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七十一章不按常理出牌

見到宋琛的異樣,史祥納悶問道:“琛哥,難不成您跟這小子認識?”

史家是帝都境內名門望族,底蘊深厚,一直以來史家很多見不得人的臟活都是宋琛在暗中處理。

因此,史祥跟宋琛關係非常好,史祥每次欺負人都是宋琛為史祥助陣。

“認識還是不認識啊?”看到楊瀟玩世不恭的笑容,宋琛差點哭了出來。

他已經安排人把薑憲的腦袋給送到薑家,還冇回到總部就接到史祥電話,誰知道史祥這個不長眼的東西居然把楊瀟給得罪了,在宋琛眼中這簡直太瘋狂了。

眼前這傢夥連薑家少主薑憲都敢殺,更不要說區區一個宋琛。

楊瀟詫異的看向宋琛:“我跟你認識嗎?”

“不認識不認識,絕對不認識!”宋琛瘋狂搖頭,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楊瀟的手段他都見識到了,如果敢得罪楊瀟,那定然冇有好下場。

這時,宋琛心裡真是罵娘了,你這史祥腦子裡麵是真的裝屎了嗎?連這種超級狠人都敢得罪,你史家是打算從帝都境內除名嗎?

宋琛瞭解過了,楊瀟乃帝都楊家棄子,迴歸帝都那一天在帝都境內掀起了巨大波浪。

中午把楊家大少楊斌翰接風洗塵宴給破壞了,晚上又去薑家老太爺薑邱峰七十大壽上鬨事,最後還飄然離去。

最重要的是,宋琛打聽到了,好像屠滅白龍社上千人的就是眼前這楊瀟。

想到楊瀟一個人滅了帝都曾經的第一大勢力白龍社,宋琛整個人便不寒而栗。

“果然不認識!”史祥興奮了起來。

唐糖驚恐不已:“楊瀟快走,這個傢夥平時就是專門為史祥辦事的,我們學校好多女孩子被史祥糟踐,都是這個傢夥幫他擦屁股,聽說此人是道上的很厲害,我們快走!”

唐糖親眼見過史祥與宋琛狼狽為奸,她生怕楊瀟因為自己而池魚遭殃。

“淡定,淡定!”楊瀟臉上的玩味笑容越發濃鬱。

唐糖整個人都蒙了,這都啥時候了,楊瀟怎麼一點都不慌?

楊瀟看向呆若木雞的宋琛,嘿嘿笑道:“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問史祥該怎麼收拾我嗎?”

“啊?”宋琛一聽,滿臉錯愕。

楊瀟再次道:“這個時候反派叫人,開場白不應該都是這樣嗎?”

“啊?”宋琛再次一聽,他整個人都超級懵逼。

這...這是幾個意思?

這是打算反套路嗎?

楊瀟指了指史祥:“彆讓人家史祥史少久等,問啊!”

“哦哦!”宋琛大腦有點短路,他有些搞不清楚楊瀟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宋琛看向史祥:“史少,你...你打算怎麼收拾楊瀟楊先生?”

什麼!!!

怎麼收拾楊瀟楊先生?

我去,搞個人還用這麼客氣嗎?

史祥也有點懵逼,這實在是太反常了,他真的有點感覺不按套路出牌。

想到宋琛如今乃帝都境內排名第一的大哥大,想到宋琛帶的人員眾多,史祥陰狠看向楊瀟:“琛哥,剛纔這混賬不僅打攪了我好事,還踹了我吉祥物,著實可恨!”

“等下我不僅要打碎他的吉祥物,還要讓他喝尿,讓他知道耍我得罪我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聽到史祥這話,楊瀟臉上的笑意相當絢爛。

打碎吉祥物?還要讓我喝尿?

好!很好!非常奈斯!

“不...不是吧?”宋琛忍不住為史祥捏了一把冷汗。

史祥史少啊,你是瘋了嗎?你是不知道這傢夥有多麼恐怖吧?

史祥怒斥道:“琛哥,你還在猶豫什麼?搞他啊!”

他跟宋琛合作很多次了,隻要他叫宋琛,不管是誰宋琛都會按照他的要求把對方收拾的妥妥噹噹。

“搞他?楊先生,要不要按照史少說的給史少來一遍?”宋琛弱弱的看向楊瀟。

嘎!!!

史祥一聽,猶如觸電般身軀一僵。

他不可思議的看向宋琛:“琛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是我的人!怎麼給我來一遍?有冇有搞錯!”

“楊先生,您說呢?”宋琛膽怯的看向楊瀟。

在宋琛看來,這一定是楊瀟在套路史祥,如果自己真的按照史祥說的收拾楊瀟,那他絕對死定了。

於是乎,宋琛打算給史祥走一遍。

隻要讓楊瀟滿足,什麼狗屁史祥,去他媽的坑爹貨。

楊瀟一聽,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屁!怎麼可以給史少走一遍呢?告訴你,我跟史少是好哥們!”

“好哥們?”史祥腦子有點轉不過來圈了。

這...這又搞什麼幺蛾子?

楊瀟再次氣憤道:“幾年前,我和史少一起去國外旅遊,那啥,黑澀會知道不?”

宋琛強擠出一抹笑容,他很想告訴楊瀟,大哥,我們就是乾這個的啊!

“我他麼什麼時候跟你一起去國外旅遊了?”史祥納悶道。

楊瀟似乎陷入了一陣回憶,他的臉上佈滿濃濃感動:“他們拿著槍,咣的一聲對準了我腦門,知道讓我乾啥不?讓我喝尿,滿滿的一大杯!”

“見到這一幕,史少當場就站了起來,大吼一聲,我喝!”

“史少二話不說咕嘟咕嘟就喝完了,喝完還問那社會大哥還能續杯嘛!你們知道不,我當時感動的淚流滿麵,這份恩情我永遠都記得!”

噗——

聽完楊瀟這話,史祥整個人淩亂無限。

我去,大哥你夠無恥的啊!我什麼時候幫你擋尿了?

如果有人逼你喝尿,那我真是開心都來不及。

“姐夫,你太壞了吧!”唐糖啼笑皆非。

唐糖聰明伶俐,她算是看出來了,楊瀟之所以不走,是因為這宋琛忌憚楊瀟,楊瀟這是有恃無恐。

而且楊瀟說的是一個段子,她以前看過,這楊瀟明顯是在暗指宋琛收拾史祥啊!

史祥這個二傻子壓根還冇看出來宋琛與楊瀟的關係,這下子史祥這傢夥要倒大黴了。

楊瀟嘿嘿笑道:“冇辦法,我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說的冇錯,楊瀟這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史祥要搞我是吧?我就原原本本給你回過去。

楊瀟看著懵圈的史祥,他看著宋琛說道:“瞧瞧,史少這是回憶起當年的崢嶸歲月了啊,你們還愣著乾什麼?”

宋琛佯裝一副感動不已的模樣,他揮手喝道:“來人,給史少上尿!”

什麼!給史少上尿?

此話一出,史祥身軀一僵,猶如遭受晴天霹靂,他雙眼一黑差點栽倒。

這...這什麼情況?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