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莫雷,楊瀟心中有些意外,他真冇料到昨晚前去暗殺自己之人竟是白龍社老大莫雷。

"大...大哥,給小的一條生路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大哥大人不記小人過,小的知道錯了。小的以後肯定會洗心革麵重新做人!"盯著白龍社內殞命的上千人,莫雷顫抖著聲音眼神充滿祈求看向楊瀟。

至此,莫雷還以為楊瀟是惦記昨晚暗殺之事,特地來白龍社進行報複。

楊瀟寒聲道:"廢話少說,我問,你答!"

"是是是。大哥您儘管問,小的知無不言,言無不儘!"莫雷驚恐道。

楊瀟質問道:"昨晚讓你來暗殺我的人是誰?"

"是...是帝都楊家大少爺楊斌翰。昨晚他出價一個億點名讓我帶隊暗殺大哥您啊!"莫雷急促道。

死道友不死貧道,隻要楊瀟問什麼莫雷便會答什麼,隻要能夠保住自己的小命。

"一個億?"楊瀟譏笑一聲:"果然是我的好大哥啊!出價一個億要我的命,真是看得起我!"

什麼!我的好大哥?

難不成...

轟咚一聲,莫雷整個人都懵逼了。

在帝都混了這麼多年,莫雷自然知道帝都楊家還有一個被驅逐的小少爺楊瀟。

仔細想想,眼前之人也叫楊瀟,難不成他就是帝都楊家早些年驅逐的小少爺?

最重要的是,莫雷還聽說了,不久前帝都楊家小少爺風雲歸來,驚動了大量大人物,數十大世界級財閥前來參見,甚至就連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絕世龍門都親自降臨。

想到這裡,莫雷大腦嗡嗡,差點暈了過去。

尼瑪楊斌翰。你個坑爹玩意,你這下可把老子給害死了。

白龍社身為帝都第一大勢力,自然情報牢靠,再看看楊瀟一人斬白龍社上千名成員,這訊息百分之九十九千真萬確、

再想想楊斌翰讓自己去暗殺楊瀟,莫雷真是把楊斌翰祖宗十八代給問候了一遍。

要是早知道楊瀟這麼恐怖,彆說一個億,就算是千億萬億他也不會接這個單子。

活著不好嗎?楊斌翰你大爺的,活著不好嗎?

楊瀟繼續問道:"誰讓你們囚禁一個叫做許慧嫻的中年婦女?"

"許...許慧嫻?"莫雷一愣。

楊瀟麵色陰沉的幾乎快要滴出水來:"誰讓你們囚禁的?"

莫雷仔細思索,突然他腦子裡閃現一道閃電,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誰了,那個叫做許慧嫻的是一名神秘黑衣人送到我們這裡來的,那名神秘黑衣人我們也不知道什麼來頭,隻知道他出手闊綽。足足給了我們十個億!"

"囚禁人這種事我們冇少乾,這神秘黑衣人出的價格我們實在是無法抗拒,所以就把那個叫做許慧嫻的關押了!"莫雷連忙道。

楊瀟詫異道:"神秘黑衣人?你可見到這名黑衣人樣貌如何?你現在是否有此人聯絡方式?"

"樣貌看不到,來的時候此人帶著黑色鬥篷,聯絡方式也並未留下,不過..."莫雷陷入了沉思。

"不過什麼?"楊瀟眼神一寒。

想到有人對自己母親下黑手,彆提楊瀟內心是何等憤怒。

早些年,自從母親失蹤後,他跟母親被老太君嫌棄,待遇貶為跟家裡傭人一樣,再加上楊斌翰不斷打壓,他跟母親相依為命。

很多時候。他們連飯都吃不飽,母親為了讓自己長身體每次都吃一點點,多餘的飯菜都夾到自己碗中。

每每想到這些。楊瀟都不由得感到身為人子,自己實在有愧。

同時,每每想到這些,楊瀟便對帝都楊家恨意沖天。

莫雷頓了頓,這纔開口道:"小的不經意之間看到這名神秘黑衣人頭髮是金黃色的,好像中文有些不太流暢!"

"金黃色頭髮。中文不流暢?難不成此人來自海外?"楊瀟略微驚訝。

他在國內沉寂五年,就算自己得罪很多勢力有無數仇家,短時間內自己也不可能暴露。

那麼此人懷有目的針對母親,還是海外人士,這明顯有些不太尋常。

莫雷眼神佈滿祈求看向楊瀟:"大哥,您想聽得我都說了。現在您是不是可以把我給當個屁給放了?"

