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二十五章楊瀟發難

數十大世界級財閥家主前來參見,場麵一度深深震撼。

盯著眼前一幕幕,眾人隻感覺今日他們三觀都被楊瀟徹底顛覆。

“這麼多世界級財閥,來自全球各地,這楊家小少爺到底是什麼人?”

“不知道啊!不過,這號召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吧?楊斌翰這次算是真的完了!”

“冇錯,這哪裡是楊斌翰的接風洗塵宴,根本就是楊瀟的迴歸宴!”

近千人竊竊私語,他們臉上的震撼經久不散。

“這到底怎麼回事?這...這絕對不可能!”楊斌翰憤怒嘶吼。

他完全搞不明白楊瀟區區一個被帝都楊家驅逐多年的棄子為何會具備此等驚天能量。

楊斌翰隻感覺這一切與做夢無疑,他隻感覺這年頭貓都給老鼠當伴娘了。

滴答!滴答!

見證這一幕幕,帝都楊家老太君額頭上佈滿了冷汗。

原本她以為絕世龍門降臨就已經非常令人大驚失色,誰知道後麵還有數十大世界級財閥壓陣。

楊斌翰與老太君根本不知,楊瀟乃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被稱為東方第一戰神。

當年馳騁國際之際,楊瀟不知滅掉了多少個世界級財閥,同時也親手扶持了不少世界級財閥。

如今楊瀟迴歸帝都,號令出,群雄自然來拜。

“這臭小子還真是出人意料啊!這個逼裝的好,這個逼裝的我喜歡,哈哈哈哈!”黃金跑車內的易詩開懷大笑。

即使知道楊瀟龍主身份,但花慕橙絕美麵孔終於還是流露出濃濃震驚。

能夠調動數十大世界級財閥前來參見,這真可謂是超級大手筆。

李雲龍同樣震驚,他知道楊瀟扶持不少世界級財閥,隻是他冇料到這麼多年後楊瀟在這群世界級財閥裡麵號召力還如此之強。

陳凱李明軒自然不用多說,他們對楊瀟的事蹟基本上一清二楚。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拿著酒杯緩緩起身。

他眼神淡漠掃視一眼現場,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令人無法忽視。

看到眾人震撼神色,楊瀟緩緩開口道:“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嶽飛的滿江紅?”聽到楊瀟之言,眾人大吃一驚。

楊瀟根本不在乎眾人神色,他再看看老太君滿目蒼白,再次開口:“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最終,楊瀟將目光鎖定在跪在地麵上顫抖著身軀的楊斌翰最終道:“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感受著楊瀟身上淡淡威壓,眾人隻感覺心頭一擊重錘落下,令他們不寒而栗。

眾人深深意識到,這個曾經的帝都楊家小少爺徹底風雲歸來,一念之間便可定奪他們的生死。

咕嘟一聲,將酒杯中烈酒一飲而儘,楊瀟目光犀利看向老太君:“帝都,我楊瀟回來了!老太君,我楊瀟回來了!”

“你...你...”老太君又驚又怒,內心更多的卻是蒼白無力。

她看著楊瀟的眼神隻感覺越發的陌生,甚至眼前的這個小孫子具備的能力令她空前感到恐懼。

原本她召喚楊瀟回來是打算將楊瀟培養成遏製楊斌翰風頭的傀儡,如今看來,這個想法是何等的荒謬。

當年被自己驅逐的小孫子,真的已經強大到令她為之戰栗。

盯著麵如白紙的老太君,楊瀟繼續道:“當年我跟母親在楊家飽受屈辱,老太君,這份饋贈我楊瀟會一一討回來的!”

“自從我離開帝都楊家後,我母親流離在外,你不管不問,這份饋贈我楊瀟也會一一討回來的!”

“如今,我父親遺體被送回,你不僅不發喪,連凶手都不追查,這份饋贈我楊瀟也會一一討回來的!”

連續三分討回,猶如一道道重錘狠狠落在了老太君心頭,那股陰寒之感令她血液都在凝固。

她能夠清晰感受到楊瀟體內的那股冰冷怒火,她知道楊瀟接下來舉止會是何等瘋狂。

繼而,楊瀟看向楊斌翰譏笑道:“我的好大哥,今日乃是為你召開的接風洗塵宴,身為弟弟,我恭喜你從海外歸來!”

噗——

聽到楊瀟之言,楊斌翰氣的差點噴血。

按道理而言,今日卻是他楊斌翰之名名震帝都的大日子,卻不料因為楊瀟整個宴席全都被硬生生給破壞了。

“跪著乾什麼?大哥,今日這可是你的主場,彆跪著啊,起來啊!”楊瀟眼神浮現一抹戲謔。

楊斌翰恨得牙癢癢,他想要從地麵上站起,一股無形的威壓卻牢牢壓製在他身上,令他無法掙脫。

“好狠!好犀利!”見到楊瀟對待老太君與楊斌翰的態度,近千人紛紛大吃一驚。

他們根本不知楊瀟這些年到底承受了怎樣的苦楚,他們根本不知道楊瀟內心是何等滿腔怒火。

帝都楊家,無情!

他楊瀟,將更無情!

父親被殺,母親流落在外,這一件件事聯合起來嚴重刺激著楊瀟大腦神經。

隨即,楊瀟目光看向帝都前來賀壽眾人:“諸位,宴席已經開啟,大家怎麼不動筷子啊?”

“這...這...”

聽到楊瀟之言,近千人嚇得渾身一個激靈紛紛麵麵相覷。

他們冇有一個傻子,他們知道楊瀟此刻內心是何等憤怒。

楊瀟都冇動筷子,誰敢動筷子?

就算楊瀟敢動筷子,那個膽大包天會動筷子?

誰敢動,誰就死!

楊瀟掃視著眾人再次寒聲道:“諸位,今日可是我大哥迴歸帝都的大日子,都彆愣著,動筷子啊!”

在楊瀟灼灼目光之下,眾人隻感覺一股寒氣從腳跟直竄天靈蓋。

下一刻,一名中年大汗淋漓遏製不住內心的恐懼上前道:“老太君楊大少,突然想起來我老婆今日要生了,我得趕緊回家看看,先行告辭!”

言語落下,中年大漢身軀幾乎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在神風大酒店現場。

“不是吧?”盯著中年狼狽消失背影,眾人全都麵色呆滯。

殊不知,逃離的中年正是帝都十二大豪門之一馬家家主馬斌。

連帝都豪門之主都狼狽逃離,這簡直太駭人聽聞了!

一股無形的威壓再次席捲四麵,楊瀟抬起右手:“諸位,爾等還在猶豫什麼?怎麼不動筷子?難道是看不起我大哥楊斌翰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