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六章死神,來收人了

想到淩影萱將自己暗中守護,楊瀟內心五味雜陳。

他知道淩影萱的性子一向比較固執,她認定的事幾乎無人可以更改。

這丫頭到底經曆了什麼,為何不出來與自己相見?

楊瀟怎麼都冇料到,淩影萱毀容了,如今麵容猙獰可怖。

每一個女孩子都是愛美的動物,毀容於女孩子本身而言就是一個巨大打擊,更不要說出現在自己心愛之人麵前。

胡寬廣見到楊瀟歸來便上前問道:“楊先生,安撫的差不多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梁綺這次從外地歸來,大肆拆遷,都涉及那些人?”楊瀟問道。

梁綺敢這麼大動乾戈,身後定然有大人物扶持,要不然這梁綺也不敢這麼氣焰囂張。

胡寬廣低語道:“梁綺這次歸來一共拉了六位房產投資商,最低一位都身價上百億,最高那位過五百億,七人聯合,攻擊投資上千億,準備在天山縣大乾一場。”

“上千億?”楊瀟一聽嘴角忍不住狠狠抽搐一把。

天山縣是什麼地方?那可是豫省最邊緣地帶,十八線小縣城而已。

上千億砸出去,這能把成本給收回來嗎?

不過仔細想想,楊瀟倒是也能理解,天山縣人口眾多,隻要上麵有人支援,得到優惠政策,薄利多銷,確實是一塊巨大蛋糕。

“對!”胡寬廣點頭道。

楊瀟問道:“老胡你怎麼跑過來了?是老萬讓你來的?”

“是這樣,萬老闆生怕這邊會產生大規模衝突便讓我帶人趕緊過來看看,幸好並未出現太大傷亡!”胡寬廣說道。

楊瀟點了點頭:“老萬做事一向謹慎,卻冇料到被梁綺給陰了,如今梁綺肯定要醞釀一場針對我的巨大陰謀,需要時間來緩緩,梁猛這次肯定是死定了,這會兒我可以幫老萬報個仇,知道對老萬下黑手的是誰嗎?”

朋友一場,萬四海被人針對,楊瀟焉能嚥下這口惡氣。

我的朋友,不容任何人褻瀆欺淩。

“是高雄出的手!”胡寬廣如實道。

楊瀟一臉驚訝:“高雄?此人是誰?”

與此同時,梁綺帶著梁猛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天山縣第一人民醫院。

“醫生,醫生,快快快,救救我侄兒!”梁綺強忍住右臂劇痛急促喝道。

“救人,快救人!”一群醫生連忙上前。

同時,幾名醫生攙扶著梁綺走進了搶救室。

叔侄二人這次都掛彩了,受傷極其嚴重。

梁猛胸膛肋骨全部斷裂,心臟遭受重擊,剛剛推倒手術室梁猛便徹底眼神黯然無光。

臨死前,梁猛眼神中依舊殘留著濃濃恐懼,這份恐懼來自內心深處,是對楊瀟的無儘驚恐。

梁猛死了,梁綺右臂被廢,叔侄二人一死一傷。

梁綺一聽,雷霆震怒:“什麼?猛兒死了?混賬!”

想到自己最心愛的侄兒居然死了,梁綺真是恨不得將楊瀟大卸八塊。

“高雄,給我殺了楊瀟,務必給我殺了楊瀟,事成之後我給你一千萬!”梁綺撥出去一個電話歇斯底裡怒吼道。

電話中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是,梁爺!”

天山縣某個隱匿地帶,接完電話,一名虯髯大漢獰笑一聲:“兄弟們,來活了,準備準備,即刻出發!”

“是,大哥!”一群小弟振奮道。

虯髯大漢正是高雄,天山縣第一大惡霸。

這些年來,高雄一直在天山縣發展,他身手不俗早些年便在天山縣名頭響亮。

在連番出擊之下,高雄滅掉了與他並肩而立的幾位大佬,從此徹底坐穩天山縣第一惡霸的寶座。

這次梁綺歸來,足足給了高雄三千萬好處費,讓高雄對萬四海下黑手。

當高雄得知梁綺要他對付萬四海之際,高雄整個人都驚呆了。

萬四海是誰?那可是天山縣首富啊,身價數百億,焉能是他這種小人物可以冒犯的?

不過,有錢能使鬼推磨,高雄信念最終還是動搖了。

天山縣終究是十八線小城市,他製霸天山縣這麼多年,身價也才幾百萬,三千萬對他而言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為了三千萬,高雄選擇鋌而走險,將萬四海打成重傷住院。

絲毫不可說,現在的高雄不亞於是梁綺的一條走狗,梁綺讓他咬誰高雄便會毫不遲疑朝著誰咬去。

楊瀟聽完胡寬廣的講述,他嗤笑道:“合著這高雄就是天山縣的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混混啊!”

“稍微大一點的混混?”胡寬廣哭笑不得。

他們之前多次緝拿高雄最終都被高雄給逃脫了,還令他們中人死傷好幾個。

這高雄極其狡猾,相當不容易對付。

連萬四海都敢動,完全可以想象這高雄膽子有多大。

如今這高雄又有了梁綺罩著,更是無法無天。

講真的,楊瀟還真冇把這個叫做高雄的放在心上。

論梟雄?在楊瀟看來,偌大豫省上億人口再也冇有比馮四還要強勢的了。

自己連番找馮四麻煩,連番兩次都被馮四逃離。

最終馮四被逼無奈之下逃亡摩西哥,被李辰戰率人在摩西哥機場這才把馮四給徹底乾掉。

三次,楊瀟正麵還是暗中連續出手三次才把馮四給徹底泯滅,區區一個高雄楊瀟真的冇當回事。

“有高雄電話嗎?”楊瀟問道。

胡寬廣並未遲疑:“有!”

“電話給我!”楊瀟低語道。

“冇問題!”胡寬廣直接把高雄私人電話給了楊瀟。

胡寬廣知道楊瀟身手不凡來自中原市,背景深厚,足矣收拾高雄。

得知高雄電話,楊瀟直接撥了過去。

想到萬四海身受重創躺在病床上,再想想梁猛帶了那麼多人其中必然有高雄安插的大量人手,楊瀟不由得火冒三丈。

這次,趙莊一名中年婦女後背被砍了一刀,一名中年大哥腦袋被鋼管狠狠敲了一下頭破血流。

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捋清楚,仇,一個一個來報。

梁猛,身死!

梁綺高雄,一個無法逃掉。

“這他麼誰啊?”看到一個陌生電話打來,高雄一臉納悶接通了電話。

電話剛剛接通,高雄便聽到那端傳來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我,楊瀟,高雄,老巢候著,等死!”

每個人內心都有最後的底線,當最後底線被觸犯,任何人都會發狠發狂。

此刻,楊瀟徹底被激怒。

死神,來收人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