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八章老太君,你可知罪

“滾開!”楊瀟冷眼嗬斥道。

帝都楊家終究是父親的根,除非這群不長眼的東西不打算活了,楊瀟纔會將整個帝都楊家斬草除根。

咕嘟!咕嘟!

感受著楊瀟渾身殺意,一群帝都楊家之人紛紛艱難嚥了咽吐沫。

方纔,在他們眼中楊瀟就是一個卑微的賤種,他們可以肆意拿捏。

如今,楊瀟猶如一尊死神,隨時可以剝奪他們全體性命,這令一群帝都楊家勢利眼徹底驚恐了。

一群楊家嫡係紛紛攥緊了手中管製刀具,他們警惕的看著楊瀟,生怕楊瀟對他們展開反撲。

踏踏!

楊瀟上前一步,一群帝都楊家之人嚇得亡魂皆冒身軀踉蹌後退。

楊瀟目光鎖定一人質問道:“我父親屍身在哪?”

“不...不知道!”這名帝都楊家嫡係又驚又怒看著楊瀟。

嗖——

此人言語剛剛落下,楊瀟手中戰劍化作一道寒芒,直接將此人腦袋爆掉。

嘶!!!

見到楊瀟一言不合便殺人,一股楊家嫡係隻感覺自己身上血液都在這股龐大氣場下快要凝固了。

楊瀟看向眼前眾人:“我再問一遍,我父親屍身在哪?若爾等再不答,死!”

伴隨著一個死字落下,好似一擊重錘狠狠落在了一群帝都楊家人心頭,這令他們驚恐不已。

“家...家主屍身就在後院廢棄廚房!”

“對對對,家主屍身就在後院廢棄廚房!”

一群帝都楊家人連忙點頭,他們徹底怕了楊瀟,他們盯著楊瀟靈魂都在發顫。

得知父親屍身下落,楊瀟不再理會這群帝都楊家之人,他徑直朝著後院廢棄廚房走去。

縱使多年不再楊家,但楊家每條道路楊瀟都記得一清二楚。

來到後院廢棄廚房地帶,楊瀟眼眸浮現一抹血絲。

當年,他跟母親被老太君楊斌翰壓製,就住在這廢棄廚房之中。

不曾料到,父親楊天穹屍身被送回帝都楊家,老太君他們居然再把父親屍身給放置這裡。

一股熊熊怒火洶湧而出,他真是把老太君憎惡到了極致。

這種自私自利的老頑固,根本冇有資格當一個母親!

這種自私自利的老頑固,根本冇有資格當他奶奶!

一腳踹開廢棄廚房大門,楊瀟進入其中,隻見一個麻袋裡麵一道身影,身影腦袋則是露在外麵,徹底失去了生息。

此人與楊瀟有八分相似,此人正是楊瀟親生父親一代天驕楊天穹。

盯著眼前之人,楊瀟痛徹心扉。

麵前之人滿是滄桑,鬍子拉碴,額頭上佈滿了白髮,臉上一陣淤青,咽喉部位血跡已經凝固。

顯而易見,這些年來楊天穹遭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與折磨。

按道理而言,父親今年應該才四十多歲,風華正茂的年齡。

但看著父親,楊瀟隻感覺眼前根本不是一個四十多歲人應該有的樣子,父親更像是六七十歲老人應有的滄桑。

“這樣也好,解脫了!”楊瀟自嘲一笑。

他看得出來父親這些年來精神崩潰,遭儘了煉獄般的折磨。

與其生不如死痛苦活著,不如死去解脫。

而且,楊瀟看得出來,父親楊天穹手筋跟腳筋各大部位都被挑斷,就算父親還活著,跟廢人無異。

他知道父親年輕時一代天驕,縱使被解救出來,恐怕也難以承受這般重大打擊。

“走了,孩兒接您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楊瀟鼻子一酸,扛起父親楊天穹屍身朝著帝都楊家外麵走去。

踏踏踏踏!

此時此刻,越來越多帝都楊家精銳打手與大量帝都楊家嫡係將後院團團包圍。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頭加起來恐怕最起碼有四五百人。

其中,高地不乏有狙擊手正在對準他的腦袋,人群中不少人拿著武器隨時扣動扳機。

楊瀟眼神佈滿了淡漠:“怎麼?今日我要帶著我父親屍身走,爾等還敢攔截?”

見到父親慘狀,被帝都楊家中人無情對待,楊瀟真是恨不得殺儘這群無情無義的楊家人。

“楊瀟,速速束手就擒,速速跪下給我懺悔!”一名中年指著楊瀟鼻子怒斥道。

“賤種,你在猶豫什麼?看看現場有多少人,看看現場有多少武器,你感覺你能冒著槍林彈雨殺出重圍嗎?”

“冇錯,賤種,速速放下家主屍身跪下懺悔!”

一群帝都楊家嫡係紛紛怒目而視,他們一個個真是恨不得立刻把楊瀟扒皮抽筋,讓楊瀟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楊瀟輕蔑一笑:“你們以為就憑你們這群鼠輩便能阻攔我離去嗎?一群井底之蛙之輩,爾等焉知我強大?”

言語落下,楊瀟手持戰劍,殺意沖天,徑直朝著前方離去。

見到楊瀟發飆,一群帝都楊家之人全都嚇壞了,他們生怕楊瀟掀起一場屠戮。

“開火,都給我開火,滅了這個賤種!”為首帝都楊家之人歇斯底裡怒吼道。

一群帝都楊家手持武器之人,他們瞬間對準楊瀟欲將把楊瀟射殺。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老態龍鐘的聲音響起:“統統給老身住手!”

下一秒鐘,帝都楊家老太君蒼老身影出現。

安頓好楊斌翰,老太君這才趕了回來。

楊瀟如今具備的實力太可怕了,雖說她跟楊斌翰立場不和,但在如此強大的楊瀟麵前,他們不得不同氣連枝。

因此,老太君與楊斌翰達成共識,一致把槍口對準楊瀟。

誰能料到,剛剛回到家族,楊瀟竟殺了進來,大量楊家嫡係慘死。

“老太君!”為首楊家之人尊敬道。

“老太君!”一群人紛紛尊敬喝道。

楊瀟看向麵色威嚴的老太君,他譏笑一聲:“我還以為你鑽到地縫藏起來了!”

“神風大酒店讓老身落了顏麵,現在又闖入楊家殘害同族,孽障,你可知罪?”老太君看向楊瀟寒聲嗬斥道。

被老太君嗬斥,楊瀟嗤笑一聲:“我殘害同族?彆搞笑了!你問我可知罪,我問你,當年我跟我母親被全族欺壓,我父親當年下落不明你不去追查,如今我父親身死你卻不下葬不讓我父親安寧!”

“老太君,現在我含恨歸來,試問,你可知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