲道:“都給我過來跪下,違令者,殺無赦!”

言語落下,楊瀟體內一股盎然殺意激盪。

原本就是一個小插曲,誰能想到最後非得見血。

楊瀟不想讓唐糖看到自己血腥一麵,誰知最終還是看到了。

“跪...跪下?”一群紈絝子弟徹底傻眼了。

不過,感受著楊瀟身上盎然殺意,他們嚇得渾身哆嗦,完全不敢抗拒齊刷刷跪在了楊瀟麵前。

楊瀟掃視一眼眾人,眾多紈絝子弟全都腦門冒著冷汗。

楊瀟寒聲質問道:“剛纔誰讓爆破的?”

“誰爆破的?”一群人目光全都集中在劉赫身上。

楊瀟鎖定劉赫:“你乾的?”

“不...不是我,都是王傑,不,是王傑那個王八蛋讓我乾的,大...大哥,我也僅僅是奉命行事!”劉赫差點哭了出來。

確定是此人乾的,楊瀟眼眸一寒,一腳踹在了劉赫胸膛之上。

劉赫萬萬冇想到楊瀟出手會如此迅猛,他被一腳踹在胸膛之上,整個身軀頓時癱軟在地。

劉赫胸口一悶,嘴角溢位大量鮮血,而眼眸則是逐漸黯然無光,最終化作永恒。

嘶!!!

看著楊瀟一腳滅了劉赫,眾多紈絝子弟紛紛倒吸冷氣,內心更加恐懼。

滅了劉赫,楊瀟心中的惡氣這才消散不少。

無論這劉赫是不是受了王傑指使,隻要是他安排的爆破,那此人就該死。

若他開的不是騎士十五世,就算跑車也將被引燃炸裂。

在方纔那種情況下,楊瀟勉強能自保,而唐糖絕對死於非命。

如果今天這劉赫不死,楊瀟真是無法嚥下心頭這口惡氣。

“你們好自為之,再讓我碰到尋釁滋事,王傑的下場就是你們的下場!”楊瀟寒聲嗬斥。

“是是是,是是是!”一群紈絝子弟麵色發白點頭如搗蒜。

震懾一番紈絝子弟,楊瀟這纔開車把唐糖送到了帝都藝術學院。

楊瀟真是思緒複雜,今天讓唐糖看到了那麼多不應該看到的,不知道自己這些會給唐糖帶來怎樣的衝擊。

唐糖根本不在乎今天發生了什麼,她隻在乎楊瀟對她的態度。

“要走了,你就冇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唐糖委屈的看向楊瀟。

楊瀟遲疑了一下,他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但看著唐糖委屈的麵孔,楊瀟咬了咬牙還是開口道:“小丫頭,願你此生得善待,有人愛也有人愛!”

“有人愛也有人愛嗎?”唐糖重述了一遍。

品味了一下,唐糖內心更加苦澀,她忽然抓住了楊瀟右手,在手腕地方狠狠咬了一口。

“唔!”被唐糖一口咬在手腕,楊瀟吃痛。

不過,楊瀟並未進行阻攔,他知道唐糖心情需要宣泄。

大概維持十幾秒,唐糖這才紅著眼眶鬆開了楊瀟,而楊瀟手腕已經浮現一道殷紅印記。

唐糖看著楊瀟:“你應該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咬吧?楊瀟,我要讓你記住,曾經有個女孩子喜歡過你,以後見到這個印記便讓你想起我,我走了,你不要跟過來!”

言語落下,唐糖果斷轉身,眼淚再也忍不住簌簌之下。

楊瀟,我的城,在等你,你不來,我便始終一人!

如果有朝一日有可能,希望你能來,讓這一切,塵埃落定。

盯著唐糖背影,楊瀟一臉苦笑,他是真的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麵對唐糖這小丫頭。

這個時候,帝都薑家境內。

薑家大管家滿頭冷汗抱著一個精美禮物盒來到薑老太爺薑邱峰與薑家家主薑武麵前。

薑武看到這一幕問道:“怎麼回事?臉怎麼那麼蒼白?這是什麼?看了嗎?”

“回稟家主,看...看了!”薑家大管家艱難嚥了咽口水。

看著大管家的異樣,薑武蹙眉道:“看了?是什麼讓你如此驚慌?”

“嗯?有血液的味道?這裡麵到底是什麼?”薑老太爺薑邱峰眼眸一寒。

薑家大管家再次嚥了嚥唾液,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無儘的恐懼。

“回稟家主回稟老太爺,盒子內是...是少爺人...人頭!”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