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一章瘋狂的楊瀟

“五百萬?天呐!”一群人猶如遭受巨大精神鼓舞極度振奮。

“五百萬是我的,殺!”

“殺!!!”

霎時間,上百人如狼似虎凶神惡煞徹底不惜一切代價朝著楊瀟衝去。

有錢能使鬼推磨,五百萬對這群小混混而言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值得讓他們全力以赴。

嗖——

見到這麼多人來襲,楊瀟麵不改色,他抄起一把木棍,朝著四麵一陣狂掃。

咣噹咣噹咣噹——

十幾人膝蓋遭受重擊,猶如脫韁野馬轟然身軀倒地,穩穩跪於地麵。

“殺!”一名拎著砍刀的大漢從楊瀟身後衝來。

梁猛振奮道:“乾得漂亮,砍死這雜碎!”

砰!!!

楊瀟也不是吃素的,他猛然轉身,木棍化作一道虛影狠狠戳在了此人襠部。

嗷嗚!

緊接著,一股舒爽難言的滋味極其上頭令此人雙眼一黑跪於地麵。

“真當我楊瀟好欺嗎?”掃視四周來人,楊瀟悍然出擊。

木棍化作漫天虛影,大量煙塵瀰漫。

這一刻,楊瀟好似化作無敵戰神,橫掃八方。

砰的一聲,一人膝蓋被木棍掃中,穩跪地麵。

砰的又是一聲,一人雙膝刺痛,跪於地麵。

一個,十個!

五十個!

一百個!

楊瀟所過之處一道身軀接著一道身軀跪下。

轉眼間的功夫,地麵上已經跪穩了足足上百道身影。

“額滴神呐!這他麼是個怪物吧?”

看著上百人都跪在了地麵上,僅剩下幾十人猶如見了鬼般身軀不斷狂退。

梁猛也嚇了一大跳,他知道楊瀟身手變態,卻萬萬冇想到楊瀟身手變態到這個地步。

上百人齊齊跪於地麵,這場景實在是太過於震撼。

“後生壯我趙莊!”趙鐵根看的熱血沸騰。

“後生壯我趙莊!”

“後生壯我趙莊!!!”

一群受辱的村民看到眼前這一幕,他們激動的麵色漲紅,恨不得化身楊瀟將梁猛這群惡霸全部驅逐。

擊潰上百人,剩下幾十人再無戀戰之心,楊瀟目光灼灼看向梁猛:“想要我的命,就憑你們這群上不了檯麵的粗胚?”

“混賬混賬混賬!”梁猛氣的鼻子都差點冒煙。

他真冇料到這麼多人在楊瀟麵前冇有一人是楊瀟一招之敵。

梁猛攥緊了拳頭惱羞成怒道:“楊瀟,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嗎?告訴你,你再能打又如何?這次我們一兩百人奈何不了你,下一次我們一兩千人,一兩萬人呢?”

這次他二叔梁綺到來,攜帶千億重金,梁猛有恃無恐,他就不信砸錢砸不死楊瀟。

“你感覺我會給你出手的機會嗎?”楊瀟冷笑一聲。

他馬上就要前往帝都了,走之前必然會將天山縣所有事務處理完畢。

如果這梁猛想要找死,楊瀟不介意送梁猛歸西。

梁猛火冒三丈,更是對楊瀟恨之入骨,他揮手道:“刀來!”

“猛哥,刀!”一名小弟連忙遞給梁猛一把砍刀。

梁猛拎著砍刀暴虐道:“楊瀟,找死是吧?來來來!單挑,我跟你單挑!”

“單挑?來!”楊瀟勾了勾手。

上次他把梁猛給收拾了一頓,這次楊瀟依舊有十足把握將梁猛這種小角色教訓的他爹媽都認不出來。

梁猛怒吼一聲:“你找死!”

梁猛眼眸殺機四濺,他拎著砍刀悍然朝著楊瀟衝去。

“不知死活!”楊瀟輕蔑一笑。

唰——

就在梁猛距離楊瀟不足三米之際,梁猛忽然摸向了後背,一把沙漠之鷹頓時掏出對準了楊瀟腦袋。

“沙漠之鷹?”盯著眼前一把銀白色的沙漠之鷹,楊瀟稍微有些意外。

沙漠之鷹對準楊瀟腦袋後,梁猛狂笑不已:“哈哈哈哈!你個智障,真當老子會跟你過招啊?老子過招就是一個幌子,目的就是靠近乾掉你!”

說著,梁猛丟掉手中砍刀,將沙漠之鷹上膛。

“後生!”趙鐵根大驚失色。

“完了!”一群趙村村民更是麵若死灰。

他們現在最大的依仗就是楊瀟,如果楊瀟出現了意外,那他們就真的孤立無援,猶如魚肉隻能等待了梁猛等人宰殺。

“乾得漂亮猛哥!”以梁猛為首的一群人全都激動了起來。

他們剛纔都被源自楊瀟的恐懼給支配了,現在扳回一局,彆提他們有多開心。

楊瀟渾然不怵,咧嘴一笑:“不錯嘛!上次我記得你用的是獵槍,現在都換沙漠之鷹了,裝備更換的夠迅速啊!”

“少他麼給我嗶嗶賴賴,楊瀟對吧,給我跪下!”梁猛臉上儘是猙獰之色。

回想起自從第一次碰到楊瀟他遭受的屈辱,梁猛打定主意送楊瀟下地獄之前一定要好好折磨楊瀟。

楊瀟嗤笑道:“讓我跪下?我的跪你承受得起嗎?抱歉!跪下是不可能跪下的,男人膝下有黃金,隻跪蒼天與雙親,你還冇有資格讓我給你下跪!”

冇有資格跪下?

“媽的,死到臨頭你還敢嘴硬?”梁猛快要氣炸了。

如今,我為刀俎,你小子為魚肉,還敢囂張,真是活膩歪了。

一群趙家村民更是目瞪口呆,他們全都冇料到楊瀟身處險境竟還冇把梁猛放在眼裡。

以梁猛為首的一群人更是氣得不輕,他們看著楊瀟眼神儘是濃濃戾氣。

“猛哥,這小子真是太囂張了,看的我好氣啊!彆猶豫,乾掉他,趕緊乾掉他!”

“不不不!就這麼乾掉他實在是太便宜這小子了,折磨他,將這小子折磨至死,讓他跪下讓他後悔,最後把他削為人棍,永生永世遭受痛不欲生的折磨!”

“對對對,一定要把這小子給折磨的死去活來!”

一群人盯著楊瀟眼神極其憎惡,他們真是恨不得把楊瀟折磨的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梁猛同樣也不打算輕易放過楊瀟,他臉色越發陰沉:“小雜碎,我最後再說一次,給我跪下,如果再不給老子跪下,信不信老子崩了你?”

此刻,梁猛盛氣淩人,他就不信在此等壓迫之下,楊瀟不會不向他跪下俯首稱臣。

“跪下?你耳朵裡麵是塞驢毛了嗎?我剛纔說了,跪是不可能跪的!還有,儘管出手,我賭你沙漠之鷹裡麵冇有子彈!如果有,我輸你一個鋼板。”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流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緊接著,楊瀟一摸口袋,一個一塊硬幣呈現在楊瀟手上。

什麼!我賭你沙漠之鷹裡麵冇有子彈?

此話一出,無論是趙鐵根等人還是梁猛等人無不齊齊身軀一僵。

他們一瞬間看著楊瀟眼神變得極其怪異。

如果有,我輸你一個鋼板?

臥槽!!!

這...這小子冇瘋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