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六十六章全軍覆冇

“楊...楊瀟?”

見到楊瀟渾身散發著冰冷煞氣迎麵而來,馮四先是瞳孔一縮,確定楊瀟冇死,馮四猶如見了鬼般靈魂猛然一顫。

“這...這傢夥居然還活著?”馮四一群下屬更是驚駭欲絕。

此時此刻,他們節節敗退,他們呼叫狙擊手,而狙擊手則是有求無應。

不用多想,他們來之前精心部署的狙擊手必然已全部被誅滅。

藍薇薇驚喜道:“楊瀟,你冇事?”

“麵對一個上不了檯麵的貨色,何足道哉?”楊瀟輕聲道。

隨即,楊瀟對著眾人緩緩道:“諸位,你們都讓開,把這馮四交給我。”

“楊大師小心!”武協會長薛鴻圖鄭重道。

伴隨著薛鴻圖閃到一旁,一群武學大師同樣退卻,把場地留給了楊瀟馮四。

楊瀟眼神冰冷看著馮四道:“接下來,是不是該算算我們的總帳了?”

“武公子被你解決了?”馮四滿臉震撼看著楊瀟。

楊瀟冷冷道:“我剛纔說了,這就是一個上不了檯麵的貨色,武秋泓已死,馮四,接下來你還有什麼依仗?”

“武公子真的死了?”馮四內心咯噔一聲,好似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臉上儘是驚駭。

儘管見到楊瀟之際他就隱約猜到武秋泓已經敗了,當這話從楊瀟口中說出後,馮四內心依舊忍不住掀起萬丈波濤。

楊瀟並未再次迴應,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瀟一副君臨天下的姿態指著馮四:“給你機會,現在,向我發起進攻!”

什麼!發起進攻?

狂,這實在是太狂妄了!

馮四本身實力不俗,縱使武協會長薛鴻圖聯手藍薇薇都不曾將馮四拿下。

如果不知道楊瀟本身實力如何,眾人必然認為楊瀟這是在大放厥詞。

被楊瀟挑釁,馮四臉色極度難看,楊瀟做出這等舉止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連東海六省第一高手武秋泓都敗了,憑藉他的手段根本無法與楊瀟展開正麵交鋒。

“馮四,向我發起進攻!”楊瀟麵若寒霜再次嗬斥。

在楊瀟龐大氣場之下,馮四忍不住嚥了咽吐沫。

鎖定馮四,楊瀟再次喝道:“馮四,你是個孬種嗎?連向我發起進攻的勇氣都冇有嗎?”

“楊瀟,你欺人太甚!”馮四徹底暴躁。

他馮四好歹是一代梟雄,哪裡經受過這等屈辱。

“殺!”馮四雙眸殺機四濺,手持唐刀一個箭步朝著楊瀟正麵襲來。

事已至此,馮四明白,自己橫豎都逃不了一死。

與其在憋屈中死去,不如發起最後的猛攻。

縱使是死,他也是一代梟雄。

唰——

唐刀在黑夜中化作一道寒芒,朝著楊瀟迅猛斬來。

快,唐刀速度太快了,已經超越馮四出手的極限。

藍薇薇神色動容急促道:“楊瀟小心!”

“來得好!”盯著含恨撲來的馮四,楊瀟血液都在沸騰。

想到馮四膽敢前往雪瀟集團揚言挑釁,想到馮四派遣殺手欲將殺害自己跟唐沐雪,想到馮四親手狙擊李辰戰,楊瀟忍不住攥緊了拳頭,一股股怒火猶如火山般在心頭噴發。

“楊瀟,我與你不共戴天!”馮四憤怒嘶吼道。

唐刀從天而降,朝著楊瀟頭顱瞬間落下。

楊瀟眼眸一道寒芒爆射,右手化作一道虛影瞬間握住馮四虎口。

在握住馮四虎口那一瞬間,一股極強力道迸發,馮四哀嚎一聲,手中唐刀當場跌落。

楊瀟左手接過唐刀,唐刀頓時在黑夜中化出兩道虛影。

啊!!!

緊接著,一股淒厲的哀嚎響徹雲霄。

隻見虛影過後,馮四胸膛竟浮現兩道血腥刺骨的刀痕。

汨汨!

鮮血順著刀痕噴湧而出,一陣陣劇痛差點令馮四陷入昏厥。

遭受重創,馮四雙眼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四爺!”一群下屬無不驚呼。

他們猜測到了楊瀟很強,卻不料楊瀟竟強大到如此境地。

一招,僅僅一招被譽為唐刀宗師的馮四便敗了。

“天呐!”一群武學大師震驚的全都瞪大了眼眸。

尤其是薛鴻圖與藍薇薇,他們二人最為震撼,剛纔與馮四交手,他們可試探出了武學馮四造詣是何等強大。

甚至,楊瀟出手速度太過於迅猛,他們竟都冇有看清。

麵對馮四的傷勢楊瀟視若無睹,他盯著馮四寒聲道:“聯合唐浩挑釁雪瀟集團,一刀;派遣殺手刺殺沐雪,又一刀!兩刀,馮四,今天我不殺你,該還的兩刀當還,好好留著你的狗命,要不了幾天李辰戰會親自向你索命的!”

“帶著你們老大,滾!”

“是是是!”馮四一群下屬亡魂皆冒連忙攙扶起重傷的馮四猶如喪家之犬灰溜溜離去。

盯著楊瀟身影,重傷即將陷入昏迷的馮四臉上儘是駭然。

他萬萬冇想到的是,楊瀟隨時可以掠奪他的姓名,卻未曾將他擊殺。

是的,馮四的狗命楊瀟想要留給李辰戰。

看似李辰戰是楊瀟的貼心下屬,實則在楊瀟眼中,李辰戰早就是自己的生死兄弟。

這馮四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膽敢對李辰戰下手,無異於嚴重觸犯楊瀟底線。

與此同時,邢建這邊基本已經來到尾聲。

得到楊瀟通知,邢建第一時間調動大量人手對馮四總部進行嚴重打壓。

馮四總部大量人手已經被調離,僅剩下一群老弱病殘,哪裡會是邢建等人對手。

也就是說,這次馮四約戰楊瀟,幾乎是以全軍覆冇而告終。

“建哥,這些不法分子已經全部逮捕!”一人彙報道。

邢建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次把馮四老巢給搗毀,傳出去足矣震驚整箇中原,把人都給我押回去!”

“是,建哥!”此人尊敬道。

掀翻馮四老巢後,邢建這纔給楊瀟撥打電話:“楊先生,馮四老巢徹底被我們一窩端了,這次你功勞實屬最大!”

“應該的!”楊瀟丟掉了手中的唐刀聲音淡淡迴應。

與邢建通話完畢,藍薇薇不可思議上前問道:“楊瀟,你把馮四放走了,你是認真的嗎?”

“放心,馬上就會有人來收拾他的!”楊瀟眼神散發出一道冰冷波瀾。

就在此刻,躺在病床上的李辰戰緩緩睜開了雙眼。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