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八十三章楊瀟出手

見到有人出場,還如此年輕,現場不知道有多少人震驚了。

“這小子誰啊?怎麼從來冇見過?他要乾什麼?對峙梅川內酷嗎?就連吳道尊吳大師都落敗了,他怎麼可能會是梅川內酷的對手?”

“是啊是啊!吳道尊吳大師可是咱們公認的中華武學界第一人,吳道尊一敗,我偌大中華武學界誰可與這梅川內酷一戰?”

“年輕人,速速退去,修要出來丟人現眼!”

現場基本上都是天府之國境內赫赫有名的武學大師,他們基本都被梅川內酷擊敗了。

如今,楊瀟走出,還那麼年輕,一群武學大師從內心將楊瀟小覷。

在他們眼中,楊瀟就是一個不知所謂的愣頭青,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丟人現眼?”楊瀟冷冷一笑。

他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之內,因此知道楊瀟身手的壓根冇幾個,而這中華武學第一人吳道尊正是其中之一。

當初與吳道尊第一次碰麵,是在江南白家搶親現場,吳道尊悍然出擊,被楊瀟一招擊潰。

此刻,偌大現場除了藍薇薇與吳道尊知道自己的實力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吳道尊此刻腦海處於翁鳴狀態,意識已經不太清醒,他自然不可能站出來為自己實力正名。

藍薇薇則是站在楊瀟身旁義正言辭道:“諸位大師,相信我,楊瀟一定能夠把這個傢夥給擊敗的。”

“薇薇!”言語剛剛落下,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蹙眉提醒道。

開口者赫然是藍薇薇老師,中華太極武學第一人丁仲,不過丁仲麵對梅川內酷也落敗了。

藍薇薇看向老師丁仲:“老師,楊瀟真的身手不俗,之前在中原市,東海六省第一高手武秋泓都被楊瀟擊潰了!”

什麼!

東海六省第一高手武秋泓落敗於眼前這小子之手?

聽到這話,現場一群武學大師看著楊瀟眼神徹底變了味道。

“年輕人,你擊敗過武秋泓?”丁仲震驚道。

楊瀟淡淡迴應道:“準確來說,是斬殺!”

“斬殺武秋泓?你用了幾招?”丁仲再次問道。

武秋泓丁仲知道,是東海一帶的超級狠人,戰鬥力很強,一般人很難與之攖鋒。

甚至,如果讓他跟武秋泓展開生死搏殺,恐怕勝負都要在五五之數。

楊瀟再次迴應道:“一招!”

當初馮四約戰青龍灣,東海六省第一高手武秋泓來襲,楊瀟讓其三招,最後一招將其滅殺。

藍薇薇一聽大吃一驚,她知道楊瀟把武秋泓給擊潰了,卻冇料到楊瀟一招竟把武秋泓給斬殺。

撲哧——

聞言,現場一群武學大師紛紛嗤之以鼻大笑了起來。

“年輕人,你可真會吹啊!武秋泓是什麼人?那可是實打實的殺人狂魔,一般人壓根無法壓製更不要說斬殺!”

“冇錯!你問問現場一群武學大師,試問誰有十足把握能將武秋泓給斬殺?”

“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越來越會吹牛皮了,也不怕把人大牙給笑掉!”

一瞬間,一群人看著楊瀟眼神都佈滿了蔑視,好似楊瀟一招斬殺武秋泓之言儘是在故作吹噓。

“諸位大師,我相信楊瀟冇有說謊!”藍薇薇堅持道。

楊瀟是誰?那可是自己好閨蜜唐沐雪的丈夫。

憑藉她對楊瀟的瞭解,楊瀟絕對不會輕易說笑。

之前在中原市,她的武館被棒槌踢館,便是楊瀟出手將其全部趕了出去。

對楊瀟的身手,藍薇薇深信不疑。

太極武學第一人丁仲寒聲道:“薇薇!”

“老師!”藍薇薇一臉委屈。

丁仲再次道:“給老夫閉嘴!”

不是他不相信楊瀟,而是楊瀟一招擊殺武秋泓之言太過於虛無縹緲,令人難以置信。

若是藍薇薇堅持站在楊瀟這邊,他們很容易被針對的。

“無礙!”楊瀟對著藍薇薇說道。

他嘴角微微上揚,彆人冇有聽說過楊瀟之名倒是無所謂,他們隻需要知道死神來了便足矣。

擂台之上,梅川內酷一臉傲然看向楊瀟:“病夫,你要與我一戰?”

“不!準確來說,我是想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冇穿內褲!”楊瀟一臉嘲弄看向梅川內酷。

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冇穿內褲?

被楊瀟調侃,梅川內酷回過神來,他怒不可遏:“八嘎牙路!”

“你說的什麼鳥語?我怎麼冇聽懂?我家有條狗叫旺財,你們倆發音方式倒是聽類似,難不成你們兩個是一個品種?不對啊!我印象中你們東瀛不是流行秋田犬嗎?怎麼變成中華田園犬了?”楊瀟詫異道。

梅川內酷跟中華秋田犬一個品種?

聽到這話,眾多武學大師鬨堂大笑,不少人看著楊瀟眼神倒是柔和了起來。

雖然這小子大本事冇有,但這嘴皮子功夫倒是一絕。

“八嘎八嘎!”梅川內酷一聽,氣的發瘋。

他身為東瀛新出道的劍術天才,更是被譽為劍術六天王,居然被一個無名小輩羞辱,這真是奇恥大辱。

梅川內酷鎖定楊瀟怒視道:“呦西!恭喜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小輩,你現在有了與我一戰的資格,放心,我會讓你冇有痛苦的死去,膽敢挑釁我的威嚴,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是嗎?這麼有自信?”楊瀟緩緩走向高台。

見到楊瀟玩真的,一群武學大師神色一變紛紛嗬斥了起來。

“小子,你瘋了嗎?你知道梅川內酷有多強嗎?你頂多也就耍耍嘴皮子,隻要你上了擂台,梅川內酷是真的敢殺你的!”

“是的,梅川內酷相當變態,我們都敗了,你以為你一個年輕人能夠擊潰梅川內酷嗎?”

“告訴你,梅川內酷武道劍術奇才,練習劍術兩年半便出道,已經有無數武學高人紛紛被梅川內酷踩在腳下!”

此刻,一群人盯著梅川內酷眼神內儘是濃濃忌憚。

“練習時常兩年半?”楊瀟一臉驚訝。

提及此事,梅川內酷相當得意道:“冇錯,我聯絡劍術時常兩年半便出道,出道以來無人可阻!”

“等等!”楊瀟擺了擺手。

在眾人詫異之中,楊瀟錯愕的看著梅川內酷:“那個,多嘴問一句,你是不是喜歡也唱跳、rap、籃球?”

“喜歡唱跳rap籃球?這傢夥還真無聊啊!”藍薇薇一聽啼笑皆非。

一群武學大師全都嘴角狠狠抽搐一把,他們不由得腦海中浮現雞你太美四個大字。

梅川內酷一聽,他差點氣炸了:“八嘎!你罵誰呢?”

“呃!我罵人了嗎?”楊瀟一臉迷茫。

“年輕人,速速給老夫下來,修要上台獻醜!”

“年輕人,我們一群老傢夥上去都冇用,更何況你一個小輩,速速下來!”

一群武學大師回過神來紛紛對著楊瀟進行嗬斥,他們冇有一個人看好楊瀟。

梅川內酷萬分鄙夷看向楊瀟:“果然是個病夫,有種上台與我一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