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六十四章就這麼簡單,就這麼so-easy

“哪裡來的炸裂聲?”薑憲一聽,一臉狐疑。

突然,一名導購員猶如見了鬼般指著楊瀟剛拍過的擋風玻璃急促道:“少...少主,快看防彈玻璃,快看防彈玻璃!”

什麼!!!

防彈玻璃?

這時眾人纔回過神來目光齊刷刷鎖定在楊瀟拍過的防彈玻璃之上。

在眾人齊齊注視下,隻見防彈玻璃不斷髮出詭異聲響,一道裂紋從中央地帶朝四麵龜裂,猶如密密麻麻的蜘蛛網般。

哢嚓!哢嚓嚓!

砰的一聲,在眾人見證下最終整塊防彈玻璃全都碎裂了,化作大量碎片灑落一地。

“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

見到防彈玻璃真的碎裂了,現場眾人差點把眼珠子都給瞪了出來。

碎了?防彈玻璃竟然真的碎了?

一招,這傢夥真的一招就碎了防彈玻璃?

不少人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他們揉了揉雙眼,看著碎掉的防彈玻璃紛紛陷入失神狀態。

薑家少主薑憲好似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他嘴巴都化作了“o”型,下巴當場碎了一地。

看著傻掉的眾人,楊瀟淡笑一聲:“薑公子說得對,做人嘛就要願賭服輸!”

“冇錯,薑憲公子,我說你給我們送福利你還不信,這下懵圈了吧?哈哈哈哈!”陳凱嘿嘿笑道。

楊瀟的內力比他還要雄厚,當人類不斷打破自身極限之際,是可以運用內力擊破堅不可摧的物品。

聽到楊瀟陳凱的聲音,薑憲眼神呆滯,他隻感覺這一瞬間心中無數頭羊駝一陣狂奔。

楊家棄子楊瀟居然真的一巴掌把防彈玻璃給拍碎了?

這...這他麼是在開國際玩笑吧?

而且,他還是那麼輕輕一掌,防彈玻璃就碎了?

不科學!這絕對不科學!

薑憲哪裡肯服輸,他瘋狂嘶吼道:“作弊,你們作弊,這防彈玻璃肯定事前被你們動了手腳!”

“薑公子,車行是你們家的,我們在你薑家車行動手腳,你這是要打我們臉呢還是要打你們薑家自己的臉呢?”楊瀟質問道。

薑憲不服氣,他深吸了一口氣鄭重道:“不可能!這裡麵肯定有貓膩!這肯定是搞錯了,這絕對不是防彈玻璃!”

想要讓他認輸,門都冇有!

“不是防彈玻璃?”楊瀟譏笑不已,他指了指一旁的錘子:“不信就自己來試試啊,現場有錘子,如果薑公子能夠拿錘子錘出來一個印記就算這防彈玻璃有問題如何?”

“媽的,你能一招拍碎這玻璃,我他麼也能!”薑憲氣鼓鼓說道。

他就納悶了,這防彈玻璃什麼情況?難不成是紙糊的那麼不堪一擊?

陳凱扯著嗓門吆喝道:“諸位請瞪大眼眸,薑家二傻子要表演了,要展開真正的表演了!”

“你們兩個修要得意,瞪大你們的狗眼瞧好了!”薑憲陰狠喝道。

來到路虎攬勝防彈玻璃麵前,薑憲深吸了一口氣,不斷蓄力。

在一群人見證下,薑憲蓄力完畢,猛然揮手一巴掌狠狠拍在了防彈玻璃之上。

楊瀟能輕而易舉拍碎防彈玻璃,薑憲相信自己也能成功。

啪!!!

在眾人注視下,薑憲使出渾身解數一巴掌拍了下去。

然而,令人期待巴掌碎防彈玻璃的場景並冇有見到,而薑憲本人則是臉色有白裡透紅不斷漲紅。

嗷嗚!!!

下一刻,薑憲哀嚎一聲,整個人痛的都蹦了起來。

定睛一瞧,一巴掌下去薑憲右手都快腫成紅燒豬蹄了。

“我擦!”見到薑憲慘狀,不少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哈哈哈哈哈哈!”陳凱放聲大笑道。

楊瀟也樂了,這薑憲還真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啊!

自己能拍碎防彈玻璃靠的全是內力,誰知道這薑憲非得用人力欲將拍碎防彈玻璃。

這不是冇事找事尋刺激嗎?

常人都知道,就算普通的車玻璃也相當堅固,人力是很難打碎的,更不要說是防彈玻璃。

見到楊瀟陳凱笑了出來,薑憲漲紅著臉不服氣道:“我不信,我不信你能打碎防彈玻璃,我就不能,我就不信這個邪!”

說著,薑憲強忍住手掌痛意,揮手抄起來一側錘子。

咣噹咣噹咣噹——

在眾人注視下,薑憲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拎著鐵錘往防彈玻璃上猛砸。

薑憲砸了幾十下,他砸的汗流浹背,防彈玻璃愣是冇有絲毫痕跡。

這下子眾人徹底無法淡定了,他們一個個看著楊瀟眼神猶如看著怪物般。

“怎麼回事?難道這防彈玻璃一點問題都冇有,這傢夥是真的一巴掌把防彈玻璃給砸碎了?”

“好...好像隻有這個可能性了!畢竟薑憲公子連番猛砸都無濟於事!”

“我滴神呐!這怎麼可能啊!憑藉人力巴掌碎防彈玻璃,說出去誰信呐!”

雖說一群帝都名流很難相信這一切,但卻又不得不承認楊瀟真的一巴掌把防彈玻璃給擊碎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拎著鐵錘氣喘籲籲的薑憲滿臉不甘道。

楊瀟也不打算繼續僵持,他看向薑憲戲謔道:“薑憲公子,做人呢要講究信譽,彆說話跟放屁一樣不作數,輸了就是承認,捱打就要立正,現在你還有何話要說?”

“不服,我他麼就是不服,有種你再給我打碎一塊防彈玻璃試試!”薑憲嘴硬道。

如果他願賭服輸,不僅要搭進去兩輛豪華越野車,還要給楊瀟跪下叫爺爺,源自帝都楊家那份骨子裡的驕傲不容薑憲認輸。

同樣,薑憲也不認為楊瀟真的能打碎防彈玻璃,剛纔一定是意外,絕對是一場意外。

楊瀟看著薑憲投去了一個關懷智障的眼神:“不服是吧?好啊!瞧好了!”

啪!!!

在無數雙眼睛注視下,楊瀟再次出手。

哢嚓!

哢嚓嚓!

下一秒鐘,車窗防彈玻璃轟然炸裂。

“不服是吧?薑憲薑公子,瞧好了!就這麼簡單,就這麼so-easy”楊瀟玩味一笑,再次出手。

啪的一聲,哢嚓,卡擦擦,第三塊防彈玻璃同樣轟然炸裂。

“這...這怎麼可能?”

盯著連續三塊防彈玻璃被楊瀟輕而易舉拍碎,薑憲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他愣在原地無限淩亂。

而現場眾人則是一個個張大了嘴巴,他們內心更是震驚的無以複加。

霎時間,一雙雙眼睛鎖定楊瀟目光相當呆滯。

好似再說,這...這傢夥還是個人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