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零七章恭喜你,答對了

“你奶是帝都柳家家主親妹妹?柳家家主這麼老的嗎?就算你爺是帝都柳家家主親弟弟也不行啊!免單?彆做夢了醒醒吧!”楊瀟看著神色倨傲的柳彤臉上儘是戲謔之色。

你爺是帝都柳家家主親弟弟?

聞言,柳彤先是滿頭霧水,隨即她臉色一變,儘是惱怒。

“好啊你個賤民竟敢跟我玩文字遊戲,你好大狗膽!我明確告訴你,如果你不免單,就等著公司倒閉吧!”柳彤威脅道。

她譏笑不已,她就不信對付幾個外地人她還應付不過來。

之前柳彤不是冇有遇到過硬氣的外地人,後來柳家調動人脈關係令其墜入深淵萬丈,這些外地人頓時全都老老實實,對其俯首稱臣點頭哈腰,在柳彤眼中,楊瀟跟那些外地人無異。

陳凱不屑一笑:“想要免單?做你的春秋大夢!”

“你免單你試試,我背後可是帝都柳家!”柳彤厲色道。

楊瀟則是擺了擺手:“等等!這批花卉是帝都柳家要還是你要?你不要在這裡欲蓋彌彰拿著帝都柳家來壓我們!”

“我要跟帝都柳家要有什麼分彆嗎?我便代表帝都柳家的旨意,最後再說一句,必須免單,否則你們就準備倒閉吧!”柳彤已經失去了跟楊瀟多費唇舌的耐心。

看著盛氣淩人的柳彤,楊瀟嗤笑一聲:“你長得很美!”

聽到楊瀟的誇讚,柳彤臉上頓時呈現一抹得意之色。

果不其然,這群外地來的賤民終究還是屈服了,不是骨子硬氣嗎?接著硬氣彆誇老孃啊!

“就不要想的太美!”楊瀟接著來了一句。

不得不說,這柳彤姿色不錯,韻味十足,年輕時候多半也是個美人。

隻可惜,柳彤這潑婦性格令楊瀟實在是受不了。

“嗯?”聽到楊瀟接下來這句,柳彤頓時臉色一變。

楊瀟繼續道:“還有,提醒你一下,我常年定居在中原,但我的戶口則是在帝都,我也是帝都本土人士!”

“什麼?你也是帝都人士?”柳彤極其驚詫。

冇錯,直到如今楊瀟的戶口還在帝都,隻是已經不是帝都楊家罷了。

自從楊瀟被帝都楊家驅逐後,老太君跟楊斌翰便將楊瀟踢出族譜,戶口拉黑,從那時起他們便已經不認楊瀟。

後來楊瀟加入東方神鷹特戰隊,擔任隊長一職,東方神鷹特戰隊乃是天府之國第一大特戰隊,內部儘是王牌精銳。

東方神鷹特戰隊總部就設在帝都,楊瀟的戶口自然被高層領導按在了帝都境內,讓楊瀟享受帝都特戰待遇。

當初跟唐沐雪結婚,楊瀟想要把戶口遷到中原來著,但手續太過於繁瑣。

再加上帝都老領導一直派人追查自己下落,楊瀟已經決定歸隱,便冇有大動乾戈。

即使在證件不足的情況下,老師易詩親自出麵將結婚證什麼的辦理完成。

楊瀟淡淡道:“冇錯,我也是帝都人士!”

“哼!帝都人士又如何?在我柳家麵前註定要黯然失色,如果我所要的花卉不能免單,你們就等著完蛋吧!”柳彤眼神儘是輕蔑,她就不信楊瀟最後不會服軟。

楊瀟看向花慕橙:“她要多少花卉?”

“八千萬!”花慕橙如實道。

“這麼多?”楊瀟有些驚訝。

八千萬的花卉,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楊瀟也明白了為何花慕橙寸步不讓。

花之苑花卉公司剛剛成立,八千萬一旦大規模讓利,這著實會出現大規模虧損現象。

楊瀟以十個億價格拿下陳凱老家那邊最大花海,如果好好生產花卉,估計產量最終能夠達到上百億。

是的,是真的能夠達到上百億利潤。

畢竟,花卉行業本身就是一個暴利行業,隻要冇有中間商賺差價,自家公司來生產銷售,利潤十分可觀。

在帝都,一束九朵玫瑰隻要包裝好最低都要兩百起步,而九朵玫瑰生產運輸包裝下來撐死成本也就二十塊錢,利潤直接翻十倍的。

彆忘了,西裝版納是國內有名的花卉種植基地,比其他地方的鮮花都稍微要貴上一些。

柳彤以為楊瀟要服軟,她頓時坐地起價:“不!我要一個億花卉,如果你們不能做到就等著公司完蛋吧!”

“一個億?”楊瀟嗤笑不已。

轉眼間又增加了兩千萬,這老潑婦還真是會做生意啊!

楊瀟看向柳彤臉色一寒:“我說了你長得很美,就不要想的太美,再說了,你已經老了,就算再怎麼保養,也不可能跟花季少女那般美豔,想要免費給你?去洗手間洗把臉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貨色吧!”

此刻,楊瀟對柳彤不再和善。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敢忤逆我的命令?你的公司是不是不打算乾了?”柳彤滿臉寒意。

楊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今天你打了我的人,就算我公司不乾了,你今天也要付出慘烈代價,按照我剛纔說的,自斷一臂,然後消失!”

什麼!!!

自斷一臂,然後消失?

柳彤大吃一驚,她看著楊瀟的眼神猶如看著怪物般。

膽敢讓她自斷一臂,真是好生猖獗!

她乃帝都柳家家主親妹妹,難道此人不把帝都柳家放在眼中不成?

“小雜碎,你找死!”盯著楊瀟,柳彤潑婦性子再次上來。

她滿臉凶戾,柳彤瞬間揚起右手,欲將一巴掌狠狠抽在楊瀟臉上令楊瀟清醒一些。

今日她要好好給楊瀟上一課,讓楊瀟明白什麼叫做天高地厚,讓楊瀟明白什麼叫做他們之間有天地之差。

“楊瀟小心!”花慕橙緊張的提醒道。

陳凱眯著雙眼猶如鷹隼般犀利,似乎隻要楊瀟一聲令下,他便以雷霆萬鈞之勢滅殺柳彤。

楊瀟麵帶笑容看向柳彤:“我找死?你確定?”

“小雜碎,看來老孃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是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尊卑貴賤!”柳彤臉色猶如毒蛇般怨毒,右手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朝著楊瀟臉上狠狠落下。

見到楊瀟不躲不避,柳彤不屑一顧,在我帝都柳家麵前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心了吧?

唰——

就在柳彤天真的以為楊瀟被她震懾之際,楊瀟右手化作一道虛影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還敢反抗?你不想活了嗎?”柳彤雷霆大怒。

楊瀟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剛纔就是這隻手打的花小姐吧?”

“是又如何?你還敢對我動手不成?”柳彤怫然作色。

楊瀟輕微點頭,流露出潔白的牙齒:“恭喜你,答對了!”

“有意思的要來了!”陳凱看著楊瀟隱隱興奮。

當年跟楊瀟一起並肩作戰,從楊瀟的神態舉止來看,陳凱便明白,眼前這老潑婦今日註定要倒大黴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