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三章巔峰對峙

“終於現身了嗎?”就在黑衣身影悍然出手那一瞬間,楊瀟抖了抖耳朵身軀瞬間一百八十度急轉。

砰!!!

就在黑衣身影一掌攜帶狂風驟雨般狂暴力量即將襲擊楊瀟身上之際,楊瀟轉身浩瀚一掌轟然與之對峙。

兩掌交接,一股猛烈氣流朝著四麵激盪。

蹭蹭!

兩人都是蓋世強者,一掌對峙後,楊瀟身軀狂退七八步,而黑色身影也不好受身軀踉蹌退了三大步。

身軀被震退,黑衣身影臉皮子猛然一陣抖動:“小子,你早就發現我了?”

“準確來說,是猜到了!”楊瀟目光凜冽鎖定來人。

這一刻,楊瀟眉頭幾乎皺成了一個“川”字,他臉上掛滿了濃濃警惕之色。

來者很強,強大的幾乎可以令人窒息。

黑衣人譏笑道:“哦?猜到了?真是有趣!”

“你是誰?為何向我母親下手?”楊瀟眼神散發著濃濃寒芒。

得知母親是被一名神秘黑衣人打暈送到白龍社,楊瀟便明白對方必然是衝著自己來的。

此人隱匿於暗處,隨時都有可能對自己進行致命一擊。

之前常年遊走在死亡邊緣,楊瀟警惕性極強,當黑衣人出手那一瞬間楊瀟便知道這名黑衣人按耐不住了。

隻是令楊瀟不曾料到的是,這名黑衣人出手竟這麼淩厲,內力強到如此變態地步。

當初執行任務那麼多年,楊瀟與歐洲聖騎士正麵對峙與南美功夫皇帝針鋒相對,甚至就連東瀛劍聖這些國際上狠角色都冇有眼前這名黑衣人實力這般強橫。

彆忘了,楊瀟可是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被譽為東方第一戰神。

曾經世界頂尖傭兵團上萬人攜帶重火力都不曾給楊瀟帶來如此強烈的危機感,這名黑衣人卻往這裡一站,楊瀟便倍感心驚。

雖說如今楊瀟還差一點實力才能恢複到巔峰時刻,但這並不影響楊瀟總體戰力。

此人到底是誰?為何自己聞所未聞?

五年前熱帶雨林那場狙擊戰,世界巔峰殺手之王恐怕都不具備這個實力。

黑衣人帶著黑色鬥篷冷笑道:“桀桀!死人是無需知道我的姓名的。”

“你感覺你能殺我嗎?我老師易濕就在帝都,你應該來自絕世龍門吧?”楊瀟直勾勾盯著眼前黑衣人質問道。

雖說楊瀟並未前往絕世龍門總部,但楊瀟明白世間能有此等高手,恐怕多半來自絕世龍門。

楊瀟明白,絕世龍門內部叛逆眾多,不知道多少原來覬覦龍主位,欲將把自己除之而後快。

聽到易濕二字,黑衣人臉皮明顯有些抖動:“哼!少拿易濕那老鬼來壓我!易濕縱使實力通天,這麼短的距離我就不信他能第一時間來救你,你太弱了,弱得可憐,我若殺你猶如屠雞宰狗!”

“是嗎?我很欣賞你自信的樣子!來,試試!”楊瀟目光灼灼盯著來人。

熱血,沸騰!

戰意,盎然!

沉寂多年,楊瀟還真想與絕世高手一戰,他到底想要看看龍門那群叛逆高手實力會是何等恐怖。

楊瀟從來不怕實力比自己強勁之人,戰鬥最忌諱的就是心虛後怕。

一旦內心升起恐懼,那麼這場對戰你已經弱了半籌。

當年楊瀟出道正式第一戰便是搏殺古刹佛陀,那名古刹佛陀生性邪惡,實力高強,縱橫整個亞洲地帶幾乎無人可敵。

那一晚,楊瀟豁出去半條老命將這名古刹佛陀乾掉,從而奠定死神無上威名。

講真的,楊瀟實力已經在世界上登峰造極,但楊瀟深深明白,實力能夠與他比肩甚至淩駕於他之上的依舊存在。

隻是楊瀟學習的根本不是戰鬥,而是生死搏殺。

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索命。

冇有任何華麗的招式,冇有下流與不下流,隻要最終把目標給殺死,這便達到了楊瀟最終目的。

“那就速戰速決吧!像你這種螻蟻般的貨色,根本冇有資格擔任龍門之主!”黑衣人聲音森然。

唰——

言語落下,黑衣人眼眸凜冽,手中一記飛刀瞬間朝著許慧嫻咽喉爆射而去。

飛刀快若閃電,攜帶毀滅性力量,一旦落下,輕而易舉可以刺穿許慧嫻咽喉。

許慧嫻方纔就被突如其來的襲擊給驚到了,如今飛刀朝著自己爆射而來,許慧嫻更是大驚失色。

“放肆!”見到飛刀朝著母親爆射而去,楊瀟勃然大怒。

原本以為這黑衣人要跟自己正麵對峙,誰知道對方竟然這般無恥,對著母親下黑手轉移自己注意力。

楊瀟完全無法顧及黑衣人,隻好轉移視野朝著母親爆射而去。

盯著楊瀟選擇保護母親,黑衣人譏笑道:“可憐的螻蟻,你居然關鍵時刻選擇卑微的親情,真是可笑,既然如此,今日那我便送你們母子二人上西天!”

叱吟!

就在楊瀟視野轉移之際,一把三棱軍刺浮現在黑衣人手中,他眼神暴戾,快若閃電朝著楊瀟要害部位刺去。

“瀟兒,快閃開!”許慧嫻失聲驚呼道。

楊瀟顧不得那麼多,他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母親死在自己麵前。

哪怕自己身受重創,哪怕自己命喪黃泉,他也要將自己母親牢牢守護。

“螻蟻,下地獄去吧!”黑衣人獰笑一聲,三棱軍刺瞬間近在咫尺。

“膽敢傷害楊瀟哥哥,你找死!”

白龍社一千五百米某處高地之上,一道身影瞬間架起一把巴雷特。

出手者赫然是暗中守護楊瀟的淩影萱,淩影萱稍微一瞄,瞬間扣動扳機。

砰!!!

在空曠的大地上,瞬間一道刺耳的轟鳴聲炸響。

黑衣人快,但一顆金屬子彈速度更快。

“what?”意識到一股強烈危機感來襲,黑衣人勃然變色。

他眼皮子一陣抖動,他知道若自己繼續暗殺楊瀟,恐怕自己也會命喪當場。

“**!”就在即將可以擊殺楊瀟之際,黑衣人為了自己性命果斷放棄襲殺。

楊瀟燭龍之眼開啟,他清晰可以看到一發子彈朝著黑衣人後腦勺爆射而來。

“快臥倒!”楊瀟麵色驚變,他護在母親許慧嫻身上,直接把許慧嫻撲到在地。

黑衣人一臉驚駭,在如此近距離之下,他渾身毛骨悚然,萬萬冇料到關鍵時刻有人對他進行狙擊。

他速度極快欲將避開腦袋,隻可惜,距離太近,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死亡陰影到來,瞬間將黑衣人籠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