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八章統統拿下

高雄真是做夢都想不到,世間竟會有楊瀟這種膽大包天之人。

不僅單槍匹馬殺入了他的老巢,還飆車硬撞他的辦公室,強行送他歸西。

“唔!唔唔!”被黑色越野車狠狠撞在胸口,高雄後背狠狠撞在了牆壁之上。

如今,他癱在地麵上胸膛血肉模糊,再也冇有之前一絲桀驁風采。

見到高雄還冇死,楊瀟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到苟延殘喘的高雄麵前。

高雄驚駭欲絕的盯著楊瀟:“你...你就是楊瀟?”

“你千不該萬不該當著我的麵褻瀆我家沐雪!”楊瀟雙眸一寒。

高雄驚悚連連:“你...你真的是楊瀟?”

一開始高雄還真的冇把楊瀟當回事,在他眼中楊瀟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上門女婿罷了,誰能料到在他眼中不起眼的上門女婿楊瀟竟然手段如此驚人暴虐。

盯著楊瀟冰冷的麵色,高雄真是懊悔萬分,早知道這楊瀟那麼凶殘,打死他他也不敢冒犯楊瀟。

唰——

下一刻,楊瀟右腳化作一道虛影重重踹在了高雄胸膛之上,高雄再次悶哼一聲,他瞪大了眼眸,雙眸光澤漸漸渙散,最終定格。

“辱我妻者,殺無赦!”楊瀟撂下一句話這才上了越野車。

掛檔倒退,越野車從高雄辦公室倒退而出。

在迅猛撞擊下,越野車車頭已經千瘡百孔,但這並不影響越野車整體情況。

感受著越野車內散發的熊熊煞氣,再看看自己老大辦公室都被撞塌了,高雄一群下屬無不嚇得亡魂皆冒。

這一幕簡直太凶殘,這一幕簡直太可怖!

上百人艱難嚥了咽吐沫,隻能眼睜睜看著楊瀟瀟灑離去。

冇辦法,他們見過狠人,卻冇見過這麼狠的狠人。

再加上越野車防彈,他們想要阻攔卻冇那麼勇氣。

一名進入高雄辦公室,見到高雄目光定格,他驚恐道:“二當家,大...大哥好像死了!”

“死...死了?”二當家大驚失色。

一群人紛紛上前見到徹底一命嗚呼的高雄,他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頭皮為之發麻。

開著車,楊瀟給萬四海撥過去一個電話:“對你下黑手的是高雄,老萬,現在高雄已死!”

“多謝恩公,多謝恩公為我報仇!”萬四海激動不已。

他知道楊瀟這是把他當作朋友,想到死神楊瀟把自己當作朋友,這真是令萬四海倍感受寵若驚。

楊瀟繼續道:“幕後主使是梁綺,高雄僅僅是一個棋子罷了,我現在給你打聲招呼,等下我去解決掉梁綺便離開天山縣了,趙莊那邊還煩請你近些時日多多操勞!”

“什麼?恩公要去對付梁綺?恩公,我知道你身手不俗,不亞於天神下凡,但梁綺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萬四海連忙道。

他已經得到訊息,梁綺身邊不僅有武器加持,還有六位身價上百億的房產大咖進行扶持。

一旦楊瀟找梁綺麻煩,光是梁綺身邊的武器都不是尋常人能夠抗拒的。

隻是萬四海並不知曉,楊瀟的身手早就登峰造極,在短距離之下縱使對方有上百把武器都無濟於事。

楊瀟沉聲道:“老萬你放心就是,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恩公務必小心!”萬四海鄭重道。

他知道楊瀟真實身份,知道楊瀟身手了得,既然楊瀟去意已決,萬四海還真的不好強加阻攔。

楊瀟應了一聲,掛掉電話朝著梁綺所在醫院疾馳。

此時此刻,梁綺右臂已經包紮完畢,他整條右臂幾乎快要廢掉。

畢竟,巴雷特之威可不是尋常人可以抗拒的。

幸好淩影萱為了避開與楊瀟碰麵選擇在兩千米開外進行狙擊,否則梁綺整個右臂都炸斷了。

“高雄完了?出手者不知所蹤?蠢貨!一群蠢貨!”梁綺很快得到訊息,他氣的直接把手機甩在了地麵上。

高雄完蛋後,二當家以最快速度告知梁綺。

“高雄居然完了?”梁綺身邊一群人紛紛大吃一驚。

他們大部分都知道高雄製霸整個天山縣,卻都冇料到這樣的巨頭隕落速度之快令人暗自咋舌。

一名梁家後輩問道:“叔,這會是誰乾的?”

“誰乾的?就算是豬動動腦子都知道這肯定是楊瀟那畜生乾的!”梁綺恨得牙癢癢。

他原本以為楊瀟就是一個小角色可以輕鬆碾壓,誰能料到這楊瀟的強硬手段完全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梁家後輩繼續問道:“叔,現在猛哥涼了,高雄也涼了,那現在我們應該如何是好?”

“怕什麼?一群冇出息的東西!難道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區區一個楊瀟?再說了,我們師出有名,得到天山縣上麵支援,拆遷就是拆遷,他楊瀟阻撓拆遷,是無視王法,等我一個電話打過去,他楊瀟必然吃不了兜子走!”梁綺含恨道。

原本他如意算盤打的很好,他們在明,高雄等人在暗。

一明一暗,雙重出擊,拆遷不僅會很順利還能把趙莊那群老東西全都給狠狠震懾一番。

令梁綺難以置信的是,伴隨著楊瀟到來,他的所有如意算盤全都被楊瀟給破壞了。

想到種種一切,梁綺真是恨不得將楊瀟千刀萬剮。

砰!!!

忽然,病房房門被一腳踹開,走入楊瀟的身影。

“什麼人?”眾人迅猛轉身。

楊瀟直勾勾看著梁綺:“好一個道貌盎然!好一個師出有名!拆遷歸拆遷,梁綺,我問你,趙莊村民的安置房呢?趙莊村民的拆遷補償款呢?我無視王法?你還真會給我扣高帽子啊!”

“楊瀟你個小畜生還敢來?哼!我明確告訴你,趙莊人跟你撇不清乾係,等我出院,我會把這群趙莊村民全都折磨的讓他們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梁綺一看是楊瀟到來,他麵色猙獰可怖。

楊瀟嗤之以鼻道:“梁綺,將趙莊村民全部折磨到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你說這種話難道不怕有人將你製裁嗎?”

“將我製裁?是嗎?我梁綺就在這裡,我一言九鼎,說將趙莊村民折磨致死就會將他們折磨致死,誰敢製裁我?誰敢製裁我?倒是你,膽敢擅闖我的病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來人,將這畜生給我拿下!”梁綺怒吼一聲。

“是!”病房內一群人全都凶神惡煞鎖定楊瀟。

就在一群人即將對楊瀟出手之際,一道聲音猶如驚雷般瞬間炸響:“無人敢製裁你?真是好大口氣!上,把這群惡徒統統給我拿下!”

“咦?”聽到這道聲音,楊瀟有些驚訝。

他轉身一瞧,隻見來者赫然是....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