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七十四章天驕對峙

“俄羅斯第一戰神索爾?”

聽到穆林言語,眾人眼眸齊刷刷彙聚在這名身材魁梧的三十歲左右男子身上。

隻見這名男子身穿線條白襯衫西裝褲,戴著金絲眼鏡,文質彬彬,相貌周正,氣勢如虹,一看就知此人定久居上位。

乍眼一看,此人根本不像一個血染沙場的戰神,而是一個來自國外智慧超群的文學從事者。

“楊先生!”見到楊瀟,男子朝著楊瀟走去,他每一步都氣宇軒昂,骨子裡散發著從容淡定的氣質。

楊瀟輕笑一聲:“索爾,好久不見!”

“確實,楊先生,我們好久不曾見麵了!”索爾臉上掛滿了唏噓。

他忍不住回憶起第一次碰到楊瀟之際,當時他被數百名超級高手追殺,墜入冰窟。

在千鈞一髮之際,是楊瀟將他從苦海中救出。

那時候,楊瀟暫時壓製了他體內的寒毒,並告訴他事後讓他前往天府之國帝都東方神鷹特戰隊總部。

當索爾滿懷期待抵達帝都之際,天府之國官方宣佈一代天驕死神已經退役。

所有人都認為楊瀟死了,但在索爾心中,楊瀟永遠活著。

因為他相信,像楊瀟這種百年難遇的天縱之才絕不可能輕易隕落。

楊瀟咧嘴一笑,忍不住回憶起當年那些崢嶸歲月。

就在昨晚,楊瀟接到索爾來電,楊瀟告訴索爾直接前往醫聖爭奪戰現場即可。

昨晚楊瀟就有一種預感,龍麟閣閣主穆林前來,定會氣勢逼人,成為柳江河拿下醫聖寶座的絆腳石。

果不其然,跟自己所料一模一樣,穆林跟自己想象的一樣,非常不容易對付。

“咳咳!”就在這時,索爾咳嗽一聲。

他用一張白色手帕遮住了嘴唇,白色手帕上轉眼便被殷紅的鮮血染紅。

咳嗽過後,索爾的臉色越發蒼白。

在燭龍之眼幫助下,楊瀟飛快檢查了一下索爾體內寒毒,他臉色逐漸凝重:“幸好你現在來了,若是再遲疑半個月,恐怕就算大羅神仙來了也難救!”

“說實話,一個月前我都把自己的棺材準備好了!”索爾自嘲笑了笑,臉上說不出的落寞。

身為一代戰神,因為遭受伏擊,身體被寒毒足足折磨數年之久。

這些年來索爾一直在靜養狀態,不曾出世。

但對於經常在戰場廝殺的索爾而言,這些年每一日都對他度日如年。

他是多麼的希望自己寒毒被驅散,早些重歸戰場。

今生為戰神,世世代代為戰神。

戰神註定要保家衛國,戰神就算死也要死在征戰的沙場上。

讓他苟延殘喘活下去,這不是索爾的信仰與追求。

楊瀟感同身受:“還彆說,幾年前我也是這樣乾的!”

五年前,東方神鷹特戰隊遭受伏擊,楊瀟身受重創,差點就此隕落。

索爾看著楊瀟爽朗大笑,他們都曾是一代傳奇,無數人心中的信仰。

冇有人比他們更能體會到此刻對方的心境。

“延遲了這麼多年,寒毒幾乎已經入侵我的心臟部位,你有把握醫治嗎?我不想死,我想再活幾年,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還冇做,例如說與你一戰!”索爾眼神狂熱看著楊瀟。

索爾不畏懼死亡,但這樣窩囊的死去他絕不甘心。

楊瀟看向穆林:“索爾都開口了,你這殿堂級大咖是不是應該出手診治?”

“楊瀟,是你把索爾戰神叫來的?”穆林臉色越發凝重。

雖說他知道俄羅斯境內第一戰神索爾體內殘存寒毒,但穆林卻不曾真正瞭解。

穆林為龍麟閣閣主,一代醫學天驕。

僅僅一眼,穆林就能看得出來索爾體內情況不容樂觀,索爾能夠苟延殘喘到現在已是一個奇蹟。

楊瀟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人家是患者,我們是醫生,病人求救,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見死不救吧?”

“恰好!你不是想要跟我一較高下嗎?機會給你了,隻要你能治癒索爾體內寒毒,我便承認弱你一籌,如果你不能壓製或者清除索爾體內寒毒,那非常抱歉,隻能說你回去再修行兩年吧!”

挑釁!赤果果的挑釁!

穆林臉色一寒,骨子裡一股野性噴發,血液更是在噴張沸騰。

與楊瀟如出一轍,穆林也是一個喜歡挑戰自我的存在。

穆林盯著楊瀟冷笑一聲:“好!那就讓我們用實力來見真章吧!”

“請!”楊瀟輕笑一聲做了一個你先來的姿勢。

穆林冷哼一聲,看向戰神索爾:“右手!”

索爾並未遲疑,直接把右手遞給了穆林。

“這...這怎麼可能?”穆林為索爾把脈,赫然發現索爾脈搏幾乎不再跳動。

甚至,心臟部位更是冇有一點生機。

情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此等病症穆林聞所未聞。

楊瀟打趣道:“是不是很意外?這樣才具備十足挑戰性!穆林穆閣主,希望不要讓人失望的是你而不是我!”

“楊瀟,你不要笑的太早,這次我之所以出山就是為了擊敗你,堂堂正正擊敗你,而且,笑到最後的那個人一定是我!”穆林意若癲狂大喝道。

“閣主威武,給他一點顏色瞧瞧!”龍麟閣一群成員紛紛大喝了起來。

楊瀟笑著搖了搖頭:“笑到最後那人是你?等下你就會發現你想笑都笑不出來!”

索爾體內的寒症可不是一般的寒症,寒毒更是來自北極深淵內部的寒意。

寒氣入體,想要驅散,難如登天。

就算楊瀟巔峰時刻,都不敢輕易進入北極深淵。

畢竟,在絕對零度下,幾乎冇有生靈可以生存。

絕對零度,是熱力學的最低溫度,但隻是理論上的下限值,約等於攝氏溫標零下273.15攝氏度。

核武引燃,溫度極高,然而絕對零度僅僅隻能達到零下273.15攝氏度。

絕對零度寒氣入體,索爾能夠活下來就是一個奇蹟,更不要說治癒。

如果索爾不是世界級頂尖戰神,如果不是索爾用內力保護心臟最後一絲生機,恐怕索爾早就死了。

“笑不出來?楊瀟,你高高在上的姿態真是令人生厭!”穆林一臉陰冷,臉上逐漸浮現一抹輕蔑。

他姿態孤傲,彷彿這一次楊瀟在他麵前註定要潰不成軍,彷彿這一次他註定要把楊瀟狠狠踩在腳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