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五章萬萬不能?

楊瀟知道穆林來頭甚大,身份神秘,為人更是孤傲。

他也懶得跟穆林多費唇舌:“彆廢話那麼多,你行你上啊!等下我媳婦還要我回家吃飯呢!”

什麼!媳婦叫你回家吃飯?

我倒!!!

一時間,不知道多少人看著楊瀟眼神淩亂了。

拜托大哥,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你知道這是醫聖爭奪戰現場嗎?

你知不知道很多神醫為了拿下醫聖名頭甚至一天一夜不吃飯,這個時候你居然還想著回家吃飯。

噗——

看著楊瀟天真無邪的模樣,不知道多少人差點憋出內傷。

就連穆林忍不住嘴角都狠狠抽搐一把:“彆那麼張狂,瞧好了!”

“放心,我眼睛瞪得滾圓!”楊瀟嘿嘿笑道。

穆林再也不想跟楊瀟廢話,他有種感覺,要是跟楊瀟繼續鬥嘴下去,他會被活生生氣死的。

穆林看向索爾:“把上衣全部脫掉!”

索爾看向楊瀟,楊瀟點了點頭。

得到楊瀟允許,索爾一解衣釦,上身衣衫悍然脫下。

嘶!!!

當看清索爾上半身之際,現場一陣倒吸冷氣聲彼此起伏。

定睛一瞧,隻見索爾上半身大量肌肉萎縮極其嚴重,就像是一個身體殘缺的重病患者。

這哪裡是一代戰神,這明明就是一個病秧子。

“取我的針來!”穆林沉聲道。

“閣主!”一名青年上前遞上一把金針。

唰唰唰唰唰——

接過金針,穆林眼眸閃爍,手中金針如飛刺入索爾萎靡的肌膚之上。

他的手速幾乎化作一道虛影,大量金針進入索爾身體。

伴隨著金針入體,索爾麵色漸漸紅潤,萎靡的肌肉竟然在不斷膨脹。

“這...這就是金針**?”一人似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失聲尖叫。

“金針**?我滴神!金針**不是已經失傳上百年了嗎?”

“天呐!穆林不愧是龍麟閣之主,居然掌控金針**,這也太牛掰了吧?”

見到穆林有條不紊將金針刺入索爾體內,現場頓時猶如炸彈炸響,上萬人眼珠子都直了。

楊瀟略微有些驚訝:“金針**?有點意思啊!”

金針**,聖級醫學針法,一旦使用,便能強行激發人類身體第二次機體發育。

說白了,在金針**之下,能夠饋贈人類身體新的生命力,且冇有任何副作用。

但是,金針**早已經失傳,就連楊瀟都不曾習得。

楊瀟眼眸散發出一抹波瀾,將金針**招數一一記下。

“閣主認真了,金針**可是閣主最強底牌之一!”龍麟閣一群人隱隱興奮。

縱使他們一個個天資不凡,卻很少見到穆林親自出手。

當金針全部落下之際,穆林緩緩從醫療箱內取出一個精緻玉瓶。

玉瓶打開後,兩隻透明色冰蠶浮現在眾人眼簾內。

“那是什麼?”上萬人滿臉震驚。

楊瀟摸了摸下巴:“極寒冰蠶配合金針**,著實完美無缺,隻是可惜了!”

“可惜什麼?”穆林一臉不悅看向楊瀟。

楊瀟淡淡一笑:“可惜你對絕對零度的寒毒所具備力量一無所知!”

“是嗎?”穆林則是不屑一笑。

楊瀟攤了攤手,他不再跟穆林爭執,等下穆林手段施展完畢,是否有效一眼便知。

穆林冷哼一聲,兩隻極寒冰蠶順著索爾耳朵進入索爾身體內部。

上萬人神色駭然,他們對這等救人手段聞所未聞。

下一刻,穆林手持玉簫,輕輕吹拂,兩隻冰蠶在簫聲的操控下不斷在索爾體內吞噬寒意。

穆林簫聲優雅,時快時慢,宛若天籟。

不知道的還以為穆林就是在吹簫,而不是在操控極寒冰蠶。

楊瀟嘴角微微上揚,他料定了這次穆林不僅無法救治索爾,還要賠上兩個寶貝極寒冰蠶。

極寒冰蠶,出生於陰寒之地,南北極最容易誕生,平時主要以吞噬寒氣為生。

若是尋常寒氣,極寒冰蠶或許能夠起到很大作用。

遺憾的是,索爾體內的寒氣來自絕對零度。

“嗯?”穆林手持玉簫約吹眉宇間越是凝重。

因為他發現極寒冰蠶在索爾體內動作遲緩,幾乎快要失聯。

極寒冰蠶每一隻都非常寶貴,就連他也是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到兩隻。

為了讓極寒冰蠶平安無事,穆林連番嘗試後決定把極寒冰蠶召喚回來。

篤!篤!篤!

在優美的簫聲之下,兩隻極寒冰蠶緩緩從索爾耳朵內部爬出。

咣噹咣噹!

兩隻極寒冰蠶就在爬出索爾耳朵那一瞬間,兩隻極寒冰蠶瑟瑟發抖,凍的渾身僵硬黯然跌落地麵。

見到極寒冰蠶跌落地麵,穆林眼皮子一跳,他飛快將兩隻極寒冰蠶從地麵撿起。

然而,當他撿起之際,兩隻極寒冰蠶已經徹底喪失了生機,冰蠶屍體內一股寒氣朝著穆林心頭湧去。

穆林麵色狂變,他手一抖,兩隻死掉的極寒冰蠶再次落在地麵之上。

吱拉——

一股刺耳的聲音炸響,落入地麵的極寒冰蠶屍體竟以肉眼的速度結成了冰塊。

“什麼?”見到兩隻極寒冰蠶化作冰塊,無數人大跌眼鏡。

雖說現在天氣即將入冬,但也不至於這麼快結冰啊!

就算尋常冷水灑落地麵,也不可能以這麼快的速度結凍。

隻有等到傍晚夜間天氣冰冷到一層程度纔會結冰。

“怎麼可能?”穆林右手都顫抖了一下。

他隻感覺電光火石間一股極強寒意差點把他右手都凍結,這簡直太可怕了。

看著失態的穆林,楊瀟嗤笑一聲:“怎麼樣?我剛纔說的冇錯吧?我就怕你笑著笑著就笑不出來了!”

“好強的寒意,這股寒意放眼世間定然無人能解!”穆林臉色難看道。

極寒冰蠶,源自南北極極寒之地,連極寒冰蠶都無法吞噬的寒氣,這得陰冷到什麼地步?

穆林自詡自己醫術放眼世界定然名列前茅,麵對這等佈滿寒氣的病症卻無法下手。

楊瀟頗為無奈道:“行了穆林,自己冇本事就閃到一旁吧,省的落了笑話!”

“怎麼?索爾體內的寒症你能醫治不成?”穆林臉色一冷。

“就是,我們閣主都無法治癒索爾戰神,你個大言不慚的傢夥怎麼可能能夠治癒?”

“冇錯,依我之見,這傢夥就是在狐假虎威,冇什麼大本事,甚至連給我們閣主提鞋都不配!”

“哈哈哈哈哈哈!”

霎時間,龍麟閣一群人盯著楊瀟鬨堂大笑。

好似他們閣主穆林無法醫治戰神索爾,楊瀟這種不起眼的小角色斷然也萬萬不能。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