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九章我是給你臉了嗎

盯著楊瀟離開的背影,上萬人肅然起敬。

聰明者一眼就能看出,楊瀟這是將所有的榮耀都讓給了柳江河。

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不愧是世界殿堂級大師,不愧是國際聞名楊聖手,為人果然高潔國士無雙。

“多謝!”柳江河感動的差點掉淚。

與此同時,中原市西郊地帶。

一處廢棄小巷內,馮四胸前勒緊了白紗布,手持一把唐刀。

一名戰將鄭重道:“四爺,您真的要破釜沉舟嗎?”

“是啊四爺,今晚我們真的要針對雪瀟集團嗎?”又是一名戰將問道。

馮四麵色蒼白,耳稍處多了幾根白髮。

青龍灣一戰,以他為首的全體輸的一敗塗地。

東海六省第一高手武秋泓隕落,老巢被抄,他更是被楊瀟在胸前砍了兩刀。

想到自己梟雄一世,居然落到如此下場,馮四內心異常悲涼。

今日,馮四不惜巨資暗中收購了一批槍械,數量近三百把,全部分配下去,欲將與楊瀟決一死戰。

縱然頭破血流,縱然身死道消,他馮四也要跟楊瀟死磕一番。

他就不信自己準備精良,還乾不過一個楊瀟。

楊瀟再強又如何?難道不是**凡胎?

炮火壓製,照樣能令楊瀟斃命。

馮四麵若寒霜道:“傳我命令,今晚按照計劃進行,各就各位,隻要楊瀟敢來,不惜一切代價給我乾掉他!”

“是,四爺!”一群下屬齊聲大喝。

想到楊瀟給他們帶來的恥辱,一群人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今晚是雪瀟集團給其他合作商提供醫藥的大日子,價值上億的醫藥從雪瀟集團生產廠區運出。

馮四的計劃就是,把這批醫藥全部劫持,將這批醫藥全部焚燬,以此來激怒楊瀟。

隻要楊瀟震怒,再帶著一群武學大師前來發難。

憑藉他們精良的部署,足矣令楊瀟等人命喪黃泉。

也就是說,馮四要的就是以楊瀟為首之人,今晚來一個他們就滅一個。

楊瀟渾然不知,今晚註定又要掀起一陣血雨腥風。

離開了醫聖爭奪戰大會現場,楊瀟給唐沐雪打過去電話:“沐雪,搞定了!”

“這麼快?”唐沐雪十分驚訝。

她相信楊瀟造詣不凡,但她也知道龍麟閣閣主穆林這次親自出手,卻不料雙方對峙結束的會如此迅速。

楊瀟輕笑道:“今年考題太難,各方神醫都倍感頭痛,這穆林就是來砸場子的,憑藉柳江河的實力,足矣獨占鼇頭,我把穆林給打發了自然就冇我啥事了!”

“老公真厲害!”唐沐雪開心的調皮道。

楊瀟一怔:“沐雪,你叫我什麼?”

“腦公!”唐沐雪特地用諧音說道。

聽到唐沐雪調皮的聲音,楊瀟開懷的哈哈大笑。

如今他與唐沐雪關係和睦,三天後迴歸帝都楊瀟自然放心了許多。

唐沐雪繼續道:“對了,晚點讓鵬鵬過來一起吃個飯吧,還有,如果千瀧妹妹有空,我們一起聚聚吧!你馬上也要迴歸帝都了,也不知道要去多久,今晚一起聚聚,馬上都要過年了!”

楊瀟知道唐沐雪捨不得自己離開,他寵溺一笑:“好!”

至於這次迴歸帝都需要多久楊瀟也不確定,離開之前楊瀟也想好好跟家裡人好好聚聚。

與唐沐雪通話完畢,楊瀟給亞洲小天後蘇千瀧聯絡。

“啊?今晚聚會啊?唉!太遺憾了,楊瀟哥哥,我們今晚加班,鐵定是去不了了!”蘇千瀧苦著臉說道。

楊瀟知道臨近年關,蘇千瀧身為亞洲小天後,肯定有許多場合需要出席籌備。

楊瀟溫和一笑:“行行行,忙了好忙了好,過兩天我要回帝都,帝都見吧!”

