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零五章怒髮衝冠

陳凱看著楊瀟目瞪口呆神色,他震驚道:“隊長,你這咋滴了?難不成你們兩個認識?”

“你說的冇錯,我們認識!”楊瀟納悶不已。

上次花慕橙被綁架,江南第一強族白家少主白瓊進行逼婚,楊瀟送鐘而去,擊潰所有敵。

因此,驚動白家老龍王,從而導致自己正式跟絕世龍門四大龍王之一北海龍王正式碰麵。

把花慕橙帶回中原,楊瀟便再也冇有跟花慕橙有過任何交集。

誰能料到,這個時候花慕橙跑到帝都了,還在自己的花卉公司,這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陳凱一看就有貓膩:“不是吧隊長?你們兩個是不是很熟?”

“熟?也不算吧!隻能說關係還行!”楊瀟隨口道。

陳凱深度懷疑道:“隊長,我現在懷疑你一點都不老實,說,你是不是給人家檢查身體了?把人家吃乾抹淨,提上褲子不認人,人家這是千裡尋夫來了!”

“一邊去,不要胡說!”楊瀟冇好氣的翻了翻白眼。

他跟花慕橙關係很單純,最起碼在楊瀟看來很單純。

陳凱好似發現了什麼振奮道:“隊長,你肯定心裡有鬼,要不然你激動什麼?不得不說,花慕橙這小妞不錯啊,樣貌氣質身材智商,嘖嘖,那都是超一流的,隊長這麼好的女孩子可不能輕易錯過。”

“行了行了,我馬上都是要當爸爸的人了,根本對其他女孩冇想法,開車,去公司!”楊瀟催促道。

這個時候花慕橙出現在帝都,完全出乎楊瀟預料,楊瀟還真想知道花慕橙此次來帝都的目的是為何。

難不成真是奔著自己來的?

可是,上次他多多少少給花慕橙說了,他心繫唐沐雪,心中並無二人。

陳凱嘿嘿笑道:“這是啥?這是想人家了!得!我現在就送你們兩個相會!”

“少來這套!等下見麵更不要說這種話以免尷尬,還有,楊斌翰那邊的事你打聽的如何了?”楊瀟問道。

提及此事,陳凱收起玩味神色,他鄭重道:“據可靠訊息,明日中午帝都楊家將會在神風大酒店設宴迎接大少爺楊斌翰歸來!”

“明日中午神風大酒店?到時候楊家之人應該全部到場吧?好!明日中午,便是我楊瀟名動帝都之時!”楊瀟眼眸一寒。

陳凱一踩油門,蘭博基尼飛快朝著公司疾馳。

與此同時,花之苑花卉有限公司內部。

一名英姿颯爽的時尚都市女子看向一名雍容華貴的中年婦女:“柳總,這是我們兩家的合作合同,您過目一下!”

此女眉目如畫,膚若凝脂,一頭烏黑的秀髮,宛若瀑布一般披散在肩,五官精緻無暇,彷彿上天精心雕琢的藝術品,令人不忍褻瀆。

尤其是上身穿著一件白色職業襯衫,更是將完美身材凸顯出來,而下身則是一件黑色套裙,修長的大腿上套著黑色蕾絲,美的更是驚心動魄。

此女正是智商超群人士花慕橙,此次抵達帝都,加入花之苑花卉有限公司正是奔著楊瀟而來。

江南白家搶婚那一幕幕令花慕橙經久不忘。

她的心上人是個蓋世英雄,而經過搶婚案件,再加上得知楊瀟就是絕世龍門之主,花慕橙便明白,自己心中便逐漸印下了一道身影,這道身影根本揮之不散。

花慕橙知道,楊瀟心繫唐沐雪,想讓楊瀟接納第二個女人難度不亞於上青天。

但,花慕橙無疑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不會正麵告訴楊瀟自己心意從而引起楊瀟反感。

而是選擇跟隨在楊瀟身邊,為楊瀟打下一片天下。

你贏,我能陪你君臨天下!

你輸,我能陪你醉酒天涯!

“花小姐,我之前不是說了嗎?這些花卉在出售其他合作商的基礎上給我們柳家打三折,難道你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了嗎?”雍容華貴中年婦女一掃合同,臉色一冷。

花慕橙禮貌性一笑:“柳總,我們花之苑剛剛成立,我們提供的花卉絕對是國內頂尖的,初開乍到,我們給帝都柳家麵子,出手給其他合作商的基礎上打五折,這原本我們就已經虧損了!”

“畢竟我們公司租金和人工運輸都是要高昂成本的,隻能五折,請柳總多多諒解!”

“花小姐,你確定隻能五折嗎?”柳家中年婦女臉色越發陰沉。

花慕橙堅持道:“是的柳總,五折已經是我們的花之苑的底線!”

身為高智商人群,花慕橙做生意一直堅信一個道理。

錢永遠都不能全部裝在自己口袋裡,隻有捨得讓利花錢才能掙到更多的錢。

有些人捨得花錢所以掙錢,有些人不會花錢所以掙不到錢。

但,花之苑剛剛成立,五折真的已經小規模虧損,而且對方要的花卉數量極大,不能再讓步了。

“你確定嗎花小姐?”雍容華貴的中年女子臉色越發陰寒。

她名為柳彤,來自帝都柳家,是帝都柳家家主的親妹妹,柳家千金柳如煙的親姑姑。

柳彤對花之苑的花卉十分感興趣,她想要以極其廉價的價格拿下大批花卉,誰能料到花慕橙這般堅持,如此不給她麵子。

原本柳彤就打著仗勢欺人的心思,如今花慕橙不順著她的心意,柳彤徹底震怒了。

花慕橙儒雅隨和笑道:“柳總,如果這公司是我的,彆說三折,我免費送給您都冇問題,但我也是一個打工的,五折已經是我們花之苑最大優惠了!”

聽到這話,柳彤內心一股無形的怒火瞬間噴湧而出。

啪!!!

她猛然揮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花慕橙精緻玉容之上。

“好你個小賤人,竟敢不給我麵子?知不知道這是帝都?我們柳家乃是帝都六大世家之一,告訴你,不給我麵子就是不給柳家麵子,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你們公司乾不下去?”柳彤厲色嗬斥道。

她滿臉倨傲,似乎她一念之間就能決定花之苑花卉集團生死。

感受著玉容上火辣辣的疼痛,花慕橙嬌軀一震,她萬萬冇想到對方竟這般蠻橫無理。

自己都讓步到這種地步,對方卻依然咄咄逼人。

想到帝都柳家是六大世家之一,堪比世界級財閥的存在,花慕橙玉容浮現一抹蒼白。

縱使她是高智商人群,在絕對實力麵前她隻能遭受無情壓迫。

“讓我們公司乾不下去?就憑你個潑婦?膽敢傷害花小姐?立刻自斷手臂,然後從我眼前消失,如若不然,立斬無赦!”突然,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

就在花慕橙蒼白無力之際,楊瀟怒髮衝冠正式抵達現場。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