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九十章楊瀟,今日必死

“後...後生!”見到楊瀟到來,趙鐵根神色極為動容。

趙莊出事後,他被逼無奈之下不得不聯絡遠在中原市的外孫女唐沐雪。

雖說聯絡了,但驚變發生的太快,趙鐵根方纔內心都絕望了,他還以為自己註定要命喪黃泉。

令趙鐵根萬萬冇想到的是,關鍵時刻楊瀟及時趕來救他一命。

楊瀟下了車看到趙莊不少房屋被拆,大量村民被打,楊瀟歎了一聲:“抱歉,我來晚了!”

“不晚不晚,後生,就你一個人來了嗎?梁猛他可是找了很多人的!”趙鐵根擔憂道。

楊瀟淡淡一笑:“外公放心,對付這群土雞瓦狗,我一人足矣!”

想到之前梁猛一群人都被楊瀟給打趴下,趙鐵根一顆心這才鎮定下來。

“諸位,都退後,讓我來!”楊瀟大喝一聲。

“退,趕緊退,交給楊小子來!”一群趙家村民連忙後退。

他們都清楚楊瀟的戰鬥力,憑藉他們這群老弱病殘根本不是梁猛等人對手。

梁猛盯著楊瀟獰笑一聲:“小雜碎你來的正好,上次你帶給我的屈辱,老子正想找你償還呢!”

“是嗎?”楊瀟冷冷一笑。

隨即,楊瀟一個箭步將後背被砍傷的婦女攙扶起來,並點其穴位進行止血。

止血完畢,楊瀟冷眼掃視梁猛一群人:“誰乾的?”

“老子乾的!”砍了中年婦女一刀的紋身男子站了出來,他盯著楊瀟一臉不屑。

楊瀟看向此人:“知不知道欠債還錢血債更要血償?”

“怎麼?你想要讓我血償?就憑你?”紋身男子譏笑一聲。

“冇錯!”楊瀟眼神一道精芒爆射,他身軀如鬼似魅朝著此人疾馳。

紋身男子見到楊瀟敢當著這麼多人麵向他出手,他怒罵一聲,拎著砍刀便朝著楊瀟衝去。

噗嗤——

還未等他觸碰到楊瀟,楊瀟右手快若閃電一把握住此人虎口,驟然發力,此人吃痛手中砍刀瞬間落下。

楊瀟左手接過砍刀,身子一側砍刀當場落在了紋身男子後背之上。

啊!!!

一道猙獰可怖的傷疤呈現,紋身男子當場發出一道殺豬般的哀嚎。

嘶!見到楊瀟這麼凶殘,以梁猛為首的一群人全都驚呆了。

“砍得好,砍得好!”一群趙家村民全體振奮。

楊瀟再次指了指頭部遭受重擊流血的趙村村民:“這又是誰乾的?”

剛纔拎著鋼管對這名村民出手的男子嚇得渾身一個哆嗦,手中鋼管差點冇拿穩跌落在地麵上。

唰——

楊瀟眼力是何等驚人,他一眼就能看到此人內心的畏懼。

楊瀟手中砍刀直接脫手而出,猶如利箭躥射。

嗤啦一聲,砍刀順著此人頭皮掠過,這名鋼管男子瞬間掛彩,黑髮逐漸染紅。

“嗚!嗷嗚!”鋼管男子捂著頭皮,見到手上沾滿了鮮血,他猶如世界崩塌般哀嚎了起來。

“好!乾得好!”楊瀟連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令一群趙家村民猶如打了雞血般興奮。

見到自己手下連續兩人都掛彩,梁猛眼眸幾乎差點噴出火焰。

梁猛怒吼一聲:“楊瀟,你真是太囂張了!”

“我囂張?與你梁猛相比,我簡直太過於仁慈!”楊瀟寒聲道。

這梁猛為了報複,集結了這麼多人對趙村一群老弱病殘動手,這手段完全罄竹難書。

最令人氣憤的是,趙鐵根都一大把歲數了,這梁猛居然想要滅了趙鐵根,心思歹毒根本冇有一點人性良知。

想到之前自己警告趙鐵根被楊瀟揍了一頓,再想想自己阻攔趙老太太入葬將軍山被楊瀟恐嚇,一股濃濃的屈辱感湧向心頭,令梁猛抓狂到了極致。

梁猛獰笑一聲:“你說我殘忍?好啊!今日我他麼就殘忍給你看,兄弟們,招呼,給我狠狠地招呼,今日強拆趙莊之前,先砍了這小子的人頭沖沖喜,上,給我乾掉他!”

如今,梁猛二叔梁綺已經歸來,還拉了好幾個身價數百億的投資商,他二叔梁綺連萬四海都不放在眼中,梁猛狗仗人勢自然也不會把楊瀟放在眼中。

“乾掉這小子?”一群人猶豫了。

從剛纔楊瀟出手的速度來看,這明顯是一個硬茬子,會功夫的硬茬子。

梁猛知道這群人在忌憚什麼,他睥睨一笑:“怕什麼?我們一兩百人難道還乾不過他一個?我把話放在這裡,誰能把這小子給弄死,獎賞一百萬,不,三百萬!”

什麼!!!

乾掉眼前這小子獎賞三百萬?

伴隨著此話落下,一群人頓時盯著楊瀟眼眸全都化作狂熱。

畢竟,三百萬在天山縣這種十八線小城市已經是一大筆金錢,像他們這種地痞流氓混一輩子指不定我賺不到一百萬更不要說三百萬。

“這小子的命我要定了!”一名粗狂大漢盯著楊瀟怒吼一聲朝著楊瀟衝去。

“都他麼彆跟我搶,三百萬是我的!”又是一名大漢怒吼道。

“我的,三百萬是我的,小雜碎,納命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頃刻間,現場一兩百人全都眼神狂熱朝著楊瀟衝去。

他們一個個神色暴戾,彷彿一旦出手必將拿下楊瀟項上人頭。

“後生,小心!”見到這麼多人朝著楊瀟衝來,趙鐵根忍不住驚呼一聲。

“楊瀟小心呐!”一群趙家村民嚇得肝膽欲裂。

楊瀟則是眼神一眯,冷冷一笑:“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率先衝來的粗狂大漢眼眸殺機四濺拎著鋼管朝著楊瀟頭上狠狠落下。

唰——

鋼管下降速度極快,一旦落下,尋常人不死最起碼也要重傷。

楊瀟身子稍微一歪避開了這雷霆一擊,楊瀟也不可能被動,避開這凜冽一擊,楊瀟右腳快若閃電迅猛出擊。

砰砰兩腳,全都狠狠落在了粗獷大漢膝蓋之上。

粗狂大漢哪裡料到楊瀟竟這般生猛,他哀嚎一聲雙膝一軟轟然跪在了地麵上。

“小子,去死吧!”又是一人迎麵衝來。

這次還未等此人出招,楊瀟眼神佈滿寒意,右腳再次踹出,此人淒厲哀嚎,身軀穩穩跪在地麵。

電光火石間兩人跪下,這令梁猛暴跳如雷:“蠢豬,你們是蠢豬嗎?上百人都乾不掉一個人,還被人掀翻兩個,你們一個個都是吃屎長大的嗎?五百萬,隻要宰了這小子我給你們五百萬!”

梁猛極度癲狂,他今日註定要不惜一切代價乾掉楊瀟。

屈辱,必將洗刷!

楊瀟,今日必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