“回帝都?楊瀟哥哥你要回帝都啊?那太好了!到時候我們帝都見哦!”蘇千瀧隱隱為之興奮。

蘇千瀧去不了,楊瀟隻能聯絡孫鵬。

可是,楊瀟忘了留孫鵬電話,問唐沐雪,唐沐雪這邊也冇電話。

無可奈何之下,楊瀟隻能前往金大鐘所在保健集團。

就在這時,金氏集團!

一名西裝革履帶著金絲眼鏡看上去儘顯成功人士的青年看著孫鵬橫豎不順眼:“新來的,給我倒杯咖啡!”

“好的唐總!”孫鵬唯唯諾諾道。

青年不是彆人,正是原先唐家傑出才俊唐龍。

之前聚會,唐龍因為不屑楊瀟,得罪了十大豪門之一宋家家主宋公明,被無情開除。

後來,唐龍憑藉自己出色的能力加入了東海李家中原分部公司,年薪百萬,因為得罪唐糖被楊瀟發現,又被無情開除。

也不得不佩服唐龍,這纔不久,又加入了金氏集團,年薪百萬。

他聽說孫鵬是楊瀟介紹過來的,唐龍便看著孫鵬極為不爽。

雖說不是一個部門的,但唐龍職位比孫鵬高,孫鵬剛加入這麼大的公司,一時半會兒誰都不敢得罪。

嘭!!!

就在孫鵬接過咖啡杯之際,唐龍故意鬆手,咖啡杯直接跌落地麵,碎掉了。

看著咖啡杯碎了,孫鵬瞬間瞪大了眼眸:“唐總,我...我...”

唐龍一副雷霆大怒模仿,他揮手一巴掌拍在了孫鵬臉上:“靠!新來的,你看我不爽是吧?連個咖啡杯都接不住,要你有他麼什麼用?我要是你,我他麼早就找個糞坑直接栽死了!”

“唐...唐總,不是我冇接住,是你根本冇遞到我手中啊!”孫鵬苦著臉說道。

唐龍一聽,一腳踹在了孫鵬身上:“呦!做錯了事還敢頂嘴是吧?冇接住就是冇接住,難道還怪我了?這是誰招來的?開除,這種貨色再不開除,留著過年嗎?”

“就是,就是,自己做錯了事還推卸責任,唐總,我看不起這種貨色了,要不讓兄弟們把這傢夥拎出去打一頓再開除您看如何?”一人上前諂媚道。

“是啊是啊!唐總,也不知道這土鱉走什麼關係進來的,土裡土氣,敗壞我們公司形象,也不知道哪個蠢貨把這傢夥給招進來了,還放在研發部,說出去不怕鬨出笑話嗎?”

一時間,不少看孫鵬不爽想要巴結唐龍的人紛紛蹦出來附和道。

被眾人冷眼針對,孫鵬一張臉越發蒼白。

他是十八線小城市出來的,哪裡見過這種陣仗,孫鵬直接被嚇傻了。

唐龍眼神輕蔑,彷彿他能主宰生死般不屑道:“丟人現眼的玩意,開除,這種垃圾必須開除,通知下去,誰把這傢夥招進來的,一併開除!”

“是,唐總!”一群人紛紛大喝。

他們一個個看孫鵬百般不順眼,他們實在想不通這種土鱉是怎麼進入他們公司的。

孫鵬麵色煞白,漸漸失去血色。

“開除?唐龍,我是給你臉了嗎?”

就在孫鵬茫然無措之際,一道不怒自威的聲音響起,隻見楊瀟出了電梯冷著臉迎麵走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