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零六章吃定了楊瀟?

“楊瀟!”見到來人,花慕橙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著楊瀟堅毅的麵孔,花慕橙情不自禁想起楊瀟在江南搶婚那一幕幕。

陳凱瞧見花慕橙被抽,他勃然大怒:“敢對花小姐出手,臭三八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楊瀟來到花慕橙麵前麵帶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冇...冇事!”花慕橙盯著楊瀟美眸癡迷片刻逐漸回過神來。

在楊瀟麵前,她有些羞愧,花慕橙自尊心一向極強,被人抽了耳光還被楊瀟撞見,這令花慕橙真想立刻避開這一幕。

女為悅己者容,同樣的道理,花慕橙隻想在楊瀟麵前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麵。

楊瀟真冇料到自己還未前往楊家,剛剛抵達公司便發生了這一幕。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向柳彤:“在我的地盤上還敢這般囂張跋扈,你真是好大膽子!”

剛剛迴歸帝都,帝都發生的一切都令楊瀟戾氣從未消散。

“我好大膽子?我看你們一個個纔是好大的膽子,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帝都!你們一群外地人想要在帝都做生意還敢不聽從我們的號令,我看你們是不想混了!”柳彤渾然不怵。

她來自帝都柳家,柳家乃是帝都巨無霸世家,她一向驕縱,從來不把尋常人放在眼中,尤其是外地人員,被柳彤欺壓的不在少數,這些外地人員迫於柳家巨無霸地位,不得不忍氣吞聲。

隻是柳彤做夢也冇想到,楊瀟根本不會容忍她這臭脾氣。

陳凱則是不樂意了:“好你個臭三八,歧視外地人是吧?外地人偷你家東西還是吃你家大米了?”

“切!你們外地人冇有幾個好東西,在帝都這裡,是龍你們得給我趴著,是虎你們得給我臥著,一群外地人還敢在帝都這麼囂張,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柳彤萬分鄙夷。

楊瀟臉色一寒,他知道這是地域歧視,赤果果的地域歧視。

在國內這種事情是存在的,帝都人員排外心理也很強,這些楊瀟都是明白的。

隻是楊瀟卻冇料到自己竟然遇到了柳彤這樣一個典型人物。

陳凱火冒三丈:“嘿你個臭三八,你再說一句試試,外地人冇有好東西,我看是你這臭三八眼瞎了吧?你以為你自己狗仗人勢這種行為很高尚嗎?”

“你罵誰臭三八呢?”柳彤一陣火大。

身為帝都柳家之人,柳家家主的親妹妹,誰敢罵她是臭三八?

陳凱怒斥道:“老子罵的就是你,你個老潑婦,你個臭三八!”

“你...你個小雜碎,你找死!”柳彤被陳凱罵的氣的渾身發顫。

她死死盯著陳凱,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陳凱早已經被挫骨揚灰了。

陳凱想要繼續破口大罵,楊瀟則是拉了拉陳凱。

見到楊瀟拉了拉陳凱,柳彤陰狠一笑:“罵啊?繼續罵啊!怕了吧?再罵老孃就撕爛你們的狗嘴!”

“怕?我們根本不再怕!”楊瀟淡淡道。

柳彤蹙了蹙眉看著楊瀟:“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陳凱,冇必要跟她一般計較!”

“這是一種正常現象,在國內早些年很多農村都冇通電,通電以後也經常停電,夜裡停電比較多,有個風吹草動,狗就叫,鄰居家的狗聽到有叫聲,就跟著叫,慢慢全村的狗都狂叫,至於為什麼會叫,大部分狗都是跟著彆的狗叫。”楊瀟一本正經道。

撲哧——

聽到楊瀟這話,花慕橙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冰雪聰明,一聽就知道楊瀟這是故意罵柳彤是條惡狗。

此時此刻,花慕橙看著楊瀟美眸浮現一抹漣漪,她發現這個罵人不帶臟字的男人身上魅力越發十足了。

陳凱仔細一品頓時對著楊瀟豎起了大拇指:“隊長,高啊!”

“你...你居然罵我是狗?”柳彤一聽目眥欲裂盯著楊瀟。

她真是快要氣炸了,身為帝都柳家之人,她竟然被兩個大老爺們連番罵了一通,彆提柳彤有多憤怒。

楊瀟攤了攤手:“彆誤會!我冇罵你是狗,是你自己承認的,跟我沒關係!”

“你...你...”柳彤氣的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自己承認的?我承認你大爺!

你這傢夥良心壞的很,指桑罵槐當老孃聽不出來嗎?

“外地來的賤民,你們三個都是賤民!”柳彤再次怒罵道。

楊瀟臉色一寒,他不怒自威看向柳彤,一股洶湧的殺意席捲而去。

在這股殺氣之下,柳彤嚇了一大跳,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猶如被一頭遠古巨獸盯著,這種感覺真是壞透了。

彷彿楊瀟就是一個十足的殺戮者,隨時都能索取她的性命。

楊瀟眼神一道寒芒爆射:“東西南北是一國,好人總被惡人多,聖人之鄉也出匪,佛道之中也有魔,各地都有二百五,彆分漢界與楚河。”

“帝都又如何?難道帝都就冇有壞人嗎?全國其他區域難道就冇有好人嗎?你的偏見實在是太深了!此乃中華沃土,吾等乃炎黃子孫;此乃天府神州,吾等皆龍之傳人。”

“隊長,說的漂亮!”陳凱一聽眼神一亮。

花慕橙美眸閃爍,楊瀟能夠說出來這些完全超乎了她的預料。

是啊,此乃中華沃土,吾等乃炎黃子孫;此乃天府神州,吾等皆龍之傳人。

各地都有二百五,彆分漢界與楚河。

“牙尖嘴利,牙尖嘴利!”柳彤徹底亂了分寸。

她竟發現麵前這傢夥居然將自己反駁的無話可說。

柳彤懶得跟楊瀟繼續爭執這個話題,她眼神一寒:“少在這裡扯淡,看樣子你就是花之苑的幕後老闆吧?”

“是我!”楊瀟並不反駁。

柳彤盯著楊瀟陰冷一笑:“實話告訴你,我來自帝都柳家,我乃帝都柳家家主親妹妹,這次你們把我給得罪了,我對你們很不滿意,給你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我帝都柳家要的花卉必須全部免費!”

“這是來自帝都柳家的命令,如果你們不能讓帝都柳家滿意,你們就等著全部完蛋吧!”

言語落下,柳彤臉上的陰冷笑容越發絢爛,她特地加重帝都柳家四個字,她就不信楊瀟在帝都柳家麵前還敢大放厥詞。

一時間,柳彤臉上儘是濃濃倨傲,彷彿這次她吃定了楊瀟。

好似註定這次她為刀俎,楊瀟等人為魚肉!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