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二十八章灑我熱血,一往無前

關押室內,逐漸回過神來的許慧嫻悲憤交加:“你...你怎麼可以打人?”

“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許慧嫻這話,這間專門關押女性的關押室內幾十名女子全都狂笑了起來。

她們一個個神色玩味,盯著許慧嫻的眼神猶如盯著一個小醜般戲謔。

能夠關押在這裡的儘是帝都境內有名的女惡人,她們個個蛇蠍心腸,心狠手辣,根本不會憐憫許慧嫻半分。

而出手者更是帝都曾經為首惡人毒寡婦劉鳳,在這間關押室內所有人都是劉鳳的奴仆。

“大姐,我看這新來的單純很啊!要不要我們幫大姐好好調教一番?”

“是啊大姐,把這賤人交給我們,我們保證讓她服服帖帖,知道在這裡怎麼做人!”

“嘖嘖!像這麼單純的婦人可謂是極少了,還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她搔首弄姿的模樣!”

一群女惡人看著許慧嫻搓了搓手,她們按耐不住心中折磨人的手段。

“你...你們...”許慧嫻聽到這些女惡人之言臉上瞬間佈滿倉皇之色。

許慧嫻不是傻子,她意識到這件關押室內的女子根本冇有一個好人。

啪!!!

為首毒寡婦劉鳳眼神一寒,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許慧嫻臉上,她鬆開許慧嫻頭髮揮手道:“你們都給我上,讓這賤人知道什麼叫做尊卑貴賤,在這裡,我就是王!”

“是,大姐!”幾十名女子全都上前猥瑣嘿嘿直笑。

見到一群女惡人撲麵而來,許慧嫻驚懼道:“你...你們要乾什麼?”

“乾什麼?接下來你就知道了,姐妹們,上!”一名女惡人眼眸儘是寒芒,她右腳迅猛踹出,一腳狠狠踹在了許慧嫻小腹之上。

許慧嫻猝不及防被這名女惡人一腳踹倒在地,一群女惡人精神振奮紛紛朝著許慧嫻拳打腳踢。

感受著身體上的疼痛,許慧嫻內心儘是羞憤。

但她終究是個弱女子,根本不可能是這群女惡人的對手。

丈夫失蹤,兒子楊瀟被驅逐,她流離失所,如果不是心繫丈夫跟兒子,恐怕這些年許慧嫻根本無法堅持下來。

她攥緊了拳頭,緊咬牙根,不讓自己發出哀鳴。

從越野車上走下,白龍社門口把守二人直接上前喝道:“站住,小子,你是什麼人?”

“有一個叫做許慧嫻的中年女子就在你們白龍社,限你們一分鐘之內放人,否則,我不介意踏平你們整個白龍社!”楊瀟姿態傲然,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

什麼!!!

限你們一分鐘放人?否則便踏平白龍社?

聽到楊瀟這話,兩名值班人員大為震驚,他們萬萬冇想到楊瀟居然這般狂妄。

要知道,白龍社乃帝都境內第一大勢力,就算那些世家豪門都不敢輕易將他們招惹。

眼前這小子竟揚言要滅掉白龍社,這小子是瘋了吧?

為首人員蹙眉看向楊瀟,他看著楊瀟氣勢不凡,他沉聲問道:“你說的許慧嫻是你什麼人?”

“那是我母親!”楊瀟開口,擲地有聲。

“母親?”兩名值班人員一聽,他們麵麵相覷,臉上儘是驚詫。

在他們印象中,隻要能被關押在白龍社的,要不是惡人要不就是冇有權勢被大家族排斥的世家豪門中人。

楊瀟臉上越發陰寒,他沉聲道:“你們還有四十秒!”

“四十秒?小子,告訴你,這裡是白龍社,速速滾蛋,要不然,彆說你踏破白龍社,我第一個滅了你!”為首值班人員仔細一想白龍社根本不會關押什麼超級大咖,他看著楊瀟眼神徹底輕蔑了。

見到對方態度如此猖獗,楊瀟冰冷道:“不放人是嗎?”

他的聲音陰寒刺骨,猶如來自地獄深處,讓人毛骨悚然。

“放你媽的狗屁,滾,再不滾,我現在就砍了你!”另一名值班人員怒斥道。

嗖——

此人言語剛剛落下,楊瀟右手猶如狂龍般瞬間飆射而出直接握住此人咽喉。

哢嚓!!!

一道刺耳骨骼斷裂聲響起,此人當場殞命。

為首值班人員看到自己身邊小弟頓時死亡,他瞪大了眼眸:“敢對我白龍社動手,你他麼活膩歪了吧?”

唰——

盯著眼前這名為首值班人員,楊瀟眼眸一寒,手中戰劍瞬間拔出。

一道鮮血飆射,這名值班人員身軀轟然倒地。

“聒噪!”乾掉門口兩名值班人員,楊瀟手持佈滿鮮血的戰劍朝著白龍社內部走去。

這把戰劍是開車龍門人員隨身佩戴的,如今被楊瀟征用。

“敵襲,敵襲!”門口二人身死道消,高地暗哨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道。

“什麼?敵襲?”聽到喇叭裡麵傳來敵襲二字,白龍社內部一群人紛紛躁動。

踏踏踏踏!

不足十秒鐘,白龍社內部最起碼冒出來上千人手持管製刀具將楊瀟團團包圍。

為首一名獨眼大漢見到門口二人身死,他暴跳如雷怒斥道:“王八蛋,膽敢擅闖我白龍社,斬我白龍社之人,真當我白龍社無人嗎?上,統統給我上,我倒要看看這小子是吃了熊心還是豹子膽!”

“兄弟們,一起上,給我砍死他,把這小子給我砍成肉泥,包包子喂狗!”

“砍死他!”一名虯髯大漢目眥欲裂盯著楊瀟。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此刻楊瀟已經化作一具冰冷的屍體。

“砍死他!!!”

白龍社內部上千人齊齊怒喝,他們滿腔怒火,好似楊瀟做了何等人神共憤之事。

身為帝都境內灰色地帶第一大霸主存在,他們家大業大底蘊深厚,幫眾全部加起來上萬人,就算帝都境內六大世家十二大豪門都不敢輕易將他們激怒。

誰能料到,今日不僅有人擅闖白龍社,還對他們白龍社成員狠下殺手,這無異於捅了馬蜂窩。

楊瀟眼神淡漠掃視著白龍社眾人:“時候不早了,一起上吧,今日送爾等歸西,以奠我楊瀟無上威名!”

什麼!一起上吧?

此話一出,白龍社上千人看著楊瀟眼神越發凶戾了。

見過囂張的冇見過這麼囂張的。

一起上,這是打算單挑他們一群嗎?

“殺!”獨眼大漢憤怒咆哮道。

“殺!!!”上千人滿臉厲色鎖定楊瀟瞬間齊齊暴走,朝著楊瀟撲麵而來。

刀光凜冽,寒芒四射!

楊瀟眼神幾乎已經不夾雜任何人類感情,他猶如蓋世魔神般不動如山。

唰——

一名白龍社渾身腱子肉大漢手持砍刀朝著楊瀟頭顱狠狠落下。

就在砍刀距離楊瀟頭顱僅剩一公分之際,楊瀟眼眸一道寒芒爆射,一股狂暴力量猶如大海之水徹底沸騰!

我楊瀟今生!

不願長生,天若棄我,天亦可欺,世若遺我,世當戮滅。

我楊瀟今生!

隻願共生,不爭百世,隻爭一世,不求永恒,隻求朝夕。

今日!

修我戰劍,殺上九天。

灑我熱血,一往無前!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