"你自裁吧!"楊瀟丟下一把佈滿鮮血的砍刀。

什麼!自裁吧?

聞言,莫雷猶如遭受晴天霹靂,他整個人都差點崩潰。

言語落下,楊瀟不再遲疑他朝著白龍社關押室方位走去。

從地麵上撿起砍刀,莫雷顫抖著雙手,他萬萬冇想到楊瀟做事竟如此不留情麵。

"老大,讓我們滅了他!"車上幾名小弟滿臉暴戾盯著楊瀟背影。

砰砰砰砰--

這幾人剛說完,負責開車的龍門青年身軀爆射,一掌接著一掌拍在了這幾人頭顱之上。

莫雷幾名小弟連反應都冇反應過來,殞命當場。

隨即,龍門青年看向莫雷:"龍主殿下讓你自裁你就自裁!"

"龍主?他...他真的是新任龍門之主?"莫雷一聽,心驚膽戰。隨即他麵色艱難看向龍門青年:"咕嘟!鬥膽問一句,那個叫做許慧嫻的女子是龍主殿下什麼人?"

"那是龍主殿下親生母親!"龍門青年寒聲道。

聽完,莫雷好似觸電般點癲狂一笑:"我明白了。我徹底明白了,原來我動了不該動之人!"

想到自己把龍主殿下母親給動了,莫雷麵若死灰。

下一刻。莫雷毫不遲疑,雙手緊握砍刀反方向刺入自己胸膛。

他深深明白,龍主威嚴不可侵犯。膽敢囚禁龍主母親,他絕對必死無疑。

身為一代梟雄,他寧願自裁也不願屈辱死去!

楊瀟給了他一個體麵的死法,被逼絕路的莫雷果斷選擇自裁。

白龍社關押室在白龍社最深處,與外部專門隔離開。

方纔外界敵襲,關押室數十名看押人員都聽到了,但他們壓根冇當回事。

白龍社身為帝都第一大勢力,擅長白龍社總部,這不是找死嗎?

在這群看押人員看來,擅闖之人此刻一定死於非命。

隻是他們都不曾料到,上千名白龍社成員全部命喪黃泉,就連他們老大莫雷都被逼自裁。

"放開這小娘們!"關押室內,一名猥瑣大漢打開房門嗬斥一群女惡人。

"劉爺!"看到來人,一群女惡人再也不敢欺辱許慧嫻她們紛紛退散。

雖說這群女囚敢對許慧嫻拳打腳踢,但她們根本不敢得罪白龍社看押之人。

因為一旦得罪,這群看押之人便對她們進行嚴刑拷打,她們內心深深懼怕。

猥瑣大漢看向許慧嫻嘿嘿笑道:"這小娘們長得還真有韻味,你跟我出來,今天把我伺候好了,晚飯給你加雞腿!"

在關押室,這群看押人員都是天王老子,他們經常找這些姿色不錯的女囚做一些羞恥之事。

"你...你要乾什麼?"許慧嫻都快絕望了。

猥瑣大漢上前嘿嘿笑道:"乾什麼?小娘們,你懂的!"

"不!不要!"許慧嫻驚悚不已。

若是被玷汙,她寧願選擇死去。

看著不情願的許慧嫻,猥瑣大漢獰笑一聲:"不要?哈哈哈哈!這可由不得你!不跟我出來是吧?好啊!我不介意來一個現場直播!"

唰--

狂笑一聲,猥瑣大漢脫掉上衣直接朝著許慧嫻身上撲去。

"不!不要!"許慧嫻整個人都快嚇傻了。

嗖--

就在許慧嫻以為自己要遭遇不測之際,一道砍刀化作一道寒芒狠狠刺入猥瑣大漢胸膛。

"唔!"猥瑣大漢胸口一悶,他不可思議的看向胸膛,最終他白眼一翻整個世界都化作了灰色。

"劉爺死了,劉爺死了!"看到猥瑣大漢身死,一群女囚全都震驚不已。

放眼望去,隻見關押室外此刻站著楊瀟陰寒身影,他意若癲狂,他看著遍體鱗傷的許慧嫻,他強忍住眼淚落下上前顫聲道:"媽,對不起,孩兒來晚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