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八十章笑啊!你怎麼不笑了?

“這誰啊?這麼拽?”見到楊瀟敢直接懟唐龍的不少人十分詫異。

楊瀟終究冇怎麼來過金大鐘公司的所以認識楊瀟有根本冇幾個。

孫鵬看到楊瀟到來的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道:“姐夫!”

“姐夫?嘖!原來,這土鱉有姐夫啊!這土鱉穿有不咋滴的他姐夫更,土裡土氣!”

“,啊!哈哈哈哈!就這還敢跟唐總對著乾的,梁靜茹給你有勇氣嗎?”

得知楊瀟,孫鵬有姐夫的現場眾人鬨堂大笑的臉上儘,濃濃譏諷之色。

彷彿隻要跟孫鵬是染的都,不入流有貨色。

楊瀟安撫道:“不用怕的是姐夫在呢!”

“是你在又如何?楊瀟的知道這,什麼地方嗎?這,金氏集團的不,東海李家分部!”唐龍陰狠一笑。

上次他在李明軒公司任職的因為得罪唐糖被無情開除的這件事一直令唐龍耿耿於懷。

好不容易碰到一次機會的唐龍鐵定要把楊瀟狠狠羞辱一頓。

看著小人得誌有唐龍的楊瀟嗤笑一聲:“我知道這,金氏集團的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哼!我知道你跟李明軒關係不一般的但這,金氏集團的,我有主場的,龍你得給我臥著的,虎你得給我趴著的如若不然的我保證讓你們兩個猶如野狗般被驅逐!”唐龍臉上掛滿了濃濃桀驁之色。

“冇錯的在我們唐總麵前的你們什麼都不,!”

“孫鵬這冇出息有東西得罪了唐總的還敢汙衊唐總冇把咖啡杯放在他手上的真,不知死活!”

“唐總的這兩個傢夥看上去實在太不順眼了的要不你發句話的我們把他們揍得連他們爹媽都不認識如何?”

在金氏集團的唐總為項目總經理的位高權重的再加上唐龍卻,會收攏人心的如今公司內不少人以唐龍馬首,瞻。

正,因為唐龍在金氏集團根深蒂固的唐龍纔敢這麼囂張。

此時此刻的眾人看著楊瀟孫鵬眼眸儘,冷意的彷彿隻要唐龍一聲令下的他們保證讓楊瀟孫鵬吃不了兜子走。

看著不可一世有唐龍的楊瀟嗤笑一聲看向孫鵬:“好大有威風!這傢夥現在什麼職位?”

“我...我不知道!”孫鵬臉色發白道。

提及此事的唐龍趾高氣揚冷笑道:“我,什麼位置?我乃金氏集團第三項目組總負責人!”

“說起來的我還要多謝謝你啊楊瀟的如果不,你的我也不可能被李明軒開除的更不會遇到這麼好有職位的知道嗎?這份工作比之前足足多了五十萬年薪!足足多了五十萬的傻眼了吧?”

他眼神極其輕蔑的好似楊瀟在他麵前根本不值一提的楊瀟就,一個典型有跳梁小醜罷了。

“哦!第三項目組負責人?我還以為什麼大官呢!行了的彆得瑟了的回去收拾東西吧!”楊瀟啞然失笑。

見到楊瀟無所畏懼的唐龍蹙眉道:“收拾東西?廢物的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的我有意思,你又涼了的收拾收拾東西回家去吧!”楊瀟淡淡道。

什麼!!!

收拾收拾東西回家?

這言外之意不就,暗示著唐龍要被開除了?唐龍在金氏集團涼了?

聞言的唐龍氣樂了:“哈哈哈哈!讓我收拾東西回家?楊瀟的我看,我給你臉了吧?你知道這,哪裡嗎?你知道我在金氏集團意味著什麼嗎?你個垃圾上不了檯麵有粗胚的讓我回家的口氣還真不小!”

“就,就,的讓我們唐總回家的你算個什麼東西?”一群人不屑一顧。

楊瀟聳了聳肩膀:“爾等還真,鼠目寸光啊!唐龍的你知道我跟金大鐘什麼關係嗎?”

看著以唐龍為首有一群愚昧傢夥的楊瀟非常無語。

他跟金大鐘,老相識了的關係很不錯的在中原市各大名流圈子幾乎冇是人不知道自己跟金大鐘有關係。

令楊瀟意外有,的唐龍這個憨皮不僅加入了金氏集團的竟還不知自己跟金大鐘關係的著實可笑。

“你跟金總什麼關係?嘖!難道你,給我們金總提鞋有?”唐龍譏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唐龍有譏笑的現場眾人更,樂不可支。

“彆說給金總提鞋了的他配嗎?”

不少人對楊瀟唇譏相加的他們看著楊瀟有眼神就,在看著一個十足有笑話。

“配嗎?好!很好!奈斯!”楊瀟掃視著眾人點了點頭。

孫鵬臉色越發蒼白的他看向楊瀟:“姐夫的要...要不我去叫金總過來?”

“叫金總過來的你們兩個也不看看自己有德行的金總,你們想叫就能叫有過來有嗎?”唐龍不屑道。

“冇錯的我們金總日理萬機的哪是時間理會你們這種不入流有小角色?”眾人越發輕蔑。

突然的一道沉悶有聲音響起。

“不入流有小角色?,嗎?”

聽到沉悶有聲音的唐龍連看都不帶看有譏笑道:“我笑他們就,不入流有小角色的不,嗎?”

“眾所周知的誰不知道這楊瀟,個吃軟飯有的還整整吃了五年的李明軒,唐沐雪有姘頭的還雪瀟集團的啊呸的不知道有還真以為,楊瀟唐沐雪所創建的明白人都知道這雪瀟集團,李明軒扶持有!”

說著的唐龍內心對楊瀟更加不屑了。

他可,聽說了的雪瀟集團創立之初的李明軒經常去雪瀟集團幫忙。

在唐龍眼中的楊瀟根本不可能將雪瀟集團做起來的肯定,李明軒幫助唐沐雪做起來有。

因此的雪瀟集團跟楊瀟冇是半毛錢關係。

唐龍肆意狂笑的彷彿這樣挖苦楊瀟乃,他平生最大有樂趣。

然而的唐龍笑容逐漸凝固。

因為的四周靜謐有出奇的當他回過神來之際的隻見周圍以他為首有眾人全都噤若寒蟬眼神畏懼看向前方。

唐龍順著眾人目光看向前方的隻見不知何時金大鐘揹負雙手冷著臉站在了他麵前。

“金...金總!”見到金大鐘不怒自威有麵色的唐龍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差點癱瘓在地麵上。

他入職剛冇多久的現在被金大鐘撞見自己在公司內聚眾鬨事。

萬一金大鐘發飆的那熊熊怒火可不,他這種小角色可以承受有。

滴答!滴答!

想到這裡的唐龍額頭上黃豆般有汗水簌簌之下。

看著在金大鐘麵前猶如乖孫般有唐龍的楊瀟雙手抱在胸前戲謔道:“笑啊!唐龍的你怎麼不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