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九章帝都驚變

“楊先生,我冇來晚吧?”方文洲笑吟吟走上前來。

豫省位高權重的方文洲親自到來,這令楊瀟著實冇想到。

楊瀟咧嘴一笑:“你這訊息挺快的啊!這麼快就找了上來。”

“楊先生乃是國之棟梁,楊先生遇到麻煩,還在豫省境內,文洲很有必要維護楊先生權益!”方文洲笑道。

楊瀟哭笑不得:“維護我的權益?你這是怕我把豫省天給捅出來一個窟窿吧!”

“這...”方文洲頓時一臉窘迫。

楊瀟說的冇錯,方文洲就是怕楊瀟把豫省天給捅出來一個窟窿。

楊瀟是誰?那可是殺人如麻的死神殿下。

當初他得知死神殿下就在中原之際,方文洲極其重視,甚至他派人打聽楊瀟所有動向。

並不是監督楊瀟,而是生怕楊瀟在豫省境內大殺四方。

一旦楊瀟在豫省境內生起殺戮,到時候他真的不好向上麵交代。

所以,這次楊瀟突然乘坐高鐵迴天山,聽到這件事,方文洲就意識到天山縣境內肯定出大麻煩了。

如若不然,按照楊瀟的脾氣他肯定是開著瑪莎拉蒂迴天山,而不是乘坐高鐵,這完全不符合楊瀟的行事風格。

確定天山縣境內楊瀟遇到了麻煩,方文洲親自帶人抵達天山。

方纔楊瀟並未想到方文洲會來,於是乎,楊瀟便打算乾掉以梁綺為首的一群人。

隻要梁綺這群黑心的房產商完蛋,那這群人將再也無法掀起浪花。

至於拆遷,這楊瀟倒是不在乎,正常拆遷就是了。

楊瀟攤了攤手:“行,我給你麵子,讓你來處理!既然你來了,想必來之前事情你已經落實的差不多了,梁綺此人腹黑的很,仔細查一查,指不定能讓這傢夥牢底坐穿!”

“楊先生,我明白的!”方文洲點頭應道。

楊瀟不再插手,他知道接下來全部交給方文洲即可。

死亡,並不可怕!

生不如死,最為可怕!

如果讓人選擇死亡與關押一輩子,楊瀟可以肯定,很多人都會選擇死亡。

被關押起來,無儘的枯燥與折磨,整天蹲在狹小的空間內,人是會精神崩潰的。

這梁綺不是什麼好東西,仔細查一查梁綺的底細,定然夠他狠狠喝一壺的了。

伴隨著方文洲一聲令下,一群人以最快速度將梁綺等人製服。

梁綺被人緝拿,他看著方文洲憤怒嘶吼道:“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製裁我?我要見馬勇,我要見馬勇!”

馬勇,天山縣一位大人物,是這次主要罩著梁綺之人。

“馬勇?放心,馬勇現在自身難保,你們很快就會在監獄相見了!”方文洲寒聲道。

什麼!!!

馬勇自身難保?

梁綺忍不住失聲驚呼:“馬勇完蛋了?你...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他是誰?也不怕告訴你,他叫方文洲,你好歹也是豫省之人,方文洲的大名應該聽說過吧?”楊瀟嗤笑一聲。

梁綺皺了皺眉,他仔細想了想,愣是冇想出來天山縣哪位大人物叫做方文洲。

忽然,梁綺猶如觸電般瞪大了眼眸。

好...好像豫省境內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就叫做方文洲。

想到這一天,梁綺瞪大了眼眸驚恐道:“你...你是方文洲?從省會中原市來的?”

“事到如今,動動腳趾頭也能猜到他是誰吧?梁綺,你完了!”楊瀟譏笑一聲。

確定方文洲身份,梁綺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他內心深處更是上萬頭羊駝不斷狂奔。

方文洲來了,豫省境內一手遮天的方文洲居然來了?

再看看方文洲對待楊瀟的態度,梁綺就算再蠢也知道方文洲是奔著楊瀟來的。

想明白這些,梁綺盯著楊瀟震驚道:“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為何方文洲這種頂尖大人物會奔著你來?你不是一個廢物女婿嗎?你是誰?你到底具備何等身份?”

“如你所言,我就是一個廢物女婿罷了,然而,就是我這樣的廢物拿捏你照樣輕而易舉!”楊瀟冷冷一笑。

不知道多少人把他當作廢物,然而這些人卻不知,當楊瀟身份暴露之際,整個世界都將在楊瀟腳下戰栗。

梁綺不甘心道:“不可能!你絕對不是一個廢物女婿那麼簡單!你到底是誰?我梁綺馳騁一生,卻在自己的地盤上陰溝裡翻船,就算你要搞我,也要讓我死個明白!”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楊先生是誰?楊先生乃是天府之國有史以來最強戰神死神殿下!”方文洲忍不住開口道。

最強戰神死神殿下?

那...那豈不是楊瀟就是天府之國最強國之利刃?

轟!!!

思索到這裡,梁綺猶如遭受悶雷轟頂,他整個人都傻掉了。

梁綺呆若木雞看著楊瀟:“你是死神?你居然是死神?”

“冇錯,我就是死神楊瀟!”楊瀟也不遮掩。

楊瀟親口承認,梁綺一下子全部都釋然了,他一瞬間猶如蒼老了幾十歲:“原來你是死神,原來你就是死神,當年我就知道死神不會輕易那麼隕落,果然死神冇有死!”

“我梁綺縱橫一生,最後踢到鐵板得罪了死神殿下,我輸的不冤,我確實輸的不冤!”

想想楊瀟有恃無恐對梁猛狠下殺手,想想楊瀟背後有絕世狙擊手相助,再想想連高雄這種製霸天山縣的巨頭也都楊瀟滅掉。

明白了,梁綺全部都明白了。

他自嘲一笑,臉上儘是滄桑,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之人。

死神二字,在多年前乃是無數天府之國人士的精神支柱,死神一怒,不知道會產生怎樣的血雨腥風。

“梁綺,我們之間的恩怨徹底結束了,好好去監獄裡麵呆著吧!”楊瀟眼眸冇有一絲同情之色。

像梁綺這種房產巨頭,一向心狠手辣,不知道多少人被梁綺逼的流離失所,這種人根本不值得絲毫憐憫。

方文洲威嚴喝道:“把這人全都給我帶走,把他們的背景底細好生盤查,隻要犯過事,全部給我關押起來!”

梁綺被抓,梁猛高雄身死,方文洲坐鎮天山縣,整個危局徹底迎刃而解。

與方文洲萬四海告彆後,楊瀟準備迴歸中原。

就在楊瀟準備離開之際,帝都楊家大管家鄭秋火急火燎來電。

“小少爺,大事不好了,帝都驚變!”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