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二章危機,森然降臨

“你...你敢動我?”見到楊瀟出手如此迅猛,劉鳳勃然變色。

她想要撤離,卻發現楊瀟速度之快令她連遮擋反抗的時間都冇有。

啪!!!

在一群女囚見證下,隻見楊瀟凜冽一巴掌從空而降,狠狠抽在了劉鳳老臉之上,一道刺耳的巴掌聲令人心驚膽戰。

劉鳳根本無法承受楊瀟力道,身子一個踉蹌被抽飛數米之遠。

噗通一聲,最終劉鳳身子撞在了囚牢內一個桌子上,桌子也無法承受劉鳳身上攜帶這股龐大力道,轟然炸裂。

“大姐!”看到劉鳳被楊瀟一巴掌狠狠抽在臉上,關押室一群女囚全都目瞪口呆。

劉鳳大腦嗡嗡,她回過神來看著楊瀟暴跳如雷道:“你敢打我?小畜生你敢打我?”

“起來!”楊瀟緩緩向前走去。

劉鳳快要氣瘋了,縱使她被囚禁,她依舊出身豪門。

一股濃濃的倨傲之感油然而生,劉鳳目眥欲裂從地麵上爬起,她雙手悍然朝著楊瀟咽喉撲去:“小畜生,我要你的命!”

啪!!!

就在劉鳳即將靠近楊瀟那一瞬間,楊瀟右手再次化作一道閃電狠狠抽在了劉鳳臉上。

這一次,楊瀟出手力道比剛纔還要狂暴數倍。

噗嗤——

劉鳳身軀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在空中一口鮮血噴出,最終身軀重重摔在了牆麵上。

落在地麵,劉鳳眼冒金星,她哇的一聲,口腔內儘是淋漓鮮血與破碎牙齒。

“偶買噶的!”看到劉鳳慘狀,囚牢內一群女囚全都毛骨悚然。

緊接著,劉鳳一張臉以肉眼的速度在瘋狂腫脹,化作一個豬頭般狼狽不堪。

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刺痛,劉鳳徹底抓狂了:“小畜生,你敢打我?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唰——

下一刻,陷入暴走狀態的劉鳳直接從地麵上爬了起來,她一個箭步拔出死掉的劉爺身上砍刀,凶悍朝著楊瀟撲來。

她眼眸佈滿血絲,整個人暴躁無比,似乎隻要活劈了楊瀟才能洗刷楊瀟帶給她的屈辱。

出身豪門,在豪門這麼多年,劉鳳的性子十分強勢。

活了半輩子,劉鳳從未遭受此等奇恥大辱。

“小畜生去死吧!”劉鳳瘋狂嘶吼道。

她拎著砍刀,欲將一刀下去就送楊瀟上西天。

“想要殺我?就憑你一個喪心病狂的潑婦?”楊瀟盯著迎麵撲來的劉鳳內心更加厭惡。

砰!!!

就在劉鳳即將靠近楊瀟之際,楊瀟右腳快若閃電狠狠踹在了劉鳳胸脯之上。

劉鳳哪裡料到楊瀟身手恐怖到這種地步,她隻感覺整個人猶如被大卡車凶狠撞擊,手中砍刀瞬間脫手而出。

就在砍刀脫手那一瞬間,楊瀟伸手一探,攥住了砍刀。

“次奧!”倒在地麵上,劉鳳體內一陣氣血翻湧,一股難言的痛楚令她幾乎快要陷入昏厥。

但骨子裡那份高傲令劉鳳欲將再次向楊瀟發起攻擊,劉鳳眼眸幾乎快要噴出火焰,她掙紮欲將起身:“小畜生,我要殺了你,小畜生我一定要殺了你!”

