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八章大鬨一場

前腳剛邁入六星級神風大酒店,一道道目光齊刷刷鎖定在楊瀟身上。

“這就是當年帝都楊家棄子楊瀟嗎?原本這次老太君將他召回,我還以為他是個人中之龍,卻聽說方纔這小子是打出租車回來的,真是令人失望!”

“區區一個在外流浪那麼多年的可憐蟲,有什麼值得期待的?說白了,楊家老太君那點心思路人皆知,隻是大家心照不宣!”

“此話有理,楊家老太君胸有城府,就算召這楊瀟回來也僅僅是為了剋製楊斌翰謀奪帝都楊家大權罷了!”

盯著楊瀟,現場帝都境內一群本土豪門世家紛紛對著楊瀟品頭論足。

在帝都,隻要是有點名望之人都知道,帝都楊家老太君強勢一生,她絕對不允許自己手中的權利被人觸碰。

這些年來,楊斌翰一直在暗中醞釀,現在更是氣候已成,老太君之所以召喚回來楊瀟僅僅是壓製楊斌翰罷了。

嗡!!!

伴隨著楊瀟走入神風大酒店,楊瀟根本無法遏製心中怒氣坐在了最顯眼一處桌麵上。

“撤,快撤!”見到楊瀟坐下,桌麵上一群人猶如驚弓之鳥紛紛逃散。

他們生怕跟楊瀟坐在一起,被楊斌翰惦記上,池魚遭殃。

楊瀟拿起酒杯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他仰頭將酒杯酒水一飲而儘,烈酒入喉,越發刺激著楊瀟盎然殺意。

楊斌翰眼神一寒,他冷笑一聲:“愚昧的蠢貨,你以為你這樣可以引起誰的注意力?隻會讓老太君對你越發失望!”

楊斌翰瞥了一眼坐在主座位上的老太君,他內心譏笑不已。

老不死的,這就是你召回來的小孫子。

如何?是不是失望透頂?

在楊斌翰眼中,楊瀟越是叛逆,越是囂張狂妄,越是對他越有利。

畢竟,楊斌翰深深明白,老太君之所以召楊瀟回來就是遏製自己在家族勢頭,隻要楊瀟給老太君一種無法掌控的即視感,那麼楊瀟基本上就涼了。

最起碼,在楊斌翰看來,失去老太君扶持的楊瀟跟一條野狗冇什麼分彆。

“哼!”盯著楊瀟殺意盎然,老太君盯著楊瀟眼神越發冰冷。

老太君原本以為楊瀟在外這麼多年,會好生將楊瀟體內戾氣磨練,卻不料楊瀟體內戾氣一如當年。

她以為她將楊瀟召喚回來會令楊瀟感激涕零,卻不料楊瀟壓根冇有給她絲毫顏麵。

迴歸帝都不前來參見,自己讓其住手這楊瀟竟敢與自己唱反調。

霎時間,老太君內心對楊瀟越發不喜。

是的,老太君召喚楊瀟回來主要目的就是扶持楊瀟震懾楊斌翰,並不是彌補當年虧欠。

如今,楊瀟這般模樣,著實需要好好打磨打磨。

老太君一生行事,雷厲風行,心狠手辣。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她打算今日給楊瀟一個極大震懾,卻不料大管家鄭秋橫插一杠,這令老太君根本無法按捺楊瀟。

對於鄭秋,老太君一向是十分不喜的,隻是鄭秋威名遠揚,帝都楊家還需要鄭秋來震懾對帝都楊家不利的宵小之徒。

“帝都馬家家主馬斌恭賀帝都楊斌翰楊大少風雲歸來!”

就在此刻,神風大酒店外一道吆喝聲響起,一名中年滿臉紅光朝著楊斌翰走來。

見到此人,楊斌翰爽朗大笑道:“馬家主客氣了,坐,快坐!”

“楊大少,恭喜啊!”滿臉紅光中年抱了抱拳。

“馬家居然站在了楊斌翰這邊?這楊斌翰真是好生手段啊!”盯著中年,現場眾人震驚不已。

馬家,帝都頂尖豪門,在帝都境內影響力極其深遠。

馬家家主到來頓時在現場掀起不小轟動,眾人分明都冇料到馬斌會前來。

“馬家?”老太君蒼老麵孔微微一變。

殊不知,在帝都境內,共有六大世家十二大豪門。

這六大世家綜合實力完全不遜色世界級財閥,而這十二大豪門更是底蘊深厚,放在任何一方都會是一方霸主。

楊斌翰居然能夠號召一名豪門之主前來,這著實令老太君吃驚。

楊斌翰冷冷掃向楊瀟,臉上的挑釁意味十足。

楊瀟古井無波,他一杯烈酒接著一杯烈酒暢飲,根本冇多看楊斌翰一眼。

楊斌翰不屑一笑:“故弄玄虛!”

緊接著,又是一道道恭賀聲響起。

“帝都周家家主周廣坤恭賀楊大少迴歸帝都!”

“帝都趙家家主趙銘恭賀楊大少海外迴歸!”

“天鴻集團董事長苗靜秋恭賀楊大少開拓海外市場凱旋歸來!”

......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道道不怒自威的身影迎麵走來,這些人一個個氣場十足,儘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巨頭大咖。

“周家,趙家,天鴻集團?我的老天!這麼多大人物?楊斌翰這兩年不都是在國外嗎?他哪來的這麼強號召力?”

“不知道啊!這影響力著實有些駭人!看樣子,楊斌翰與帝都老太君這場無形戰爭,多半是楊斌翰要獲勝了!”

“是啊!楊斌翰號召這麼多大咖前來,這是要做什麼?逼老太君退位讓賢嗎?”

看來這麼多帝都大咖現身,現場近千人紛紛被楊斌翰的影響力給深深震驚了。

老太君額頭頓時一凝,她沉聲道:“周家趙家竟都來了,就連天鴻集團這些老牌企業都前來恭賀,這楊斌翰是想給老身一個震懾嗎?”

周家趙家外加一個馬家,帝都十二大豪門竟足足來了三個。

除此之外,還有帝都一群老牌企業,這足矣能夠與他分庭抗禮。

“冇錯!這就是震懾!”楊斌翰眼神瞥向主座位上的老太君麵色陰冷的猶如吸血鬼般。

這次他既然高調歸來,自然要給老太君一個震懾,為自己接下來的奪權做準備。

看著自己的人來的差不多了,楊斌翰來到最中央地帶看向楊瀟:“廢物,識趣的閃到一旁去,少在這丟人現眼,這可不是你應該坐的地方!”

“今天我就坐在這裡了,我若不走,你能奈我何?”楊瀟挑眉不悅看向楊斌翰。

楊斌翰麵色猙獰道:“哼!這可是我的主場,酒店外足足有數百名保鏢,再不滾蛋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楊大少歸來,我身為弟弟自然也帶了一群人前來恭賀!難道好大哥你打算讓我跟我的朋友們冇座位嗎?”楊瀟拿著酒杯淡淡道。

楊斌翰不屑一笑:“你帶人前來恭賀?你可拉倒吧!像你這種貨色,在帝都能有什麼朋友?”

他一臉倨傲,好似楊瀟儘是滿口胡言,彷彿楊瀟等下會有朋友前來纔出了邪。

就在楊斌翰不屑之際,一道突兀的聲音頓時炸響。

“中原花家花慕橙前來恭賀楊家小少爺風雲迴歸!”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