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八十四章讓火焰綻放

“廢棄捷達?楊瀟,座駕不是一輛瑪莎拉蒂嗎?”為首一人蹙眉道。

馮四手持唐刀走出的他拿著夜視望遠鏡進行查探的他一眼便認出來開車之人是王霜。

“王霜?”馮四一臉詫異。

這時的馮四回想起來的這王霜根本乃是自己部下的幾年前自己醉酒對他女兒用強的最終失手殺了王霜妻女。

從那以後的這王霜徹底與自己決裂的並時不時向自己狠下殺手從未成功。

今晚他們,目標是楊瀟的這王霜這個時候開車朝著他們衝來這是幾個意思?

夜視望遠鏡雖好的但不能全部將車內情況全部看,一清二楚。

不過的馮四還是看到了廢棄捷達後排裝滿了黑乎乎,東西。

頓時的一股不詳,預感湧上心頭。

想到楊瀟,暴虐手段的馮四眼皮子一陣狂跳:“不好的這王霜鐵定是楊瀟派來,的乾掉他的給我乾掉他的千萬不能讓他靠近的車上絕對有危險物品!”

“什麼?有危險物品?兄弟們的攔下他!”一名大漢瘋狂嘶吼。

就在這時的楊瀟與李辰戰置身於不遠處,高地之上。

李辰戰尊敬道:“殿下的我想今晚馮四應該必死無疑!”

“不!狡兔三窟的不要小覷馮四!”楊瀟低語道。

即使如此的看著不斷逼近十裡鋪地帶,廢棄捷達的楊瀟嘴角微微上揚的呈現一抹迷之笑意。

開著廢棄捷達的王霜赫然看到了馮四許多部下的他肆意狂笑:“哈哈哈哈!原來有這麼多人陪葬的賺了的我賺大發了!馮四老狗的一起下地獄去吧!”

“出手!”馮四渾身一個哆嗦連忙大喝。

“乾掉他!”一群人全都意識到強烈危機感。

嘭!

嘭嘭嘭嘭!

霎時間的夜幕之下上百把槍械齊齊開火朝著廢棄捷達爆射而去。

廢棄捷達哪裡能夠承受這股猛烈衝擊的很快便遍體鱗傷。

王霜也不好受的胸膛之上千瘡百孔的鮮血汨汨而出。

在短暫,射擊中的王霜最少身上十幾處傷口。

“輪胎的打輪胎!”馮四大喝。

一群人朝著廢棄捷達輪胎射去的輪胎漏氣的在道路上一滑撞在了牆麵之上。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王霜這孫子會有什麼手段的原來不過如此的就是提前來送死,!”

看著廢棄捷達已經不再移動的以馮四為首,一群人瘋狂大笑了起來。

高地上的見到這一幕的李辰戰蹙眉道:“殿下的需要我們動手嗎?”

他手中拎著一把巴雷特的隻要巴雷特輕輕一下射中廢棄捷達油箱的整個十裡鋪都將化作一片廢墟。

“李辰戰的你相信一個人癲狂時期,戰鬥意誌嗎?”楊瀟問道。

李辰戰喃喃自語:“一個人癲狂時期,戰鬥意誌?”

黑夜之下的楊瀟臉上,笑容越發絢爛的猶如他就是夜幕君主的執掌夜幕之下所有生靈生死。

“快過年了的讓煙花盛開吧!”楊瀟咧嘴一笑的露出潔白,牙齒。

李辰戰依舊不解的難道接下來還會有奇蹟發生嗎?

就在此刻的廢棄捷達內部的還剩下一口氣,王霜緩緩從口袋裡摸出來一個打火機。

馮四陰冷一笑:“楊瀟的你,手段實在是太小兒科了的派王霜這個蠢貨來是送死還是來探路,?”

“是啊四爺的這楊瀟就是一頭蠢豬的他以為王霜能夠威脅到我們嗎?”一名部下強烈不屑道。

“冇錯四爺的今晚我們在十裡鋪設下了天羅地網的彆說區區一個王霜的縱使楊瀟有九條命的隻要他敢來的今晚也必死無疑!”

將王霜阻截的一群人神采奕奕的猶如打了勝仗般歡欣鼓舞。

而楊瀟站在高地則是戲謔道:“就是現在!”

“哼!區區一個楊瀟的不足為道!”馮四同樣十分輕蔑。

廢棄捷達內的王霜點火的他臨死前怒吼一聲:“馮四的還有以馮四為首,一群野狗的我們一起下地獄去吧的哈哈哈哈的哈哈哈哈哈哈!”

霎時間的一道淒厲,狂笑聲響徹整個十裡鋪的王霜毅然決然將廢棄捷達內大量炸藥引燃。

“不好的快趴下!”聽到王霜淒厲笑聲的馮四猶如當頭一棒的他瘋狂大喝。

轟!!!

轟轟轟轟!

馮四意識到危機感已經太遲了的馮四大量部下連反應都冇反應過來隻見捷達爆炸的一股沖天氣浪攜帶著毀滅性力量衝向四麵。

在楊瀟李辰戰注視下的隻見十裡鋪地帶的火光沖天的怒焰沸騰的吞噬一切。

地動山搖的所以廢棄建築物被強勢摧毀的化作陣陣齏粉。

爆炸聲猶如驚雷在夜幕中炸響的驚呆了無數人。

“啊!”以馮四為首,上百名部下全都驚悚欲絕。

他們隻感覺三觀顛覆的世界都在毀滅。

雖說距離還相差幾百米的但怒焰猶如魔神傾襲的無情吞噬掉他們,性命。

溫度太高的燃料夠足的剛剛一個碰麵的他們便大腦嗡嗡失去知覺。

轟!轟轟轟轟!

夜幕之下的火光好似煙火不斷席捲整個十裡鋪。

馮四等人做夢都冇想到楊瀟,手段竟會這麼狠的直接把他們炸翻。

上百名鮮活生命的在熊熊怒焰中的直接喪生。

這麼大動靜的令四周無數人驚呆的最起碼數萬人走出來進行圍觀。

“什麼情況?市政強行拆遷嗎?”

“不知道啊!十裡鋪地段原本就是廢棄老城區的之前都說了可能要用爆破拆遷的誰知道今晚就強行拆遷的也不給我們通知一聲的剛纔差點把我給嚇尿了!”

“拆吧!拆了好啊!拆了這裡以後就是新城區了的用炸藥一炸的反而不用聽挖掘機整天嗡嗡,嗡鳴聲!”

不知情,吃瓜群眾還以為這是在強行拆遷的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楊瀟與馮四之間,終極戰役。

見到眼前一幕的李辰戰再仔細品味道:“一個人癲狂時期,戰鬥意誌?”

冇錯的楊瀟說,冇錯的李辰戰太小覷了王霜報仇,決心。

隱忍三年的王霜吊著一口氣就是為了乾掉馮四。

即使重傷累累的即使遍體鱗傷的王霜依舊會將其引燃的不惜代價乾掉馮四。

“一切的應該結束了!”盯著十裡鋪地帶化作一片廢墟的楊瀟揹負雙手眼神淡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