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二章梁綺來襲

梁猛一聽,神情震怒。

猖獗,這楊瀟實在是太猖獗了!

他眼含怒火怒視楊瀟:“真當我不敢斃了你嗎?”

“出手,儘管出手啊!”楊瀟一副無傷大雅的模樣。

連番在楊瀟手中吃癟,梁猛徹底雷霆大怒:“想要找死是吧?行啊!那老子現在就成全你!”

原本梁猛就對楊瀟殺心已起來,這次連番被楊瀟刺激,梁猛不再遲疑悍然扣動扳機。

“後生(楊小子)!”見到梁猛真的扣動扳機,以趙鐵根為首的一群人全都大驚失色。

“這小子要完犢子了!”以梁猛為首的一群人儘喜笑顏開。

然而,梁猛扣動扳機,併爲發出刺耳炸響,沙漠之鷹更未冒出火星。

“怎麼回事?”見到並未滅掉楊瀟,梁猛一臉驚詫。

他再次連番扣動扳機,依舊並未有任何反應,梁猛徹底懵逼了。

這是他二叔梁綺給他的傢夥,不可能有假,好端端的怎麼就出現故障了呢?

就在這時,楊瀟攤開右手戲謔道:“致命傢夥都冇有,還問怎麼回事?”

定睛一瞧,不知何時沙漠之鷹的彈夾居然出現在楊瀟手中。

“嗯?這東西怎麼出現在你手中?”梁猛一副見了鬼般的神情。

楊瀟嗤笑一聲:“彆問那麼多,總而言之,這一場賭局你輸了,記得欠我一塊鋼板!”

噗——

聽到楊瀟這話,梁猛鬱悶的差點噴血。

都這個節骨眼了,大哥你還在乎一塊鋼板?

“接下來是不是應該輪到我了?”楊瀟邪魅一笑。

梁猛匪夷所思看向楊瀟:“什麼輪到你了?”

“當然是遊戲啊!”楊瀟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無瑕的牙齒。

唰——

下一刻,楊瀟左手猛然揮出,快的根本無法用肉眼尋覓,梁猛手中的沙漠之鷹便出現在楊瀟手中。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將彈夾塞入沙漠之鷹之中對準梁猛額頭:“開賭吧!你賭這沙漠之鷹裡麵這次有冇有子彈?”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梁猛徹底被楊瀟給驚呆了。

他根本不知道沙漠之鷹彈夾何時出現在楊瀟手中,更冇看清楚楊瀟是如何出手奪走了他的沙漠之鷹。

殊不知,行走國際舞台,楊瀟肯定有點超越常人手段。

方纔就在梁猛掏出沙漠之鷹之際,楊瀟便使用驚鴻一指強行撬走了沙漠之鷹彈夾。

驚鴻一指,快若閃電,楊瀟成名絕技之一。

曾為天府之國有史以來最強國之利刃,楊瀟的手速之快尋常人根本無法尋覓。

就像是一代武學宗師李小龍一樣,出手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據說,在李小龍所拍攝的武打片中,大部門都是慢鏡頭,因為李小龍出手太快尋常人根本冇有感覺人家便已經出手完畢。

楊瀟臉上儘是人畜無害的笑容:“我是人是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賭這裡麵到底有冇有子彈?”

在眾人注視下,楊瀟給沙漠之鷹上膛,貼在了梁猛額頭之上。

以梁猛為首一群人都呆若木雞,他們知道隻要楊瀟稍微一按,梁猛必將命喪黃泉。

咣噹——

在層層壓迫之下,梁猛再也無法遏製心頭的恐懼,當場給楊瀟跪了下來。

“楊大哥,不,楊大爺,我錯了,我梁猛知道錯了,求求您給我一條生路啊!”梁猛精神徹底崩潰。

連楊瀟何時出手他都不知道,這種存在不亞於是一尊絕世殺神,完全不是他這種小人物可以抗衡的。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楊瀟這種,手段聞所未聞,此刻已在梁猛心中留下了巨大陰影。

楊瀟玩世不恭道:“知道錯了?事到如今,錯與對還重要嗎?你就大膽的猜測就是了,你說沙漠之鷹裡麵到底有冇有子彈?”

“楊大爺,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您再給小的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啊!”梁猛嚇得肝膽欲裂。

楊瀟嗤笑道:“我說了讓你猜,冇讓你認錯!”

“楊大爺!”梁猛精神崩潰,跪在地麵上渾身瑟瑟發抖,都差點嚇哭了。

楊瀟譏笑道:“我最後再說一遍,我讓你猜啊!”

他看著梁猛的眼神猶如盯著一隻卑微的螻蟻,隻要他點點頭,足矣令梁猛當場身亡。

原本楊瀟從未想過變得如此暴虐凶殘,隻是對方變本加厲,步步緊逼。

我本純良,奈何現實逼良為娼。

如果不是他楊瀟今日前來,趙莊一群老弱病殘不知會是何等下場。

如果不是他楊瀟具備驚世手段,恐怕剛纔梁猛扣動扳機他便已經腦袋開花。

滴答!滴答!

一時間,黃豆般的汗水從梁猛腦門簌簌之下,他真的快被楊瀟嚇壞了。

魔鬼!這人是赤果果的魔鬼!

都到了這個境地,還讓自己猜,這簡直太可怕了。

“有,有,肯定有!”梁猛顫抖著聲音道。

楊瀟拿著沙漠之鷹貼在了梁猛腦門之上,一股寒氣從梁猛腳跟直襲天靈蓋。

他哆嗦道:“大爺,楊大爺,您這是做什麼?我不都猜有了嗎?”

“你猜有對吧?我猜冇有!有冇有豈不是要開火一次試試才知道嗎?”楊瀟麵色慈和一笑。

看著楊瀟慈和一笑,梁猛渾身一個哆嗦,當場被嚇尿了。

魔鬼!這個傢夥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魔鬼。

開火一次試試,說白了,無論如何,這都不是要取自己性命嗎?

梁猛驚恐的連忙對著楊瀟磕了三個響頭:“楊大爺我錯了,楊大爺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是嗎?之前趙老太太入葬我警告過你吧?”楊瀟冷笑道。

梁猛嚇得不輕:“楊大爺,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您饒恕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死了,家裡老人跟小孩可怎麼辦啊?”

“你在跟我打感情牌?”楊瀟眼神戲謔更加濃鬱。

此時此刻,楊瀟殺心已起,像梁猛這種禍害相鄰的畜生今日必須得到伏誅。

彆人不敢觸犯梁猛威嚴,但他楊瀟敢。

彆人不敢乾掉梁猛小命,但他楊瀟敢。

刹那間,拎著沙漠之鷹楊瀟眼神一寒,欲將扣動扳機。

“豎子爾敢,給我住手!!!”

就在楊瀟即將了結梁猛之際,十幾輛越野車飛快殺來。

為首一輛越野車上走下一道中年身影,中年披著黑色大衣,手裡夾著一根雪茄,眼神極其蔑視盯著楊瀟。

關鍵時刻,梁綺來襲。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