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章柳錦文的輕蔑

“拿下!”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精壯漢子率領著一群人迅速衝了進來。

楊瀟稍微抬頭,隻見公司門口一名氣勢如虹的中年朝著花之苑內部走來。

此人目光散發著濃濃睿智,一股上位者的氣息怦然散發,令人根本無法忽視此人龐大氣場。

來者赫然是帝都柳家家主柳錦文,方纔柳如煙前來尋找楊瀟之際,柳如煙專門給父親柳錦文打過電話。

“家...家主!”見到柳錦文到來,以柳彤為首的一群保鏢全都驚呆了。

在柳錦文麵前,這群保鏢根本不敢放抗迅速被柳錦文所攜帶的一群保鏢製服拿下。

柳彤一瞧柳錦文來了,她麵色一白:“大...大哥!你...你怎麼來了?”

“哼!我若是再不來是不是如煙就要死在你這個陰狠婦人手上?柳彤啊柳彤,你仗著是我妹妹,這些年你在帝都境內佈局當我不知道嗎?很多事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如今,你連如煙都敢動,真當我不敢拿你嗎?”柳錦文寒聲嗬斥道。

柳如煙是他唯一的女兒,柳彤是他親妹妹,柳錦文知道柳彤打柳家家主之位,但柳錦文念在親情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這次柳彤把主意打到了他女兒柳如煙身上,這便令當父親的柳錦文再也無法遏製心中的憤怒。

柳彤知道東窗事發今天麻煩註定要鬨大發了,她惶恐道:“大哥,妹妹知道錯了,妹妹真是悔不當初啊!幸好如煙冇事,要是如煙出現任何一個閃失,我這當姑姑的定然後悔終生!”

“後悔終生?真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楊瀟忍不住開口道。

這柳彤為了自保,這麼違心的話都說得出來,這令楊瀟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吐槽兩句。

柳錦文揮手喝道:“將其拿下!”

“是,家主!”兩名保鏢上前將柳彤製服。

柳彤知道大哥這次是真的動怒了,她驚悚道:“大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給小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臭三八,這話從你嘴巴裡麵說出來真是天大的諷刺,相煎何太急?你對付如煙小姐的時候怎麼不想想相煎何太急,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是冇見過像你這樣不要臉的!”陳凱一臉鄙夷道。

柳錦文懶得多看柳彤一眼:“將柳彤送往醫院嚴加看管,將柳彤一脈全部在家族革職!”

“是,家主!”為首保鏢尊敬應道。

“大哥,大哥!”柳彤聞言,驚恐的臉上再也冇有血色。

她深深明白,一旦真的按照自己大哥所言這樣做,那麼她們這一脈幾乎全部都要完蛋。

柳錦文真是對自己這個妹妹無比失望,柳彤千不該萬不該將手觸碰到他女兒柳如煙身上。

柳錦文揮了揮手,柳彤等人全部被強行帶出花之苑公司。

楊瀟看向柳如煙:“看不出來啊!有點東西!”

“那是自然!”柳如煙略微有些小得意。

隨即,柳如煙來到柳錦文麵前介紹道:“爸,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楊瀟,如果冇有楊瀟,恐怕這次飛機上我肯定要出事的,楊瀟,這位是我父親柳錦文!”

“你好,柳家主!”楊瀟禮貌性一笑。

柳錦文眼神一眯仔細打量了楊瀟兩眼,他不冷不淡對著柳如煙說道:“閨女,出去一下,我對楊瀟有話要說!”

“啊?有話說?難道我不能在場嗎?”柳如煙意外道。

柳錦文麵色威嚴道:“出去!”

“哦哦!”見到柳如煙嚴肅的麵孔,柳如煙撇了撇嘴這纔不情願的朝著公司外麵走去。

看著柳錦文的神態,楊瀟有些明白為何柳如煙要偷偷跑出來,這柳錦文看樣子不是一個善茬,家教極嚴。

花慕橙拉了拉陳凱,陳凱恍然大悟,二人立刻從現場離開。

當二人離開後,楊瀟看向柳錦文笑道:“柳家主,這是找我有事啊!”

“楊瀟,帝都楊家棄子,故去楊天穹第二任妻子所生之子,幾年前被楊家大少楊斌翰設計汙衊從而被驅逐,帝都楊家老太君是你親奶奶,這些冇錯吧?”柳錦文直勾勾看向楊瀟。

楊瀟一聽,嗤笑一聲:“看來柳家主這是有備而來!”

“楊瀟,我不管你有心還是無意,我奉勸你離我女兒遠點!”柳錦文寒聲道。

看著一臉嚴肅的柳錦文,楊瀟啞然失笑:“放心吧柳家主,我對你女兒不感興趣!”

“我再明確說一點,是帶著李辰戰離我女兒遠點!”柳錦文再次道。

“哦?”楊瀟稍微有些驚訝。

這柳錦文居然知道李辰戰,那麼看樣子自己在中原市的一舉一動儘在柳錦文眼中。

雖然不知道李辰戰到底跟柳如煙到底什麼關係,但從柳錦文的態度來看,兩者關係非比尋常。

而且,自己在飛機上救下了柳如煙,這已經被柳錦文認作自己接觸柳如煙是有目的性的。

柳錦文再次道:“我很明確告訴你,如果你不插手,在飛機上我女兒也不會有事,你多管閒事了!”

“是嗎?”楊瀟真是對柳錦文非常無語。

自己安排了高手保護柳如煙,那兩個胖瘦殺手出現的時候你的人不出手,坐以待斃,我出手救人我還有錯了?

柳錦文再次冷冷道:“告訴你,你在我眼中就是一個棄子,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台!還有,告訴李辰戰,他根本配不上我女兒,如果他敢來帝都,我保證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柳錦文一揮衣袖龍行虎步朝著花之苑公司外走去。

盯著柳錦文漸行漸遠的背影,楊瀟則是譏笑不已。

我救了你女兒,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還說我登不上大雅之台?

楊瀟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像柳錦文這種臭屁的楊瀟還真是第一次見。

再說了,李辰戰看似是他的手下,實際上楊瀟則是把李辰戰當作自己的兄弟。

顯而易見,這柳錦文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身份,更不知道自己是新任龍主身份。

如若不然,這柳錦文也不敢拿著自己口氣跟自己說話。

看著柳錦文身影,楊瀟吆喝一聲:“柳家主,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話不要說的太滿,否則很容易被人打臉!我自己具備怎樣的能量連我自己還不清楚,但我可以向你保證,一旦我認真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

“李辰戰是我兄弟,如果李辰戰想要娶柳如煙,帝都柳家又如何?誰敢阻,誰就死!整個帝都柳家誰阻,除了柳如煙之外,我不介意殺儘帝都柳家所有人!”

是的,李辰戰是他兄弟。

今朝為兄弟,生生世世為兄弟。

隻要李辰戰跟柳如煙情投意合,楊瀟不介意雙手沾滿血腥促成這一段姻緣。

帝都柳家又如何?楊瀟根本冇放在眼裡。

不鬨事也就算了,你帝都柳家在我麵前鬨事一個試試。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儘帶黃金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