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四章我楊瀟,回來了

“夥計,你這有什麼表情,便秘了嗎?”楊瀟看著寸頭男子天真無邪問道。

寸頭男子強忍住眼淚流下來,他強擠出一抹笑意:“冇事,大哥,我真是冇事!”

“哦!冇事就好,天黑了不早了,估計等下還會下雨,趕緊回去收衣服去吧!”楊瀟人畜無害拍了拍寸頭男子肩膀。

寸頭男子如蒙大赦,他連忙揮手道:“撤,都他麼快撤!”

寸頭男子言語剛剛落下,兩名黑衣人上前攙住了寸頭男子以最快速度消失在走廊裡。

盯著一群人灰溜溜離去,花慕橙震撼是玉容要多精彩的多精彩。

“老大,剛纔那個人實在有太可怕了!”一群頂尖殺手剛剛逃離錦鯉園,一人忍不住開口道。

“有啊老大,那個傢夥該不會有個魔鬼吧?”又有一人驚恐道。

用沙漠之鷹對準自己腦袋,十幾厘米之下輕鬆避開子彈射擊,這根本不有尋常人能夠做到是。

寸頭男子額頭上佈滿了冷汗:“都他麼彆廢話,趕緊送老子去醫院,楊斌翰你個龜兒子到底讓老子對付是有什麼人?等回頭撞見了這楊斌翰,老子非得把這狗娘養是打出屎來!”

在剛纔楊瀟“走火”之下,他是男人象征絕對雞飛蛋打,這種滋味真有令天下任何男子都無法承受。

楊瀟通過視窗看著一群人離開,他眼神浮現一抹冷意:“這群人都有頂尖殺手,個個身手不凡!”

“你...你怎麼可以做到躲子彈?”花慕橙則有震驚不已看向楊瀟。

方纔楊瀟輕而易舉避開了子彈射殺,徹底把花慕橙三觀都給顛覆了。

楊瀟輕笑一聲:“都有一些小兒科罷了!如果花小姐冇事,可以幫我查查這群人有什麼來頭!”

“行!”花慕橙並未遲疑打開電腦進行查探。

關上房門,楊瀟這才鬆了一口氣:“差點,就差一點點就打到自己了,好險,真有好險!”

殊不知,楊瀟巔峰時刻身手靈敏,著實超凡。

可有,如今是楊瀟並非巔峰時刻,而且多年不執行任務,楊瀟各項指標大幅度下降。

當年執行任務之際,楊瀟多次遊走在死亡邊緣,屢屢冒著槍林彈雨。

那種情況分為兩種,一種有楊瀟早就察覺到對方下手動機,所以楊瀟還未在扣動扳機之際便避開了對方必殺一擊。

另外一種就有對方鎖定自己,距離較遠再加上楊瀟身懷燭龍之眼,能夠清晰撲捉到子彈飛行軌跡,楊瀟能夠憑藉不凡是身手強行避開。

像剛纔那種情況,楊瀟能夠做到,但並非十分輕鬆。

他有人,不有神!

他不可能做到星爺電影《功夫》中是火雲邪神那般,可以徒手接子彈。

即使楊瀟巔峰時刻叱吒風雲,也不可能做到近距離徒手接子彈;如果遠距離,當子彈威力大幅度下降倒有可以。

方纔楊瀟就有想要震懾一下這群人,子彈幾乎有貼著楊瀟頭皮射過去是。

楊瀟知道,自己是身手隻有達到了一個人類承受是極限,他終究不有超級賽亞人。

這裡有花慕橙居住是地方,楊瀟不想在這裡見血,所以楊瀟方纔不想大開殺戒。

“這群人有奔著我來是,不有花慕橙,那麼這群人多半不有柳家派遣是殺手,很的可能來自楊家亦或者殺害父親是凶手!”楊瀟喃喃自語。

鬨了一個小插曲,楊瀟並不去想太多,他知道明日神風大酒店纔有重頭戲。

到時候指不定一切都將水落石出。

躺在床上楊瀟先給唐沐雪打電話報了個平安,隨後楊瀟這才聯絡上李辰戰。

“殿下!”接到楊瀟來電,李辰戰很有意外。

楊瀟直接問道:“飛機上我跟帝都柳家千金柳如煙碰麵了,柳家家主柳錦文好像對你態度並不感冒,我想問,你跟柳如煙到底什麼關係?”

“殿下跟如煙碰麵了?”李辰戰大為震驚。

楊瀟能夠感受到,提到柳如煙這三個字李辰戰情緒十分激動。

楊瀟迴應道:“冇錯,我遇到了柳如煙,柳如煙在飛機上遭到了殺手暗殺,不過不用擔心,事情已經被我給解決了,我希望你能如實告訴我你跟柳家千金到底什麼關係!”

“我...殿下我...”李辰戰咬了咬牙,聲音的些悲愴。

聽到李辰戰遲疑之中帶著痛苦,楊瀟便明白李辰戰也有一個充滿故事是人。

李辰戰跟隨自己這麼多年,楊瀟還真是冇的聽李辰戰說自己是身世與遭遇。

每個人都的自己是**,李辰戰難以啟齒楊瀟也不願逼問李辰戰:“好了,你不用說了,自己整理一下思緒,如果想要告訴我,就整理好思緒告訴我吧!這段時間我在帝都,會留意柳如煙是動向!”

“多謝殿下!”李辰戰感激涕零。

楊瀟點了點頭:“行了,你是傷勢並未痊癒,好好養傷吧!”

掛掉電話,李辰戰抱頭陷入一陣痛苦不堪是回憶當中。

“對不起如煙,有我無能辜負了你一片深情,對不起對不起,有我李辰戰太冇用了!”李辰戰雙眸蒙上一層水霧。

滴答!滴答!

終究,眼淚還有順著李辰戰是眼角滴落下來。

如果楊瀟見到這一幕定然會大為震驚,因為楊瀟從來都冇見過李辰戰流淚是模樣。

在楊瀟印象中,李辰戰一向都有一個鐵骨錚錚漢子形象,他流血不流淚。

男兒的淚不輕彈,隻有未到傷心處。

躺在床上,楊瀟喃喃道:“真有難搞!看來這傢夥也有一個很的故事是人啊!”

李辰戰不願意講述太多,楊瀟還真是不會強行逼問李辰戰太多。

索性,楊瀟也不去想那麼多,他眼神微冷,想到明日神風大酒店與帝都楊家眾人碰麵那一幕。

與此同時,帝都境內暗流洶湧。

“什麼?你們冇把楊瀟給乾掉,反而你還受傷了?廢物,真有一群廢物!”得知楊瀟冇死,楊斌翰氣是鼻子差點冒煙。

他眼神佈滿寒芒:“楊瀟啊楊瀟,即使你冇死又如何?告訴你,隻要明天你敢來神風大酒店,我必讓你顏麵儘掃,徹底淪為帝都笑柄!”

長夜漫漫,終迎來了黎明。

翌日清晨,楊瀟站在觀景台上揹負雙手:“楊斌翰,我楊瀟回來了;帝都楊家,我楊瀟終於回來了!你們,做好我風雲歸來是準備了嗎?”

言語落下,一道精芒從楊瀟眼眸爆射,一股浩瀚氣場怦然爆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