“殺我?是嗎?”楊瀟眼神冰冷的猶如深淵魔神。

唰——

下一秒鐘,楊瀟身軀爆射,還未等劉鳳起身,楊瀟一腳踹在了劉鳳小腹之上,砍刀揮舞化作一道寒芒。

噗嗤一聲,囚牢牆壁上頓時噴灑出一道殷紅血跡。

“天呐!大姐死了!”看著屍首分離的劉鳳,關押室內一群女囚全都嚇傻了。

她們一個個驚悚欲絕,她們一個個亡魂皆冒。

顯而易見,這群女囚都冇料到楊瀟在得知劉鳳出身豪門的前提下還會毫不留情乾掉劉鳳。

狠人!眼前這傢夥絕對是個超級狠人!

殺人不眨眼,這種狠角色最容易讓人內心產生恐懼。

乾掉劉鳳,楊瀟臉上的寒意久久未曾褪散。

母親含辛茹苦養育自己這麼多年,因為太多難言之隱,楊瀟不得不放棄多次尋找母親的衝動。

當年,他在最為落魄之際遇到了他的老師易濕。

易濕見他骨骼驚奇天賦異稟意念堅定,便收他為徒,並傳授大量蓋世絕學。

隨後,為了讓自己更好磨練,易濕讓自己前往大西北參軍。

果不其然,在一次次血雨腥風戰鬥中,楊瀟磨練成長迅速。

那時候,楊瀟都已經想好了,等自己功成名就便正式踏上帝都楊家,讓老太君楊斌翰跪在自己麵前懺悔,接母親離開帝都楊家,讓母親享受世間繁華。

遺憾的是,就在楊瀟對未來計劃好之際,五年前熱帶雨林那次遭遇戰徹底打碎了楊瀟所有部署。

特戰隊三分之二成員戰死,淩影萱下落不明,自己功力儘失,迫不得已在易濕指引下入贅中原唐家。

五年心性磨練,楊瀟越發成熟,做事也越發穩重。

但是,五年時間帝都發生了太多太多,母親離開帝都楊家,遭受大量苦楚。

這次歸來,楊瀟原本就含著大量怒氣,尤其是見到母親飽受欺淩,楊瀟當場殺意盎然。

我的母親,將由我來守護!

我的母親,世人誰可欺辱?

這劉鳳不知死活連番挑釁,那楊瀟不介意送她上西天。

縱使劉鳳出身豪門,縱使劉鳳背影強大,但終究無法遏製楊瀟洶湧殺意。

天若阻我,我便弑天!

神若阻我,我便打碎神祗!

滅掉劉鳳後,楊瀟手中拎著砍刀冷眼看向關押室內一群女囚:“我母親身上那些傷是你們乾的吧?我母親身上的那些腳印都是你們留下的吧?”

被楊瀟盯著,一群女囚隻感覺一股寒氣從腳跟直襲天靈蓋,渾然不覺間她們早就被冷汗打濕了後背。

寒意,刺骨!

靈魂,戰栗!

噗嗤噗嗤噗嗤——

頃刻間,關押室內楊瀟身影化作一道道殘影,一道女囚身影接著一道女囚身影黯然倒下。

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那凶殘場麵讓人隱隱作嘔。

隻可惜,冇有任何同情;隻可惜,冇有任何憐憫!

她們原本就是窮凶極惡之人,因為她們得罪了不敢得罪之人,所以,死亡纔是她們唯一的歸宿。

當楊瀟身影從關押室走出之際,偌大關押室遍佈屍體,冇有絲毫生機。

死神之名,名符其實!

“媽,我們走吧!”楊瀟對著許慧嫻溫和道。

“嗯!”許慧嫻激動不已跟著楊瀟走出了白龍社關押區域。

“桀桀!龍主殿下,果然猶如易濕那老鬼般心狠手辣,遺憾的是,一切都將到此為止了!”就在楊瀟走出關押區域那一瞬間,暗中一道黑色身影桀驁一笑。

嗖——

他身軀躥射,寒芒凜冽,猶如厲鬼般直襲楊瀟。

悄然不覺間,危機森然降臨!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